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十一章 收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收穫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郭浩平時練功的山谷之中,此時已經扎滿帳篷,臨江鎮的鎮民們正在此處避難,這裡有白猿暗中守護,郭浩不用擔心有敵人過來偷襲,雖然不知道白猿的實力究竟如何,但是郭浩知道,白猿不簡單。

至少,此時他已經再進一步,恢復到了煉體境界,但是,面對白猿,他的感覺依然只是深不可測。

「郭浩哥,你回來了?」

「郭浩哥哥1

一個虎頭虎腦,大概七八歲的小男孩和一個粉雕玉琢,小臉紅撲撲的小女孩正在山穀穀口不遠處玩耍,眼見郭浩走進山谷,面色一喜,蹦蹦跳跳的向他跑來,一邊跑著,還高興地大喊著。

這一喊,頓時驚動了山谷中的眾人,一時間原本寂靜無聲的山谷喧鬧了起來,不少人從帳篷之中走了出來,其中一個老者,臉上帶著一道可怖的疤痕,有些擔憂的看著郭浩。

「郭浩,怎麼樣了?沒有能夠報仇也沒有關係,能活著回來就好了,你還年輕,就有了這樣的實力,再過幾年,等你的實力強大了,你一定可以辦到的。」

老者眼看郭浩身上沒有半點傷勢,連衣服都完好無損,以為他沒有和那些土匪交手,出言安慰道。

「是啊,你還年輕,將來一定可以打敗他們的。」

老者身旁,一個面色有些憔悴的中年人聲音低沉的說道。

而在他們身後,一個中年乞丐則是深深地看了郭浩一眼,倒是什麼都沒有說,也沒有發現他的動作。

男孩和女孩卻沒有那麼多的想法,一邊一個,拉住郭浩的手,遠處還有四個小孩,正一溜煙的往這邊跑過來。

「郭浩哥哥,你沒事吧?」

一群孩子圍著郭浩,唧唧喳喳的,讓郭浩頓時心情大好。

「鎮長爺爺,王大叔,周大叔,你們放心,從今天起,赤練山莊再也不能來找咱們的麻煩了。」

郭浩哈哈哈一笑,讓幾個孩子安靜一下,然後說道,同時,他將背上的大包裹拿下來,遞給鎮長。

「你說什麼?這是?」

老者面色驚訝,包括其他人,包括那個中年乞丐,都是有些不可思議的樣子。

「鎮長爺爺,赤練山莊已經被我一把火燒了,現在只剩下莊主俞天罡一個人了,他們應該是在鎮子里等我們回去,待會我就過去,把他解決了,從今以後,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欺辱我們了,這包裹里是我從赤練山莊找到的一些武功典籍,雖然都不是什麼高階功法,但是還是可以作為築基之用的。」

郭浩知道他們有些不相信,在他們看來,這件事確實是不可思議,遂把包裹打開,露出了百餘本書籍。

萬蛇纏絲手

天罡奔雷術

踏雲步

「這,這,這,孩子,你真的做到了1

老者眼中有些濕潤,他自然認得這些功法,這可都是赤練山莊那幾位當家的的成名絕技,如今卻到了郭浩的手裡,武者對於自身武學可是極為珍視的,這意味著,這幾人的確如郭浩所說,已經被滅掉了,口中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了,這麼多年,他受了多少欺壓侮辱,如今一朝翻身,不免有些激動。

其餘諸人亦是極為激動,面色感激的看著郭浩,就在前些日子,那些可惡的土匪才光顧過他們的鎮子,害死了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對那些土匪,他們可謂是恨之入骨,如今那些土匪終於得到了惡報,讓他們怎能平靜呢。

「謝謝你,郭浩。」

中年漢子眼眸含淚,三名女子之中便有一名是他的親生女兒,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人搶走,自己卻無力阻止,那種痛苦,早已經讓他心力交瘁了。

「鎮長爺爺,王大叔,你們不用謝我,如果不是你們的話,我也早就已經重傷致死了,為三位姐姐報仇,是我應該做的,那些典籍以後就交給鎮長爺爺保管吧,讓鎮子的人都練武功,將來也就沒有人能夠欺負我們了。」

郭浩面對這種場面頗有些不適應,急忙開口說道。

「我馬上去解決掉俞天罡他們,到時候,這座山谷極為隱蔽,又易守難攻,就作為練武場,以後,鎮子里的孩子們就可以天天到這來練武了,等到鎮子強大了,就再也沒有人敢欺負咱們了。」

「孩子,你可要小心啊,不要魯莽,即使一時間解決不了他們,也不要衝動,大不了以後我們搬離此地就是了。」

將從赤練山莊搶回來的那些秘籍功法交給鎮長,郭浩再次離開,前去臨江鎮,準備解決俞天罡等人。

赤練山莊的寶物太多,但是如今臨江鎮緊缺的也就是高明的武功心法,在這幾個月之中,郭浩深深地感受到了實力的重要性。

所以,他只是從寶庫中拿了一些武學典籍,其他的東西,全部被他轉移到了赤練山莊附近的一個隱蔽的山洞之中,等解決敵手之後,再去挖出來,

交給臨江鎮。

臨江鎮中,鍾潤等人仍然盤膝坐在鎮口廣場上,俞天罡則是面色略緩,已經又過了四個時辰了,那邊去還沒有任何消息傳來,看來那人沒有去赤練山莊,否則的話,肯定會有人來此報信的。

他卻不知道,他的那些知道他去向的手下都已經魂歸地府,至於那些僥倖逃得一命的,也早就慌亂逃命去了,又豈會有人來此找他報信呢?

正在這時,原本眼眸微閉,打坐調息的鐘潤和鍾克突然睜開雙眼,看向鎮外的一條山道。

那裡,一個身影出現,十四五歲的年紀,但是眼神卻是凌厲無比,隔著老遠,俞天罡都能夠感覺到,這人出現的一瞬間,就將視線放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感覺自己的皮膚都有些刺痛。

那人走的很從容,不過片刻,就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鍾潤和鍾克面色有些疑惑,這個少年給他們的感覺極為熟悉,他們肯定是見過這個人的,可是一時間卻是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見過,難道是那兩家派出來的人?可是那兩家的年輕高手他們可是都認識的,甚至有很多都還交過手。

郭浩這半年來受盡苦難,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而且在過去,他是蒼山鎮的第一天才,能夠跟他接觸到的也只有鐘鳴等幾個同層次的天才少年,這鐘潤雖然也見過幾次,但是對他卻是並不算太熟悉,而且,在蒼山鎮所有人的眼中,他郭浩早已經是個死人了,一時間他自然認不出郭浩的身份來。

郭浩面色淡然地走向幾人,這一次,他沒有使用什麼詭計,也不在乎是否會暴露身份,也不想再以偷襲的方式來對福之前沒有正面對敵,是因為對方實力強大,武者要勇猛精進,但是卻不是讓人明知送死,還要一根筋的往前沖。

他是武者,不服天地,不敬鬼神,他必須要直面敵人,才能夠磨礪己身,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而且,他剛剛進階後天境界,正需要一場大戰來驗證自己的實力。

郭浩的腳步並不快,從容淡定,這更讓鍾潤等人心中壓力巨大,不過,也只有兩人能夠感覺到這種壓力,如俞天罡這等世俗武林高手,卻是感覺不到的。

「小子,你是臨江鎮的?」

不等其他人有所反應,俞天罡就急忙的沖了上去,現場之人,要說對臨江鎮恨意最深的,莫過於他,如今他的家都很有可能已經毀於這臨江鎮之人的手中了。

赤練鎖喉

俞天罡的成名絕技,曾經在江湖上掀起腥風血雨的陰毒武功。

一隻血紅利爪由上而下,向著郭浩的天靈蓋抓去,利爪尚未臨體,郭浩就感覺到一股腥風襲來,還夾雜著一種極為猛烈地劇毒。

不過,郭浩卻是絲毫也不在意,這劇毒雖烈,可是卻還傷不了他。

鍾潤和鍾克似乎也沒有料到俞天罡竟然如此衝動,不過卻也沒有阻攔,他們也需要有人先行試探一下郭浩的實力,既然俞天罡主動出手了,倒是少了他們的麻煩,他們自然是不願意讓自己的嫡系去冒這個險的。

兩人互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戲謔和不屑,俞天罡終究成不了大事,為了區區仇恨,竟然就如此衝動。就在俞天罡的利爪將要抓在郭浩的頭頂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但是還沒有等這笑意斂去,他的表情就凝固了。

瞬間而已,他就感覺到自己的丹田氣海兩大重穴猛然一痛,低頭一看,就見到那個原本被他視為盤中餐的小子的右手,竟然直接從他的小腹一拳打了進去,汩汩鮮血正直直的向外噴濺,而那個小子此時卻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後,繼續從容的向著鍾潤幾人走去,身上竟然連半滴鮮血都沒有沾到。

而遠處的鐘潤和鍾克看到這一幕,卻是眼神一縮,他們看得清楚,剛才郭浩那一拳並沒有使用任何的武學亦或是修鍊者的法術神通,純粹的就是靠肉身力量使出來的。

「兄弟好功夫,好強大的肉身!在下蒼山鎮鍾潤有禮,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可否賜教?」

兩方相距數十丈,鍾潤微微一笑,竟然率先上前一步,抱拳行禮道,那種氣度,讓郭浩亦是點了點頭,不愧是蒼山鎮走出來的大家子弟。

「你不認識我?」

郭浩卻是沒有回禮,也沒有其他反應,只是看著他們四人,猶如看死人一般,在他的眼裡,這些人確實已經是死人了。

「認識你?」

鍾潤眼中充滿疑惑,他的確感覺郭浩很是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來,如今郭浩提起,他也算是確定,這個人他肯定認識的。

「認識不認識的,無所謂了,反正今天,你們都得死。」

郭浩卻是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對這些人,他早就抱著必殺的心態,又豈會在意他們的反應。

「你是,你是郭浩?」

就在這個時候,鍾克嘴角微顫的試探問道。

「你說什麼?他是郭浩?」

鍾潤身形一震,眼中有些恐懼的看向鍾克,其餘幾人亦是面色大駭,郭浩,這個名字在蒼山鎮,將所有的年輕一代的強者壓得喘不過氣來,若是他全盛之時,別說他們幾人,就是再來十人,百人,也不是他的對手啊,再次仔細看了看,鍾潤終於是確定了郭浩的身份,難怪會讓他感到如此熟悉呢。

「哈哈哈,原來是你啊?沒有想到,在這窮鄉僻壤之地,竟然能夠遇到我蒼山鎮第一天才,郭浩,哈哈哈,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埃」

確定郭浩身份之後,鍾潤卻是猛然大笑起來,原本的恐懼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囂張,盯著郭浩大聲的說道,尤其是「第一天才」那幾個字,更是語氣極重。

「原來是郭大公子,在下伏威,早就仰慕大公子,聽聞公子乃是蒼山鎮年青一代第一人,不知可否賜教啊,哈哈哈哈1

一旁的一個奴僕大笑著說道,眼中譏諷毫不掩飾。

「是啊,在下伏錄,早就聽聞,郭大公子神功蓋世,只在我家鐘鳴大公子手上吃過敗仗,今日遇見,還請大公子多多指教埃」

另一人亦是滿臉譏諷道,甚至於連自己的兵器,一把大刀都拿了出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旁邊的鐘克卻是面色凝重的看著郭浩,全身緊繃,他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所以才會被安排在鍾潤身邊,半年前,郭浩這個蒼山鎮第一天才被鐘鳴擊破罩門,功力盡廢,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如今,郭浩的修為竟然又達到了練皮骨的境界,這若是說出去,絕對沒有人相信的,但是這種事情,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而且這個人如今就好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沒想到,郭公子竟然已經恢復到了練皮骨的境界,在下很好奇,公子的罩門已破,丹田被毀,是如何這麼快就恢復修為的?」

鍾克面色謹慎的站在了鍾潤的左前方,防備的看著郭浩,雖然郭浩如今不過初入練皮骨的境界,而他和鍾潤都已經達到了練皮骨境界的巔峰之境,但是面對這個曾經的第一天才,他可不敢掉以輕心,這句話既是試探,也是在提醒鍾潤。

「什麼?竟然恢復到了練皮骨的境界?」

這個時候,鍾潤才算是反應過來,仔細的看了看郭浩,面色吃驚,要說半年前的一戰,身為鍾家嫡系子弟,他自然是比鍾克了解的要清楚得多,丹田被廢,又被趕出家族,之後又有人暗中出手追殺,在他看來,郭浩能夠活著就已經很不錯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還恢復了修為,究竟是怎樣的奇遇,才能夠做到這一點,鍾潤眼眸發亮,貪婪地看了一眼郭浩。

而另兩人則是面色一變,方才他們還說要和郭浩切磋切磋,只是為了擠兌這個曾經的天才,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快感罷了,此時郭浩的修為竟然恢復到了練皮骨境界,這讓他們心中恐懼,幸好沒有衝動,一上來就出手,否則的話,兩人絕對撐不過一個照面,就會被郭浩直接滅殺。

「哼,恢復了又如何,郭浩,交出你得到的奇遇,本公子可以饒你一命,否則的話,今日,定讓你再廢一次。」

雖然吃驚,不過鍾潤卻也不是只知享樂的紈子弟,他很明白,能夠讓人在半年內恢復丹田,修為大進的機緣意味著什麼,絕對可以讓他在家族之中地位大增,甚至於可以與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哥一爭長短。

「鍾潤?你是鍾家家主最小的兒子?看來倒是野心不小,不過,跟你的大哥相比,差太遠了,不懂情勢,行事魯莽,若非有鍾家護著,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聞聽此言,鍾潤臉色變冷,殺意再不掩飾,他最忌諱的,就是有人拿他和鐘鳴相比,更忌諱有人說他不如鐘鳴,為此他曾經生生將幾個家族的庶齣子弟折磨致死,若非他父親是家主,他的爺爺又是家族第一高手,此時他的下場絕對好不到哪去。

想到此處,鍾潤的臉色陰沉,看著郭浩說道:「給我殺了他1

就在鍾潤話音剛落的瞬間,鍾克和另外兩名融合境界的高手瞬間衝出,數十丈距離,不過是呼吸之間便被跨越,鍾克手中一根長尺向著郭浩的胸口膻中穴戳去。

另外兩名高手雖然略微猶豫,但是卻也是全力出手,一左一右,一名使刀,直接劈向了郭浩的左肋,另一人使的竟然是一雙奇門兵刃,雙鉤,從一個極為刁鑽的角度,轟然擊向郭浩的右肋和脖頸。

郭浩既然已經暴露身份,不再準備隱藏下去,那自然不會有什麼退縮,對於兩側的攻擊,郭浩毫不在意,因為達到了練體境界的他,嚴格來說,已經進入開始脫離**凡胎的階段了,兩名融合境界的高手,看似極快,攻勢嚴密,但是在他的眼裡,卻是處處破綻,輕易便可將其破去,斬殺兩人,真正對他有威脅的,是鍾克的那柄尺子,那是一件幾乎要蛻變成法寶的神兵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