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六章 該殺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該殺人了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夜色朦朧,皓月橫空,茂密的山林之中,一道瘦小的身影飛速的在叢林中穿梭,向著山下趕去。

郭浩心中焦急,那隊人馬已經離開一個時辰了,從赤練山莊到臨江鎮不過只有兩百餘里,快馬加鞭的話,也就是一個半時辰左右就能夠趕到,他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否則讓那些人先行趕到了臨江鎮,肯定會給小鎮帶來更大的災難。

體內的內力已經運轉到了極致,郭浩的臉上都已經有些潮紅,這是內力運轉過快,使體內經脈和內臟等等承受不住,以至於鼓脹充血的結果。

他每一步踏出,腳下的碎石山地都會被踏出一個深深的腳印,碎石亂蹦,所過之處,皆是一片狼藉。

瘋狂奔行了一刻,郭浩方向猛地一改,腳步突然又變得輕盈無比,地上沒有任何痕留下,飛速的繼續向著臨江鎮衝去,那些人騎著馬,難免會有所不便,不能通過一些近便的小路,所以他還有希望,在他們到達臨江鎮之前,將他們截下。

距離臨江鎮五十里之地,一隊人馬正快馬加鞭,飛馳而過,他們的速度很快,除了一個身穿青衫的老者,面色冷漠高傲,其餘的人臉上都蒙著面巾,但是每每有人眼神落到這老者的身上的時候,都會露出恭敬的神色。

就在眾人一心趕路,手中鞭子也狠狠的在馬屁股上面抽著的時候,最前面的一騎駿馬突然一聲嘶鳴,人立而起。緊接著,就聽到咚的一聲,那人立而起的駿馬竟然直接飛了起來,撞向後方正快速前行的馬隊。

他們的速度太快,以至於前面數人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撞飛,有兩人被壓在馬匹身下,還有一人被撞飛了數十丈,後背撞在一塊巨石之上,吐了一口血,昏了過去。

轟,咚

一時之間,原本井然有序的馬隊突然陣腳大亂,馬匹嘶鳴,人的慘叫聲連成一片,現場混亂之極。只有那名老者,穩穩的騎在馬上,不過瞬間就讓胯下的駿馬安靜了下來,但是他卻沒有管那些赤煉山莊的弟子們,而是謹慎的盯著站在隊伍前行路上的一個瘦小的身影。

郭浩平靜地站在山道上,看著那個騎在馬上的老者,面色凝重,他認得這個人,乃是鍾家大半年前招攬的一位強者,這些人都是今生突破無望,才會加入一些家族勢力之中,尋求庇護,他不知道這老者的姓名,但他知道這老者絕對是一個久經殺戮的狠人,跟這老者相比,他這一月的殺戮簡直就是過家家一般。

「竟然是他們?難怪會讓我感到熟悉,那那兩人應該是鍾潤和鍾克這兩主僕了,沒想到,鍾家竟然會幹這種勾當,暗中控制小蒼山一帶的盜匪,欺壓普通百姓,以此來搜刮財物,支撐家族。」

郭浩心中對鍾家的殺意又重了一分,雖然身為家族子弟,對於世家家族之中的齟齬有所了解,可是郭浩心中對這種攫取資源的方式卻是極為反感,尤其是這種壓榨普通人的方式。

只是如今他體內的內力已經所剩無幾了,一路上全速奔行,從小路上一路迂迴,阻截,終於是趕到了這隊人馬的前面,但是這種不計消耗的追截,卻也讓他幾乎脫力。

可以說,此時的他就是一個空架子,對面隨便來一兩個二流高手,都能打得他屁滾尿流

,甚至於要了他的命。

「看來只能盡量拖延了,儘快恢復實力才行,否則,別說對付那老傢伙,只怕這些小嘍都夠我喝一壺的。」

郭浩心中焦急,但是面上卻是一點不漏,讓人根本瞧不出虛實。

噠,噠,噠

周圍充滿了眾人的慘叫哀嚎,但是那老者跨馬的駿馬緩緩走向郭浩的時候,卻清晰的讓所有人都聽到了這清脆的聲音。

老者的馬在郭浩面前十丈停下,仔細地看著郭浩,面色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他的眼神卻告訴郭浩,他很吃驚,還有,嫉妒,殺意。

「小傢伙,是你殺了赤練山莊那麼多人?」

老者的聲音有些沙啞,但卻極具穿透力,也極為高傲,就像是一國之君在向他的子民詢問一般,很顯然,他沒有認出郭浩的身份,畢竟,他到鍾家之後不久,郭浩便出現變故,離開了蒼山鎮。

郭浩對他的語氣很不爽,不過卻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細細的看了這老者一眼,心中暗暗吃驚。

老者的年齡雖然看起來很大了,但是他的雙手卻極為細嫩,雙眼炯炯有神,隱隱間有利芒閃爍,高手,而且是使用暗器的高手,這是郭浩的感覺,他也明白,為什麼堂堂鍾家,竟然會招攬這麼一個連練體境界都沒有達到的老人。

看來對方停在十丈之地並不僅僅是為了防止自己的偷襲,也是因為,這個距離正是他發出暗器之時,最為精準,威力最強大的距離。這個人雖然看起來不可一世,高傲之極,但是行事卻是極為謹慎,深深懂得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是個難纏的對手。

「老夫在問你話1

眼見郭浩如此無視他,老者似是極為生氣,突然大聲喝道,同時,身上一股強大的氣勢向著郭浩籠罩而去。

然而,郭浩對他那龐大的氣勢卻沒有半點感覺,只是平淡的看著他。

「是我殺的,你是何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不是赤練山莊的人。」

郭浩終於開口,依然是平淡,他當然不會泄露自己的身份,他的語氣讓老者心中窩火,平日里他見這些江湖人物,無論是所謂的武林盟主也好,還是一方巨擘也罷,有哪一個不是畢恭畢敬的。

不過他也不敢輕舉妄動,眼前的人雖然年齡很小,但是曾經接觸過真正的強者的他,可不會認為這個小孩子就真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武林中人。

「我是誰你不用管,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投靠我們公子,為公子效力,這樣的話,你偷襲赤練山莊的罪責便可以免去,二,就是死,你……」

「不用選了,我選,你死。」

老者的話未說完,就被郭浩打斷了,抬頭看了看面色認真的郭浩,確定這是郭浩說出的話,老者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你確定?要知道,沒有人的指點,你這個年齡就能夠有如今的修為,的確也算是一個天才,但是這世上天才何其多,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跟廢物沒有兩樣,難道你以為,憑你現在的修為,可以在江湖上取得一席之地,就能夠真的馳騁天下了嗎?」

老者似乎還不死心,畢竟若是能夠為公子招攬這麼一個天才強者的話,說不定就可以得到不少賞賜,他

的潛力已盡,今生所想,便是盡情玩樂,安度余年。

「哦?憑我的武功,當今江湖之上還有什麼人能夠奈何的了我?就算是赤練瘟煞俞天罡到此,又能奈我何?」

聽聞老者的話,郭浩心中一動,遂開口說道。

「俞天罡?就憑他,連給公子爺提鞋都不配,這個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廣的多,小子,就你這點修為?連練體境界都沒有達到,也敢說馳騁天下?別說是公子爺,即便是老夫,也能將你斬殺於此,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

老者的臉上充滿譏諷,看著郭浩的眼神就像是某些大城之人看那些鄉野山民一般,充滿了不屑和鄙視。

「還有,小子,你的修為雖高,但是戰鬥經驗不足,而老夫,卻是行走江湖近百年,大大小小的戰鬥更是打了不知道多少場,跟我比?你還差得遠呢,跟老夫回去,向公子請罪,想必看在你天資還不錯的份上,公子還能夠饒你一命。」

見到郭浩沉默,老者似乎以為他有些妥協了,又急忙開口說道,同時,那些赤練山莊的人,也已經緩過勁兒來,聚集在老者身後,讓他底氣又足了一些。

畢竟都是老江湖了,最初措不及防,慌亂了一會,但是很快也就恢復冷靜了。

「走吧,跟我去見公子爺,公子爺不會虧待你的,到時候榮華富貴,美酒美人,還有各種神功秘籍都將任你挑選,你的實力會變得更加強大,得到的東西會更多更多。」

郭浩沉默下來,他當然知道,外面的天地廣闊,甚至比這老者知道的還要多得多,畢竟,他原來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易筋換血的境界,一隻手就可以滅殺十個百個如老者這般的強者。

只是如今虎落平陽,竟然讓一個昔日如螻蟻般的傢伙這麼教訓,郭浩一時間倒是有些覺得可笑,但那老者卻是以為郭浩妥協了,不由得大喜說道。

「我何時說過,要投靠你們那個什麼公子了?」

郭浩似笑非笑,看著老者,極是玩味,絲毫不顧老者突然被噎的通紅的臉色,繼續說道,經過這些時間的暗中調息,他的實力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對付這些人,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罷了,看來你也只是知道這麼一點,既然如此,那就沒有必要再說下去了,是時候了,該殺人了1

「你,小子,你真的以為自己的實力可以碾壓一起了了嗎?好,好,好,老夫還從來沒有這麼被人耍過,小子,老夫會讓你知道,世上最痛苦的不是死,是活著,你是個天才,老夫還從來沒有殺過天才呢,看來今天要好好享受一下了,不知道你這身細皮嫩肉能不能經得起老夫的折磨。」

老者的面色陰鷙冷峻,殺機熾盛的看著郭浩,雙手已經放到了背後,在他的袖口中,一個個帶著幽藍色亮光的箭頭閃爍著。

「殺了他1

老者心中怒火燃燒,多少年了,他已經有多少年沒有被人如此輕視,如此侮辱了,而今,竟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耍了,原本還看著他有些天賦,想要招攬他,可是沒想到這傢伙如此不識相,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這種毀滅天才,虐殺天才的事情,老者心中是極為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