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八章 調虎離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調虎離山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強烈的劇痛蔓延全身,唐浩不禁發出一聲凄慘的哀嚎,不過他的手上卻是不慢,一反手,兩柄短刀出現在他的雙手之中,瞬間向著再次縱身跟上來的郭浩雙肋掃去。

郭浩手中軟劍遞出,直接纏上了唐浩的一柄短刀,同時另一隻手柔若無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擊在了另一柄短刀的刀背上,將其擋開。

雙刀被阻,唐浩大驚,他原本是想以此逼退郭浩,卻沒有想到,郭浩竟然以軟劍將短刀纏住,反而讓他的處境更加的不利。

來不及做其他反應,唐浩立刻撒手,放棄短刀,就要再次後撤,與郭浩拉開距離,然而,郭浩既然好不容易才近了他的身,又怎麼可能讓他如此輕易地再拉開距離呢。

軟劍再次一卷,郭浩持劍的手臂竟然和先前的橫彪一般,直接變長了三尺,那柄軟劍也就直接纏在了唐浩的腰間,另一隻手也如靈蛇一般,纏上了他拿刀的手臂,一個緊鎖,讓唐浩的手臂立刻扭曲,手臂骨就這麼被扭斷。

又是一聲慘叫,唐浩臉色大變,但是卻已經來不及撤退了,因為郭浩的另一隻手在扭斷他的手臂之後,瞬間連點數次,在他周身要穴之上猛點而下,將他全身的內勁全部封祝

「說吧,你們來這,是想做什麼?」

坐在唐浩旁邊,郭浩面無表情,就如當日他坐在二當家的旁邊一般,然而唐浩卻是絲毫不理,只是閉上眼睛,一聲不吭,不過,如果他仔細聽郭浩的問話,或許就能夠從中聽出些什麼來。

「不說話啊?你應該知道,我有無數種方法可以讓你開口的。」

「我說了,難道你就能夠讓我活著離開?」

過了好一會,唐浩才幽幽開口說道。

「不能,不管你說不說,今日你都必死無疑。」

郭浩的聲音極為冷漠,沒有任何感情,也沒有殺機。

「既然都是死,那我為什麼還要跟多說呢?」

「很簡單啊,你說,我會給你一個痛快,不說,那,我就跟你說一件事吧,一個月前,就如今天這個場景,赤練山莊的那位二當家的,就是在我的身邊,慘嚎了數個時辰,然後才活活被疼死,你,想要像他一樣嗎?」

郭浩的聲音極為平淡,但是聽在唐浩的耳中,卻讓他一陣毛骨悚然,他相信郭浩的話,這種事,他感覺這個小孩子做得出來。

「你想知道什麼?」

郭浩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向唐浩。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這窮鄉僻壤似乎還不值得你們費心思吧?」

「你真的想知道?」

唐浩看著郭浩,他原本很是怕死,如今知道了自己的結局,竟然又感覺不那麼怕了。

郭浩沒有說話,只是認真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蒼山鎮鍾家,你可知道?」

郭浩搖了搖頭,雖然已經確定,這傢伙必死無疑,但是郭浩是一個行事謹慎的人,絕對不會輕易地泄露自己的身份,雖然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問話似乎有些問題,不過既然唐浩沒有發現,那他也就不會多言。

「蒼山鎮,乃是小蒼山山脈,這一帶方圓數十萬里之中,最為繁華,武者最集中的地方,也是最強大的一個鎮子,其中甚至有不止一位氣沖牛斗境界的強者,而鍾家,便是鎮上三大勢力之一,家族之中更是有氣沖牛斗強者坐鎮。」

郭浩面色適當的露出了疑惑,唐浩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繼續說道:「這些事情現在跟你說了,你也弄不明白,我就直接告訴你吧,修鍊者五大境界,氣感,練體,三花,五氣,合道,而你我也不過實在氣感境界罷了,遇到真正的練

體強者,他們一根手指頭都能夠把我們摁死,而氣沖牛斗便是煉體境巔峰的強者,這方圓數萬里的所有江湖勢力,只要是叫得上名的,都是我們鍾家在背後支持,我們公子來此,自然是為了巡查各方勢力,收繳年貢了。」

「你說的是真的?」

郭浩開口問道,臉色凝重,眼底更是有怒火閃爍,鍾家,竟然如此喪心病狂,雖然早有猜測,但是如今確定了卻讓他更為憤怒,這一刻,他給鍾家徹底的判了死刑。

「小子,怕了?怕了的話,就放了老夫,歸順我鍾家,你的天資不錯,家主肯定會重用你的。」

眼見郭浩的反應,唐浩以為他是心中有懼,似乎抓住了稻草一般,開口說道。

「你就死了心吧,投不投靠鍾家以後再說,但是今天,你卻是必須死的,不僅僅是你,還有你們那位公子爺,你們都得死。」

郭浩又恢復了先前那樣,面無表情,鍾潤既然是鍾家人,既然將注意打到了臨江鎮上,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那都註定了,他,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哈哈哈,你?就憑你?你還真的當自己天下無敵了啊?你可知道,我們公子爺那可是練皮骨境界的強者。你一個凡俗武林中的融合境界的小子,連我們公子爺一招你都恐怕接不住,還想殺我們公子?太可笑了,哈哈哈。」

聽到郭浩的話,唐浩瞬間大笑起來,甚至於因為動作過猛,牽動傷勢,口噴鮮血都不顧,就這麼放肆的笑著。

「殺不殺得了他都是我的事情,至於你,是看不到了。」

郭浩不以為意,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他堅信自己能夠做到。

「也對,不管結果如何,我是看不到了,給我個痛快吧,想必你也知道,我不可能給你什麼有價值的信息的。」

「你說的這些就已經很有價值了,起碼,在這裡拖了這麼長時間,你們的公子爺想必也該著急了。」

「你?」

唐浩猛然驚覺,似乎想到了郭浩的打算,但是還沒有等他多說什麼,就感覺到心口一涼,低頭看去,一柄短刀插在了他的心臟之處。

殺了唐浩,郭浩看向赤練山莊方向,眉頭微皺,然後又看看臨江鎮,身形一轉,向著臨江鎮飛馳而去。

兩個時辰后,郭浩再次出現在這裡,仔細檢查一遍之後,確認沒有人來過此地,便隱匿身形,沿著他們的來路一路向著赤練山莊行去。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郭浩來到了赤練山莊下山的必經之路,而後在路旁的一個草叢之中伏下身形,手中兩柄短刀隱在泥土之中,隨時準備發出致命一擊。

天漸漸亮了,東方一**日升起,光照萬萬里,郭浩卻是依然一動不動的趴在叢草之中,一雙銳利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赤練山莊的來路。

噠,噠,噠

一陣馬蹄聲突然從遠處傳來,郭浩頓時精神一震,身形伏得更低了,但是他的眼中卻是興奮起來,全身繃緊,好像已經上了弦的利箭一般,隨時可以瞬間射出,直取敵酋。

終於,馬蹄聲越來越近,一個身穿赤練山莊護衛服飾的中年人露出了身形,騎在馬上,飛速的沿著山道向山下飛馳而下。

就在這人經過郭浩埋伏之處,距離郭浩只有數丈距離的時候,就見到草叢之中,郭浩猛然躍起,向著這個漢子撲去。

這人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會有人埋伏,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慌忙的抽出懸在腿邊的兵器,但是他只不過是遊離境界罷了,又豈能抵擋得住郭浩這個融合境界強者的偷襲呢。

只是一個照面,郭浩手中短刀一個橫挫,將他手中的兵器打落,然後右掌一掌擊在他的后心,把這人擊落馬下

這人的反應倒也迅速,被郭浩一掌擊落,體內氣血翻騰,嘴角都已經掛血,可是在落地的瞬間,他硬是雙掌擊地,轟的一聲,借著反彈之力,這人瞬間從地上站起,警惕的看向郭浩。

卻發現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正面帶笑意地看著他。

「你是誰?」

這人似乎有些不相信,襲擊自己的竟然只是這麼一個小毛孩子,不過,剛才的感覺告訴他,這是真的,而且這個小孩子的實力絕對遠在自己之上。

「我?那你就不用管了,我只問你,你這是去哪啊?」

郭浩不想浪費時間,直奔主題。

「小子,我赤練山莊的事情,你也敢管?活膩歪了吧?」

「你倒也聰明,知道拿赤練山莊唬人,不過我連你們二當家的都殺了,還在乎你這麼一個小嘍嗎?」

郭浩一眼就看出了這人的打算。

「你?不可能……」

這人的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但是他還沒有說完話,聲音就戛然而止了。

因為他眼前的少年突然不見了,而他卻突然感覺頭頂一沉,一個人已經站在了他的頭頂,腳底一股內勁隱而不發。

他一動也不敢動,因為他知道,頭頂上的這個小孩子,只要稍稍內勁一吐,就能夠把他的腦袋踩個稀爛。

「小,小兄弟,哦不,是小爺,手下留情,你想問什麼,小的胡三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胡三直挺挺的站著,不敢有絲毫異動,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他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離死亡竟然如此之近。

「真的?」

「真的,小爺,您能不能先下來,有什麼事情,您儘管吩咐,小的一定按照您的命令行事。」

郭浩腳下輕踩,嚇得胡三頓時面色大變,趕緊討饒,隨後,便不再嚇他,從他的頭頂飄下,看了看胡三,點了點頭,這才讓胡三舒了口氣,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

「說吧,你這是幹什麼去?」

「回小爺,小的是奉莊主之命,前去臨江鎮查探一下,先前莊主曾經派人去了臨江鎮,至今沒有消息回來,所以讓小的去看看,發生了什麼情況?」

胡三盯著郭浩的臉色,似乎想要看出什麼。

「果然如此,既然這樣,那你就死吧1

胡三一瞬間就知道了郭浩的打算,就要轉身逃跑,然而方一轉身,他便感覺后心一涼,從前胸一個刀尖透出。

郭浩迅速處理了胡三的屍體,然後再次伏在草叢間,等待他的獵物。

一上午的時間,總共有三批人馬經過,全都是去臨江鎮的,但是無一例外,全部成為了郭浩的刀下之鬼。

「正主應該出現了吧?都殺了這麼多了,他們難道就這麼有耐心?」

郭浩伏在草叢間,看著山路上,喃喃自語。

午時剛過,郭浩已經有些疲累了,從昨晚到現在,他就沒有怎麼休息過,但是就在此時,山道上又一次響起了馬蹄聲,而且這一次的馬蹄聲極為雜亂,顯然,是有大批人馬過來。

「終於來了1

郭浩面現喜色,趕忙將身體伏的更低,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很快,一行數人便出現在他的視線內,正是那鍾潤主僕和他的兩位僕從,以及赤練瘟煞幾人。

郭浩沒有任何動作,眼看這幾人飛馳而過。

待幾人的身影消失在山道上,郭浩從草叢中跳出,看向山下。

「哼,不知道這個大禮你們會不會喜歡1

一聲冷哼,郭浩轉身,飛速的向著赤練山莊趕去,很快便消失在山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