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二章 白猿授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白猿授藝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小山谷之中,一個少年正在專心的練拳,全身已經濕透,連呼吸都已經極為急促了,可是他卻依然沒有半點停下來的意思。在他的身後,一尊高達數丈有餘的身影,靜靜站立,眼中並沒有野獸的那種瘋狂嗜血的暴戾,反而是露出了極為感興趣的神色。

這是一頭白色的神猿,它的身上隱隱間似有光暈流轉,一種極為神異的氣息透露出來,可見這頭白猿絕非一般野獸,而是,妖獸,而且還至少是二階以上的妖獸,實力至少達到了練皮骨的境界。因為一階妖獸是沒有智慧的,即便是二階妖獸,若非是那少數幾種血脈強大的種族,它們的智慧也不會太高,遠遠比不上人類。

正在此時,一人一猿都沒有發現,在他們的頭頂,一個無聲無息的漆黑的漩渦驟然出現,玄奧恐怖的氣息從中透出。

一瞬間,白猿似有所感,抬頭看向頭頂,隨即臉色大變,但是就在此時,那漩渦之中,一道銀光閃爍,便見到三道銀色光刃從漩渦中射出,襲向白猿。

「吼1

強烈的危險氣息讓白猿身上的毛髮根根豎起,眼中厲芒閃爍,仰天一聲怒吼,身上氣勢猛然爆發,席捲風雲,少年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這氣勢轟飛,撞在了石壁之上,吐了幾口鮮血,昏了過去。

光刃的速度超越了時間,瞬間便撕裂空間,到達了白猿面前,根本來不及反應,白猿只得張開雙爪,雙爪之上,青光閃爍,向三道光刃抓去。

砰,轟

白猿的利爪封鎖空間,直直的和其中兩道利刃撞在了一起,但是卻還有一道利刃竟是有靈一般,其上銀光閃爍,直接撕裂空間,從白猿的腹部劃過,帶起朵朵血花,白猿直接就被開膛破肚了。

而它的雙爪也被另兩道銀色光刃直接切開,差點就將它的雙爪連同兩條前腿直接粉碎。

「吼!是你?你個混蛋1

這頭白猿狂吼一聲,竟然口出人語,極為憤怒。

光刃之上,無窮巨力傳來,直接將它轟飛,撞碎了數百快巨石,而後軟癱在地,亦是昏迷過去,在它的傷口上,絲絲玄奧的銀光閃爍,然後融進了它的肉身。

漩渦之中似乎是傳出了一聲悶哼,又是一聲嘆息,隨後消失不見,一切又恢復平靜,山下的臨江鎮,甚至於山谷周圍的一些野獸生靈,都像是對這山谷之中發生的一切絲毫不知一般。

三個時辰之後,午時已過,少年幽幽轉醒,從地上爬了起來,驚恐的看向周圍,他清楚地記著,是一頭大猿猴把自己弄昏的,只是讓他奇怪的是,他的身上竟然一點傷都沒有。

環顧四周,滿地都是碎石,一片狼藉,那幾尊石刻此時已經被白猿狂暴的氣勢壓得粉碎,只剩下了一堆的碎石屑,上面的那些石刻內容自此消失,好在他已經將其深深的可入腦海。

少年雖然有些不舍,但是卻也無法,蹲在石屑旁邊看了好一會,他才站起身來,摸了摸肚子,看了看天,準備離開,回鎮子,一上午都在這裡,想必此時周大叔應該著急了。

「吼1

在少年即將出谷的時候,一聲痛苦的低吼從山谷一邊的草叢之中傳出,讓他頓時一驚。不過,男孩年齡雖小,但是,自小修鍊,他見過的野獸卻絕對不少的,故而,雖然有些驚恐,但是卻也並不算是太過慌亂。

輕抬腳步,向著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同時,還從地上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小心翼翼的看向樹叢後面。只見一頭高達數丈的白猿,躺在碎石之間,嚇得少年臉色發白,好恐怖的氣勢,就連太上長老只怕都不是這白猿的對手。

不過,少年很快就看到,在這頭白猿的身下,滿是鮮血,甚至於都快形成了一個小小的血坑了,而且,白猿的肚子上,一個長達三尺的傷口極為恐怖,連腸子都流了出來。

少年可以清晰的看到白猿的內臟,還有體內的骨骼,肋骨等等,更為恐怖的是,那傷口依然在流血,真不知道這頭白猿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可流的。

它的前爪已經完全粉碎,血肉模糊,兩條前臂也是像麻花一樣扭曲在一起,若是尋常野獸,只怕此時早已經斷氣了,可是這頭白猿竟然還在喘著氣,而且,聽起喘氣的聲音,還相當有力,讓少年極為驚異。

不過此時,白猿還處在昏迷之中,方才的低吼只怕是它在昏迷中痛苦所致。

「這頭白猿,要是拉回去的話,那得有多少肉啊?」

少年心中想道,不過隨即他就搖了搖頭,有些不忍的看向白猿的腹部,緩步走上前去,仔細地查看了一下白猿的傷勢,少年一手一臉弄的都是血,不過他卻毫不在意。清楚了白猿的傷勢之後,少年不禁眉頭緊皺,這頭白猿的傷勢實在是嚴重,少年雖然也懂一些治療外傷的技巧,但是卻也並不精通,白猿的傷勢太重了,以他那點本事,根本難以將其治好。

可是,若是他向鎮子裡邊求助的話,鎮子裡邊的獵戶很有可能會把這白猿當成獵物給宰了,換些錢糧之類的。

這少年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很快便跑遍山谷周圍,找了許多治療外傷的草藥,給白猿敷上,然後用一些比較大的葉子之類的將傷口堵住,再用樹藤將其穩固,綁在了白猿的身上。

一頭高大的白猿便變成了綠色的粽子,少年拍了拍滿是血污的雙手,似乎是對自己的傑作極為滿意,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該做的,能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自己的了,我得趕快回去了,不然的話,周大叔又要說我了。」

少年笑笑,開口說道,隨後向山谷口跑去,很快背影就消失在了山谷裡面。

在少年走後,那白猿睜開眼睛,看向少年離開的方向,眼中露出了感激,又極為感興趣的神色,隨後看向自己全身的樹藤樹葉,又看了看自己的兩隻前爪,搖了搖頭,看向天空,眼中憤怒至極。

好一會之後,白猿才將頭放下,閉上了眼睛,身上青光大放,就見到他身下的鮮血快速的減少,片刻之間便再也見不到一點的紅色了,然後,它便趴在了那裡,不再動彈。

下午,少年再次現身山谷,先去看了一眼白猿,發現此時這頭白猿氣息平穩,竟是已經恢復了不少,不由的

極為詫異,不過,他卻也沒有多想,因為此時的他心面想的只有一件事情。

見白猿已經沒有危險,少年走到一旁的空地上,又一次開始練習那套無名拳法,那頭白猿睜眼看了一眼少年,目露奇色,隨後又閉眼趴下。

少年的眼神堅定無比,一招一式的按照無名拳法的套路施展開來,倒也是有模有樣,只是,這拳法的威力實在是有些不堪,根本就是花拳繡腿,可謂是破綻百出。

但是他卻沒有半點不耐煩的意思,因為他知道這套拳法的不凡,他自小修鍊武學,悟性非凡,但是半年前,因為一場變故,以至於身受重創,功力盡失,後來,他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地方,得到這套拳法,半年修鍊,如今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比半年前好了太多。

而他在這半年中也並沒有吃過什麼靈丹妙藥,那麼很顯然,也只有這套無名拳法,才能有如此神奇的威力了。

能夠讓自己的身體慢慢恢復,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覺得這套拳法可以讓他幫助鎮民們擺脫那些土匪馬賊的控制,所以,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有機會,他都會認真修鍊這套拳法。

一邊的白猿卻是時不時的睜眼看看,不知道是對少年有興趣,還是對少年所修鍊的拳法有興趣,一遍一遍的修鍊著拳法,少年猶如不知疲倦的螞蟻一般,絲毫不介意自己得到的東西到底有多少,他只是努力的為了自己的目標而堅持著。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突然,少年身體一軟,便倒在了地上,顯然然是因為強行練拳,強撐了這麼長時間,以至於全身脫力,昏倒了,此時,那白猿竟然瞬間從地上站起,在沒有半點身受重傷的樣子,連原本血肉模糊的前爪也恢復如初了。

只見那白猿伸出一隻前爪,碰了碰少年,隨後查看了一下少年的身體狀況。

「身體孱弱,被人擊破罩門,身受重創,功力盡失,但是天賦卻又是極好,能夠在此遇上,亦是有緣,而且不管怎麼說,他曾有心救我,既如此,便救他一救吧1

隨後,便見這白猿前掌微微一抬,一道青色光芒射出,竟然將少年的身體托起,懸浮在白猿面前。

然後,又是一道青光,幻化成兩隻大手,在少年的身上拍拍打打,不時的還有一道道靈光閃爍,從少年的額頭眉心鑽進他的體內。

昏睡之中的少年似乎有些痛苦,臉上抽出,全身顫動。

「忍一忍吧,雖然我這只是一道化身,實力不足,無法根除你身上的疾患,但是總算能夠讓你以後少受些痛苦的。」

白猿自語,那兩隻青光大手動作不停,依然在少年的身上不停地拍著。

片刻之後,少年臉上的痛苦消去,取而代之的則是極為舒服,恬靜的笑意,沉沉睡著了。

「有了那神秘的無名拳法,功法方面暫時無需我來操心,那就傳你一些現在能夠用得著的東西吧,若是能夠通過我的考驗,說不定還可以再送你一場造化。」

白猿沉思了一會,開口說道,隨後那兩隻青光大手各伸出一根食指,抵在少年的太陽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