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四章 第一滴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第一滴血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而那聲音尖細的男子被郭浩一看,感覺後背發毛,罵了一聲娘,然後把手裡的一根長長的樹枝甩了出去,打在了郭浩的右臂上。

郭浩嘴角抽搐,顯然被打的很疼,不過,他卻沒有說一句話,連吭都沒有吭一聲。

二當家的疑惑的看著郭浩,他從郭浩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練武之人的氣息,但是他卻感覺到自己好像有什麼危險,這種感覺很模糊,讓他有些奇怪。

郭浩慢慢滾向二當家的,眾匪一個個都嘻嘻哈哈的開著玩笑,猥瑣男子也一步一步走回去。

「小心1

就在郭浩距離二當家的只有兩丈有餘的時候,那猥瑣男子幾乎走回原地的時候,二當家的臉色大變,突然喊道。

但卻已經晚了,郭浩的左腳已經踏在了猥瑣男子的頭上。

一聲爆響,猥瑣男子瞬間就被踩爆了腦袋,連吭都沒有吭一聲,就直接一命嗚呼了,紅的白的,四散飄飛,撒了周圍眾匪一頭一臉,眾匪幾乎都被這一變故驚呆了。

「小崽子找死1

眼見手下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滅殺,二當家的頓時殺氣升騰,眼中冒火,隨後一聲厲喝,就要出手。但是,就在此時,郭浩又是三步踏出,第七步直接踏在了二當家的胯下的戰馬頭上。

一聲悲鳴,戰馬馬頭也如猥瑣男子的一般,瞬間爆碎,戰馬倒地,讓原本抽出兵器,正要出手的二當家也被晃下戰馬。

二當家的此時心中已經是震驚到了幾點,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武功,只是七步,那種恐怖的氣勢,無敵的威能,就讓他有一種無法抵抗的無力感。

更加讓他震驚的是,使出這等強悍的武功的人,卻只是一個看起來不過只有十五六歲的小乞丐,難道這個世上高手已經不值錢了嗎?

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崽子,武功修為竟然絲毫不比他差,他感覺自己這將近三十年的時間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但是,郭浩卻不會給他感慨的時間,而且他早有準備,自然不會受到倒地的戰馬的影響,在二當家倒地的一瞬間,郭浩便又是一步踏出,瞬間來到了二當家的面前不到三尺之地。

與此同時,郭浩右拳轟然出擊,此時,他的氣勢已經在八步崩拳的醞釀下,達到了巔峰,即便與超級高手相較,也絲毫不差。

恐怖的拳勁,夾雜著空氣的爆鳴之音,向著二當家的頭顱轟去。二當家的感覺到自己幾乎難以呼吸,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已經被壓縮到了極點,猶如凝固在了一起,讓他全身都被禁錮,難以動彈。

不過,他也畢竟是在江湖上行走近三十年的老江湖了,所經歷的生死磨難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在這一方面,郭浩拍馬也是及不上他的。

雖驚而不亂,二當家的體內內勁轟然運轉,身上氣勢升騰,眼中精光閃爍,就在郭浩的拳頭即將擊中他的頭顱的一瞬間,二當家的手中長劍挽出一個劍花,迅速刺出,直至郭浩的咽喉要害。

郭必救,在危機之下,二當家的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此時,郭浩距離他不過三尺之距,而郭浩的胳膊比之他手中長劍要稍短一分,也就是說,在郭浩的拳頭擊中他的頭顱的一瞬間,他的長劍也會刺進郭浩的頭顱。

他並不是要以命換命,在他看來他的命可要比眼前這個小乞丐殺手值錢多了,而是長久以來的江湖經驗讓他不自覺地就這麼做了。

他的敵人年齡太小,而且從郭浩的一舉一動他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小乞丐並不是他的對頭專門培養出的殺手,而是初出茅廬,其江湖經驗定然不足,定

然會回身自救。

只要對方換招抵擋,他就有足夠的時間拉開距離,與對方纏鬥,亦或者是轉身逃跑,到時,一切由他。

他的反應沒有錯,換做任何一個江湖中人都會如此,換做任何一個人也都會首先保護住自己,再來殺敵。

然而,他低估了郭浩殺他的決心,就在利劍即將刺中他的喉嚨的一瞬間,郭浩臉色發狠,眼中厲色一閃,猛的一個側身。

噗,噗

長劍瞬間從郭浩的左肩膀穿過,血花飛濺,與此同時,他的拳頭也轟在了二當家的胸口之上,二當家直接被轟飛,胸口凹陷,口吐鮮血。

就在郭浩側身的一瞬間,二當家的就知道他的打算,頓時臉色大變,猝不及防之下也只能盡量的後仰,這才躲過了被一拳轟爆頭顱的厄運。

但是,他的胸口被郭浩的八步崩拳擊中,此時卻也已經是全身經脈被盡數轟斷,胸骨盡碎,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一拳轟飛二當家,郭浩絲毫不停,不顧肩膀上的劇痛,腳下一點,瞬間後退五丈。

砰砰砰

一陣暗器擊中地面的聲音傳出,郭浩原本所在的地方,包括那匹無頭的戰馬,一時間被無數暗器擊中,戰馬流出的血瞬息之間就變成了漆黑色,腥臭的氣味散發而出,瀰漫周圍數丈。

郭浩腳步不停,落地的瞬間,就直接撲向最近的一個土匪,一時間慘叫聲傳遍山林,不過也只是片刻時間罷了,山林之中便又恢復了寧靜。

一切平靜下來,郭浩滿身鮮血,立於場中。

郭浩彎腰而下,感覺就像有人在抓著他的胃,一點一點的擠著一般,他的眉頭皺的緊緊地。

嘴裡面不斷地往外吐著,郭浩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胃裡面一陣一陣的抽搐著,已經沒有什麼可吐了,連酸水都吐了出來,這才有所停止。

即便他修鍊一直都很努力,實力強大,但這畢竟是他第一次殺人,那種痛苦的感覺難以避免,甚至在心底,他還有一種大恐懼。好一會後,他才感覺自己的心緒有所平靜,稍作休息,有運轉內勁調息了半個時辰,才算是完全恢復。

看著昏迷在地,胸口凹陷的二當家,郭浩的眼中沒有半點憐憫,只有殺意,只有恨意。兩指伸出,在二當家身上連點數下,而後拿起那柄長劍,坐在二當家的身邊靜靜等著他蘇醒過來。

片刻之後,二當家的卻依然沒有醒來,郭浩轉首看了他一眼,而後,手中長劍翻轉,噗嗤一聲直接刺進了二當家的大腿之上。

「礙…你……」

二當家的一聲慘叫,直接坐起身來,抱住大腿,但是他卻忘了胸口上的傷更加嚴重,這猛地一動,頓時牽動胸口的傷勢。

一口鮮血噴出,二當家只感覺自己的胸口像是要炸了一般,痛苦至極,他想要昏過去,讓自己感覺不到著痛苦,然而,在他的體內卻有一股及其怪異的力量在經脈中遊走,讓他時刻保持清醒著。

「你,求求你……殺了我……殺……了我……」

二當家的眼神之中充滿了乞求和恐懼,他都幾乎說不出話來了,身上還在不停地抽搐著,而且還因為這抽搐,又一次牽動傷勢,讓疼痛更加劇烈。

郭浩只是看著二當家的,沒有半點表情,也沒有任何動作,就是看著,看著他痛苦慘嚎。

這讓二當家的感到恐懼,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麼可怕的敵人,在劫掠那些百姓的時候,他根本沒有注意到郭浩的存在,自然也不會知道,郭浩為何這麼對他。

當然,他的仇家也很多,只是礙於

赤練瘟煞的威名,不敢輕易出手罷了,他自己也根本無法記住每一個仇家。

足足半個時辰,二當家數次幾乎昏過去,但是每一次即將昏迷的時候,郭浩都會再次輸一道內勁進入他的體內,讓他保持清醒。

凄慘的哀嚎響徹山林,極是恐怖,有幾個附近的獵戶甚至都被嚇得趕緊回家,連剛打到的獵物都來不及拾取,便急急忙忙的收拾東西回家去了。

半個時辰之中,二當家在心中無數次的發誓,只要能夠逃過此劫,他就立刻歸隱山林,再也不過問江湖上的任何事情。然而,一切都沒有用,眼前的小乞丐根本就不管他的痛苦死活,就是這麼看著,也不說話,讓二當家的心中冷到了底,他知道,這人絕對不會放過他的,他今日是必死無疑了,只不過是早死晚死罷了。

「這位……這位小兄弟,求你,求你給我一個痛快的,求你了……」

二當家的舌頭都已經打轉了,說話不清不楚,這一句話說完,他就好像是抽光了全身力氣一般,只剩下喘氣了,睜著眼睛期盼的看著郭浩。

「痛快的?那我那三位姐姐,被你們擄到赤練山莊的時候,她們求死的時候,你們有沒有給她們一個痛快的?」

郭浩的臉上依然沒有表情,但是卻更讓二當家的心中發寒。

「你……你是臨江鎮的?不可能,臨江鎮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高手,若是早知道的話,我們也不會……」

二當家的沒有說話,只是睜大了眼睛看著郭浩,但是心中卻是大聲呼喊著,而郭浩卻像是讀懂了他的眼神一般。

「若是你們早知道我臨江鎮還有我這樣的武者的話,就不會再像之前那麼蠻橫,而是會像對待那張家一樣,溫水煮青蛙,一點點的削弱,凌辱我們?」

郭浩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殺機也越來越盛,倒在地上的二當家一個勁兒的搖著頭,但是郭浩卻是不理。

「在江湖上,稱王稱霸慣了,就因為有個赤練瘟煞給你撐腰嗎?你放心,我很快就會送他去見你的。」

郭浩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他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是赤練瘟煞的對手,但是有那無名拳法和白猿的教導,他相信,他的實力很快就可以恢復,到時候,赤練瘟煞,也不過一螻蟻耳。

說完之後,郭浩便即盤膝而坐,絲毫不理會正在低聲哀嚎的二當家,此時二當家的喉嚨已經啞了,但是那種痛苦卻依然極為清晰,因為郭浩每個片刻就會為他疏通經絡,讓他保持絕對的清醒。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地上的二當家的已經沒有了聲息,臉色痛苦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這位作惡多端的二當家,終於活生生的疼死了。

郭浩此時卻已經是淚流滿面:「三位姐姐,你們放心,這只是第一個,接下來,整個赤練山莊,都會為你們陪葬。」

郭浩長舒一口氣,正要起身離開,正在此時,他突然感覺體內的內勁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瞬間爆發起來。

他感覺到體內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迅速的向著奇經八脈衝擊而去,一路之上,所欲阻撓盡數被轟碎,終於,這股力量到達了任督二脈天地玄關之處。

沒有任何停頓,竟然直接轟向天地玄關,郭浩只感覺自己像是要被撐爆了一般,體內經脈鼓脹,內勁洶湧。

終於,那力量再次醞釀,轟然將天地玄光轟了一個粉碎,阻塞被疏通,郭浩頓時感覺如龍入大海,全身內勁運轉沒有絲毫滯澀,經脈盡通。

他,終於進階,達到了融合之境,只要再進一步,便可以修鍊出真氣,成就練體之境,更快的恢復實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