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九章 我是來滅門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我是來滅門的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唐浩的屍體靜靜的躺在地上,身上的鮮血已經流盡,旁邊,五道身影站立,臉色難看的看著。

「少爺,屬下查過了,唐老身上的傷跟老二他們的一樣,都是被人一拳轟碎胸骨,然後殺害的,是同一個人。」

俞天罡臉色有些忐忑,人是在他的管轄範圍出的事,而且是在幫他剪除隱患的時候,被人暗殺的,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公子,我們在數十丈外發現了不少暗器,應該是老唐留下的。」

年輕人身邊的另一名融合境界的中年人,面色陰寒,恭敬的開口說道。

「那也就是說,唐浩已經發揮出了全力,而且與敵人曾經拉開距離,最後卻又被人追上,一拳重傷之後被殺的。」

另一名讓郭浩看不透的,身穿玄色長衫的中年人開口說道。

「鍾克,你的意思是?」

年輕公子聞言,面色嚴肅。

「很顯然,這個人的實力遠遠超過唐浩,唐浩的實力在他們三人之中不是最強大的,但是憑藉超絕的輕功和出神入化的暗器功夫,他卻是三人之中最會保命的一個,而今卻被人正面擊殺,這說明,那人實力遠超唐浩。」

鍾克面色也變得有些陰沉,原本以為只是世俗武林中的高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如今看來,他們的敵人很不簡單埃

「正面擊殺,實力遠超唐浩,那豈不是說,這人很有可能是煉體境強者?」

年輕公子臉色越來越陰沉,一邊的俞天罡則是有些慌亂,他的武功在江湖上可以說已經是很強大了,但是面對煉體境強者,他卻還差得太遠。

「很有可能,不過應該只是最近才突破的,否則的話,以這人的心思之狠辣,赤練山莊只怕早就不存在了。」

這話說得俞天罡臉色發白。

「煉體境強者?那又如何,敢與我鍾家為敵,本公子一樣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走,我們去那個臨江鎮看看,本公子倒,這小小的臨江鎮,到底藏著何方神聖,竟然讓本公子折損了一名屬下。」

年輕公子冷哼,似乎對所謂的煉體境強者極為不屑一般,但是,從他的眼神中的凝重就可以看出,他沒有絲毫小看對方。

此時,赤練山莊外,一個瘦小的身影出現,緩步向著赤練山莊正門走去,沒有任何掩飾身形的意思。

正是郭浩,他原本就打算直闖赤練山莊的,只不過因為那五人的到來,讓他不得不有所顧忌,鍾潤和他身邊的鐘克不說,單單是俞天罡和另外幾大高手就足以將他圍攻致死了。

所以他也只能夠半路截殺唐浩,以調虎離山之計將他們支開,然後再實行他原來的計劃,雖然少了一個俞天罡,不過能夠將赤練山莊毀去,也算是稍解他的心頭之恨了。

而且,滅了赤練山莊,俞天罡也一樣逃不出他的追殺,還有那幾個人,沒有他們身後的勢力的支持,以俞天罡的為人,只怕早就被人大卸八塊了。

所以,俞天罡必須死,那幾個人也一樣,包括他們身後的鐘家,一個靠著欺壓普通百姓維持自己勢力的家族,沒有必要在這世上繼續存在下去,更何況,他與對方原本就是死仇,他永遠不會忘了半年前,鍾家帶給他的恥辱。

赤練山莊外面並沒有守衛,但是郭浩卻知道,在他出現的這一刻,至少有十餘架重弩已經瞄準了他,但是他毫不在意,依然面色淡然的向著赤練山莊大門處走去。

啪,啪,啪

郭浩抬手輕

輕的敲著赤練山莊的大門,他敲得很輕,但是傳出的響聲卻瞬間讓整個赤練山莊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之間,整個赤練山莊警報大起,人聲鼎沸,很顯然,山莊之中還有高手,能夠聽得出來,這個敲門的人不簡單。

郭浩稍稍後退數丈,站在大門前靜靜等待,他知道赤練山莊很快就會有人出來了,果不其然,不過片刻,赤練山莊的大門緩緩打開。

一隊人馬出現在郭浩的視野之中,為首三人皆是一身勁裝,身後有五十餘名高手齊整站立,個個修為都在遊離境界以上。

這讓郭浩心中吃驚,難怪赤練山莊在江湖上如此有名,做盡壞事,竟然還能夠存在這麼久,單單看這些高手,就可見一般了。

「嗯?小子,剛才是你敲的門?」

眼見門口只有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子站著,大眼睛撲哧撲哧的閃著,看著他們,讓一眾高手面面相覷。

為首三人之中的中間一人,看了一眼旁邊的一個黑衣大漢,那大漢微微點頭。

「在下赤練山莊三當家,胡云浩,不知道小兄弟駕臨弊庄有何見教?」

中間之人再次抱拳,開口問道。

「胡云浩?你跟俞天罡是什麼關係?」

郭浩卻是連動都沒動,直接就開口問道。

「小娃娃,你家大人沒有教你見長輩要有禮貌嗎?竟敢直呼莊主姓名?」

左側一人臉色陰狠的說道,胡云浩也是臉色陰沉,他聽得出來,郭浩對俞天罡沒有半點的敬意,甚至於那種語氣根本就是毫不在意,他感覺,他們似乎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那這裡,可是赤練山莊?」

沒有理會那人的呵斥,在他的心裡,這些人都不過是死人,跟死人計較,沒有意義。

「小子,原來你也知道我們赤練山莊啊?既然知道,還不趕緊跪下請罪,說不定,三莊主一高興,就能免了你的不敬之罪。」

右邊一人嘿嘿一笑,滿嘴的黑牙,陰森的說道。

「免我的罪?沒有必要,因為,今日過後,這所謂的赤練山莊就不存在了。」

郭浩搖了搖頭,很認真的看著他們說道。

「哈哈哈……他說什麼,他說我們赤練山莊今天就要不存在了?小子,你腦袋了吧?是餓了,還是趕緊回家喝點奶吧。」

「是啊,區區一個小毛孩子,竟然敢如此蔑視我們赤練山莊,走,我們跟他一起回家,好好地跟他的父母交流交流,教教他們怎麼管孩子。」

赤練山莊一眾高手聞聽郭浩的話,個個捧腹大笑,出言譏諷,唯有那位三當家,面色嚴肅的看著郭浩,似乎在想著什麼。

而此時,郭浩已經又一次抬起腳步,向著他們走來。

「小心,放箭1

就在這一瞬間,三當家一聲大喝,撤出手中長劍,直接沖向郭浩,一劍刺去。

砰,砰,砰

十餘支長約半丈的箭矢瞬間而至,郭浩站立的地方煙塵大起,但是,郭浩的身影卻已經不見了。

三當家的長劍也撲了一個空,讓他臉色大變。

「不好1

他感覺到身後一股冷風吹來,身後一陣冰涼,正要回身,長劍橫掃,將殺仆耍但是就在此時,他看到一隻手臂從他的脖頸右側伸了出來,然後這條手臂就像沒有骨頭一般,繞在了他的脖頸上。

他根本來不及做其他反應,就感覺這隻手臂一緊,而後猛地一拉,他就感覺到自

己的世界天旋地轉,他好像看到了大門內的眾人吃驚的神色,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小子你找死1

一個愣神而已,三當家竟然就已經被扭斷了脖子,眾高手頓時驚怒,個個臉色兇狠的向著郭浩衝來。

他們心中其實也非常害怕,要知道,在場之人,三當家的武功可是最高的,連三當家都沒有撐過一招,他們又能拿郭浩怎麼樣?

但是如今,三當家已死,而且三當家的可是莊主的結拜弟弟,若是他們不能夠將兇手抓住或是滅殺的話,待莊主回來,他們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常

赤練山莊五十餘名高手,個個憤怒的衝來,但是仔細看的話,那些人卻沒有一個人真的敢正面與郭浩相對的。

不過,郭浩卻不管這些,右手軟劍,左手短刀,在人群中不斷穿梭,直接向著赤練山莊之中衝去,五十餘名高手,竟無一人能夠阻擋他的腳步半分。

血花飛濺,骨肉橫飛,殘肢斷臂,郭浩的臉上冷漠到了極點,眼中卻是充滿了思念和柔情,這個時候,他的眼裡沒有這些死在他劍下的亡魂。

他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與三位姐姐的點點滴滴,想起三位姐姐對他的關愛。

他自小父母雙亡,在家族之中雖然周圍的人都是親人,可是卻從來沒有感覺到家的溫暖,甚至於在他失去了武功之後,家族便毫不猶豫的將他拋棄,他拖著重傷之身,在山林中苟延殘喘,歷經艱險,幾乎命喪黃泉,才來到這個小鎮,被青梅幾人救下,他是靠著臨江鎮各家各戶的接濟,才能夠活到今天,沒有臨江鎮,可以說他早就傷重而死,亦或者是餓死了,而三位姐姐更是將他當成親弟弟一般對待。

在這裡,他感受到了那種家的溫暖,那是從來沒有過的安寧,他曾發誓,要成為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強者,讓臨江鎮再也不會受到土匪盜賊的騷擾,但是,天意弄人,他還沒有走到那一步,三位姐姐就離他而去了。

而今,他要報仇,要讓這些土匪付出慘重的代價。

軟劍如蛇,不停地在一個個赤練山莊高手的脖頸間繞過,留下一道紅印,手中短刀則是不停地橫掃,每一次都會帶起大片血花,甚至於還有內臟飛射,眾高手慘嚎不已,甚至有人直接被嚇得失禁狂逃。

然而對這一切,郭浩卻是絲毫不理會,只是簡單地,機械的重複著這個動作,但是奇怪的是,赤練山莊的高手明明感覺自己已經躲過去了,可是最終卻發現,那柄軟劍卻依然纏上了他們的脖頸。

就在郭浩衝擊赤練山莊大開殺戒的時候,那邊年輕的公子還有俞天罡等人此時卻已經站在了臨江鎮鎮口。

「沒有人?」

年輕公子眉頭皺起,看著空蕩蕩的小鎮。

「你們兩個,進去看看1

鍾克開口吩咐道。

另外兩名融合境界的僕人聞言向鎮子裡面飛掠而去,不過片刻,兩人便趕了回來。

「啟稟公子,小鎮裡面一個人都沒有,而且被褥之類的都是涼的,很顯然,昨晚上根本無人在此居祝」

手下的回報,讓年輕公子臉色難看,目露殺機:「調虎離山!好一個調虎離山!俞天罡,赤練山莊,除了你之外,可還有別的高手坐鎮?」

「回公子,沒有了,只有屬下的弟弟還在山莊之中,不過他也只是氣感境界罷了1

一旁的俞天罡聽聞此語,開口回道,似乎不明白公子的意思,但是,隨即他便是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