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十章 我的修行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我的修行路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聽聞年輕公子的話,俞天罡頓時臉色大變,那人可以將與他同階的唐浩輕易的殺死,甚至於連一點傷都沒有留下,若是他此時去了赤練山莊,那山莊上下絕對無人可以與他抗衡。

「求公子救救赤練山莊1

想到此處,俞天罡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乞求年輕公子支援赤練山莊。

「太晚了1

年輕公子嘆了一口氣。

「我們午時出發來到此地,花費了三個時辰,以我們幾人的修為,全力趕路的話,半個時辰左右可以趕到赤練山莊,也就是說,很有可能他已經在三個時辰之前就已經去了赤練山莊。」

鍾克面色嚴肅,看著俞天罡說道。

「他能夠殺得了唐浩,三個時辰的時間,足夠他將赤練山莊夷為平地了,所以,現在我們回不回去,都是無關緊要了,如果他真的是調虎離山的話,現在已經晚了,如果不是,我們回不回去又有什麼關係呢?」

說著,鍾克又轉向了年輕公子,躬身道:「公子,這裡由屬下來主持,還請公子立刻離開此地,回蒼山鎮,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料,敵人的實力不比我們弱多少,為了公子的安全,還請公子認認真真考慮。」

「公子不要啊,求公子救救我赤練山莊1

沒有等鍾克再說完話,俞天罡猛地磕頭求道,連公子都忌憚的人,那又豈是他所能夠抵擋的,如果公子離開,只怕赤練山莊將無一人可以活下來。

「不行,鍾克,我這一次費盡心機才得到了這麼一個表現的機會,現在才不過出來不過四個月時間,尚無任何建樹,若是就這般回去的話,如何向父親交待?

而且,我的那幾位兄長,哪一個是省油的燈?我們兄弟幾人中,以我的修為實力最低,這已經讓我極為被動,我可不想再給他們落下口實,我就不信,這個人真的那麼強大,真的能夠將我們幾人都打敗。」

年輕公子的臉上變得堅定無比,目含厲色,他的話讓俞天罡舒了一口氣。

「我們就在這裡等著,我就不信他們會永遠都不回來,這裡可是他們的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幾人都不再說話,他們都明白公子的處境,當然想公子能夠取得家主的信任,到時候,他們的地位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另一邊,赤練山莊,此時已經是血流成河了。

郭浩手中的軟劍和短刀都已經廢了,現在拿著的兵器都不知道換了多少次了,先前的兵刃都已經或是卷刃,或是無法再承受他的內勁而被震斷。

郭浩依然在木然的殺著,整個赤練山莊外圍已經被他橫掃了一遍,此時他已經闖進了赤練山莊的內院,他的臉上也已經沒有了原本的柔情和思念,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空靈。

他感覺到,手中的刀劍都已經不存在了,周圍的敵人也已經消失不見,他已經忘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但是每一個想要逃離的赤練山莊的弟子卻總是無法逃過他的追殺。

在他的體內,內勁如龍,不斷的衝擊著他的靜脈,同時向著他的丹田部位聚集而去,如果他是清醒之時的話,只怕要痛的死去活來了。

狂暴的內勁瘋狂的衝擊著他的經脈,如

今他的修為太低,肉身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如此強大的衝擊力,甚至有幾處經脈在瞬間就被沖斷,這種痛苦,就如在體內有萬千螞蟻噬咬他的血肉一般,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原本,若是正常,他的肉身會直接被狂暴的內勁衝擊爆開,死無全屍,但是此時他已經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體內的內勁雖然狂暴,但是卻還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保護著他的肉身。

這就讓他的肉身時刻處於一種類似毀滅,新生的特殊狀態,不僅僅沒有將他的肉身撐爆,反而不斷地淬鍊肉身,讓他的身體力量越來越強大。

終於,凝聚在丹田部位的內勁越來越多,越來越濃郁,一股奇異的力量卻依然在不斷地將這狂暴的內勁壓入丹田,郭浩感覺到,全身的內勁都已經開始收縮,他的手上力氣越來越大,但是內勁卻越來越少。

郭浩依然在不知疲倦的殺著,沒有了內勁支撐,他的刀和劍竟然反而越來越快,而且威力也越來越大,讓赤練山莊的人更加恐懼了,他們也有人看出了郭浩的狀態不對,想要近身影響他,讓他走火入魔。

然而,所有想要如此做的赤練山莊高手,全部被郭浩分屍,死的不能再死,凄慘無比。

終於,郭浩的內勁全部被壓入了丹田之中,郭浩修鍊的功法非凡,而且月余修鍊,在白猿每日助他洗毛伐髓的情況下,他已經達到了凡俗武林高手的極致,他體內的內勁豈是尋常高手可比的。

無窮的威力爆發出來,郭浩感覺到體內有無窮威能沖向四肢百骸,瞬間而已,他雙手中的刀劍就化作了齏粉,同時,一股無比強大的波動從他的身上傳出,周圍正在圍攻他的赤練山莊弟子有數十人被這股波動掃中,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嚇得其他人個個驚恐的向遠處退去。

郭浩自己也被這一次猛烈的衝擊喚醒,從那種其妙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沒有理會周圍的赤練山莊弟子驚恐的眼神,郭浩自顧自的盤膝而坐,細細體會體內發生的巨變。

他知道,自己進入了一個很奇妙的境界,這個階段他已經經歷過一次,雖然這一次的感覺與上一次有所不同,但是他知道,現在的他比之前強大的不止百倍。

體內的內勁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極為純粹的氣體能量,這種力量此時無法像內勁一樣可以透體而出,但是卻可以讓他的肉身強大無比,他感覺,此時即便赤手空拳,一般的凡兵利刃也休想傷他分毫。

「終於恢復到了煉體境界,蒼山鎮,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很快1

郭浩心中無悲無喜,原本對這一境界的渴望已經消弭,此時的他突然有一種新的渴望,他發現了一條新的道路,他自己的修行路。

長身站起,郭浩發現,他對這些普通的赤練山莊的弟子已經沒有了殺意,確切的說,是不屑於再與他們計較了,他心中的恨也淡了許多,但是對於俞天罡等赤練山莊的嫡系的恨,卻強盛了很多,尤其是他背後的鐘家。

「既然,你們可以為了修鍊,不顧普通凡人的死活,培養這麼多的宵小匪徒欺壓良善,那我也可以為了仇恨,為了修鍊,滅你滿門,有些事,不能做,做了,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郭浩眼神凌厲

,看向周圍的赤練山莊弟子,這些人心中恐懼,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逃離的,不是因為害怕赤練山莊的刑罰,而是因為,先前想要逃離的人,都會第一時間遭到郭浩的斬殺。

讓這些人面色帶喜的是,這一次,郭浩卻是沒有再開殺戒,而是不再理會眾人,直接向著赤練山莊內院走去。過了好一會,這些人才算是反應過來,那個殺神放過他們了,眾匪不敢再多停留,生怕他再折返,遂一鬨而散,各自逃命去了。

郭浩向著赤練山莊深處行去,此時的他身上再沒有絲毫的殺意,只不過滿身的鮮血卻依然讓人感到恐懼。

一路上凡是對他出手的赤練山莊弟子無一例外的都被斬殺,他不屑於殺他們是一回事,但是若是他們主動挑釁的話,他又豈會留手,至於赤練山莊的嫡系,那更是一個都別想倖免。

此時,他的感應力大大增強,赤練山莊眾人的動作根本逃不過他的感應,即便是那些喬裝打算離開的赤練山莊嫡系,也休想逃過他的眼睛。

終於,赤練山莊漸漸地安靜了下來,普通的弟子打手除了先前死在他手上的之外,都已經逃了個乾淨,至於嫡系,膽敢向外逃跑的,更是一個不留。

郭浩緩步走進內院最後一個小院子,他感覺得到,這裡面有不少人。

院子裡面只剩下了老弱婦孺,一個個面色恐懼的看著郭浩,郭浩眉頭微皺,他對俞天罡等人的仇恨極深,但是若是讓他為了報仇,而對這些老弱婦孺下殺手,他做不到,若他做了,那他今生的武道之路也就結束了。

看了他們一眼,郭浩心中一嘆,轉身向外行去。

「你是壞人1

正在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郭浩的腳步一頓,回頭看向聲音來源處,那是一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小女孩,大眼睛裡面充滿了驚慌和恐懼,但是卻依然極為倔強的看著他。

她身後,一個約莫二十餘歲的女子,面色驚恐的把她的嘴巴緊緊捂住,乞求的看著郭浩。

「你說得對,我不是好人,但是,如果說壞,天底下,很多人都可以說我,唯獨你們赤練山莊,沒有資格1

略微思索,郭浩輕聲說道,隨後便轉身離去,他要找到赤練山莊的寶庫,那些資源,絕對可以讓他的武功再進一步,而且,臨江鎮的鎮民們也很需要這些東西。

兩個時辰后,郭浩從赤練山莊之中走出,身後背著一個大包裹,正是他從赤練山莊寶庫中選出的最珍貴的幾樣東西。

整個赤練山莊已經空無一人,那些老弱也都已經離去,回身看向空蕩蕩的山莊,郭浩眼睛有些朦朧。

「青梅姐姐,你們看到了么?這只是第一步,郭浩會讓那些人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喃喃自語了一會,郭浩一掌將旁邊的一個大火堆擊飛,無數火星籠罩了近三成的赤練山莊,熊熊大火迅速燃起,縱橫江湖數十年,獨霸方圓書千里地域的赤練山莊就此覆滅。

「到了這個時候都沒有過來支援赤練山莊,是在等我回去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到時候,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驚喜。」

看向臨江鎮的方向,郭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而後,迅速的鑽進叢林之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