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十六章 重回蒼山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重回蒼山鎮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離開瀑布,郭浩緩緩的走出山谷,左手摸著右手上的一枚戒指,那是一枚空間戒指,對於郭浩來說,可以說是極為珍貴,要知道,即便在蒼山鎮,三大家族的老祖所用的也不過是最低級的儲物袋罷了,儲藏空間也不過是十來個立方,而他手上的這枚戒指,則有著方圓近十里的儲藏空間,足夠他放很多的東西了。

而且,這枚戒指還是一件防禦性的天品寶器,就讓它顯得更為珍貴了,三大家族最強大的寶器也不過是黃品寶器罷了,威力與這枚戒指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可比性。

不過,很顯然,郭浩並沒有覺得有多麼的高興,他的臉色有些無奈,還有些不解。

「就沒見過這麼吝嗇的師尊,竟然只給了這麼點寶物,還說足夠我修鍊到五氣境巔峰,哎,遇人不淑啊1

想起來當時師尊把戒指交給他的時候,他的那副高興的樣子,還有師尊那意味深長的笑意,當然,這是他感覺到的,他並沒有見過那道背影的主人的容貌,但這卻不妨礙他把這位不負責任的師尊列入黑名單。

一柄天品凡兵長劍,一件黃品寶器鎧甲,一本沒有品階,可以修鍊到五氣境巔峰的功法,一門煉體術,一部劍法殘篇,外加一本陣道基礎,額,還有一個空間戒指和一座仙府,這就是郭浩所得到的所有的寶物了,與他原本所期待的神器,天級功法相比,這些東西實在有些寒酸,不過,不管怎麼樣,都是師尊所贈,他也相信,他這位師尊絕對不是尋常人,那他給的東西看起來平凡,但是其中肯定是有著什麼奧秘的。

當然,他並不知道能夠盛裝活物的仙府有多麼的珍貴,自然也不知道,他的師尊給予他的東西到底對他意味著什麼。

「真正的強者是靠著自己殺出來的,說得好聽,殺出來的!不就是不想把寶貝交給我嗎1

郭浩苦笑一聲,恨恨的自語著,不過眼底的那一股子戰意卻是無法掩飾,顯然,他也同意這位甩手師尊的話。

「哈哈哈哈,看來你已經成功了1

谷口,白猿遠遠地看到郭浩從裡面走出來,面色大喜,一個跳躍就到了郭浩面前,大爪子正要拍拍郭浩的肩膀,驀然意識到他那隻爪子可是比郭浩的頭顱還要大,這麼拍下去,只怕直接要將郭浩的腦袋拍進肚子里去,遂不好意思的收了回去。

「猿伯伯,你怎麼知道我成功了?」

郭浩面色有些疑惑,白猿並沒有進入仙府,怎麼可能知道他成功了呢?

「能活著回來,自然就成功了1

白猿似乎又有些尷尬,訥訥的說道。

「你?你們?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一樣的不靠譜,我服了1

郭浩初時還有些疑惑,但是隨即便是明白了什麼一樣,額頭上出了一頭的冷汗,盯著白猿,恨恨的說道,卻又有些無奈,他可不是白猿的對手。

「唉,我也是沒有辦法,主人的傳承必須要有人繼承,這麼多年,我也找了不少人,卻無一人可以成功,直到我遇到你,你的眼中充滿了對力量的渴望,你的心中那股子要變強的意志堅定

無比,這是我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所以,我選擇讓你接受考驗,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你自己,你不是曾經說過嗎?若是不能夠走到武道巔峰,那便就此逝去,不是嗎?」

眼見郭浩還是著個臉,白猿長嘆一聲,開口說道。

「我明白,我也不是怪你,只不過你事先沒有告訴我,我有些不舒服罷了。」

這一次反而是郭浩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確說過這些話,這也的確是他心中所想,他所背負的東西太多,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那這一切對他來說,確實不如死去。

「好了,如今主人的傳承你已經得到,我這具分身的任務也完成了,是該回去了。」

白猿的眼中露出了一絲不舍。

「你要離開?」

郭浩的面色也是如此,這些日子相處,要說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何況白猿給了他不少的幫助。

「嗯,我來這裡的使命,就是為主人尋找傳承弟子,如今你已經得到了主人的傳承,那我也就沒有繼續留下來的必要了,郭浩,你是一個天才,但是你要記住一句話,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跟廢物沒有區別,修鍊界弱肉強食,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我不會大意的。」

「你這孩子,心志堅韌,遠超普通人,我相信你懂得取捨,另外,主人留給你的東西可沒有那麼簡單,好好參悟,等到你的修為到了,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說完之後,白猿不待郭浩多言,他的身影慢慢虛化,最終消失。

「我一定回去找你的。」

郭浩的眼神堅定,抬步向著臨江鎮的方向繼續行去。

臨江鎮依然是那麼的平靜,小鎮上面沒有多少人家,但是郭浩每次來到這裡,都感覺到心中一片寧靜,連那深埋心中的仇恨都淡化了許多,他很喜歡這種感覺,仇恨,從來都沒有讓他快樂過,帶給他的只有痛苦,但是他卻必須堅持下去,因為那些人不允許他活著,他不是一個老好人,既然那些人想要他死,那還是他們死了比較好。

「哈哈哈,你小子,這幾日去哪裡了啊?要不是知道你武功高強,我都還以為你被野獸襲擊了呢1

就在這時,一個粗獷的聲音從小鎮中傳來,緊接著就見到兩道身影飛速的出現在大街上,向著他的方向飛奔而來,郭浩循聲望去,不由得驚訝萬分,這兩人正是鎮長和王大叔,兩人的修為竟然都達到了遊離境界,而且修為穩固,沒有半點虛浮的跡象,要知道他把那些功法交給他們不過才半個月而已,他們僅僅用了半個月時間,就修鍊到了這樣的境界,著實不可思議。

「鎮長爺爺,王大叔,其他人都沒事了吧,有沒有人再來找麻煩?」

郭浩在山谷呆了不少時間,對於鎮上的事情已經許久沒有過問了,鎮上的鎮民們極為善良,郭浩自然不希望他們在受到欺負。

「放心吧,如今我們鎮子的人每一個都開始習武了,我和鎮長大人以前就有些底子,只是因為沒有好的功法,所以實力一直停滯不前,這一次你帶來的功法可以說是正好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讓我們的實

力突飛猛進,這一次就算是那二當家的那樣的高手到來,也奈何不了我們了。」

王大叔滿臉笑容,看著郭浩的眼神充滿了讚賞和感激,這麼多年一直被那幫土匪欺壓,抬不起頭來,沒有想到,卻被一個無意間救下的孩子改變了命運,讓他們可以不再擔心土匪的襲擾,這讓他心中對郭浩的感激更加重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1

郭浩微微一笑,舒了一口氣似的。

「你要離開了?」

鎮長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卻是活了不少年歲了,這麼多年周旋於那些強人土匪之間,保護鎮子,這看人的本領自然是練得爐火純青,一眼就看出了郭浩眼神中的不舍。

「我早知道,這麼一個小鎮子是容不下你的,也好,去外面闖闖,你的天地應該更加廣闊一些的。」

王大叔情緒亦是有些低落,畢竟,相處了快一年了,郭浩雖然性格冷淡了一些,但是為人卻是極為真誠,勤快的,讓小鎮上的人們都是極為喜歡。

「什麼時候離開?」

不過王大叔也是一個豪爽之人,不過片刻便是拋去了那種離愁別緒,恢復了原來的粗獷豪放。

「再過幾天吧,我打算進山歷練一番,然後直接離開,就不回來了。」

接下來的幾天,郭浩徹底的忙碌了起來,他要在臨走之前好好地幫助小鎮做些事情,把自己的武道理解完完全全的傳授給了鎮長和王大叔他們,畢竟他年齡雖小,但是也曾經是易筋換血之境的高手,要傳授幾個凡人強者自然是沒有什麼難度的。

這讓幾人的修為大增,鎮長甚至都觸摸到了融合境界的邊緣,只是他年紀太大,氣血枯敗,今生只怕最多也只能達到練體境界了,至於那幾個孩子,卻是讓郭浩極是驚訝,不過區區幾天,竟然就都進階到了遊離境界。

「打算離開了?」

破廟之中,周大叔和郭浩相對而坐,微微笑著說道。

「嗯,周大叔,要不你跟我一起離開吧,外面的世界可是很精彩的。」

郭浩眼中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壓抑,終於要離開了,要回到那個曾經讓他榮耀無限,卻又給了他最大的恥辱的地方。

對於周大叔,他心中是很感激的,當年他重傷來到小鎮,是周大叔日日照料他,才讓他活了下來。

周大叔很神秘,據小鎮上的人說,他是在二十年前來的此地,二十年來一直靠著乞討為生,可是這麼多年,他的容貌卻絲毫沒有變化,甚至於連病都沒有生過一次,所以,對於這個中年乞丐,小鎮子的人都是很尊敬的,這些說法郭浩將信將疑,他看不出周大叔是練過武功的人,當然,也許是周大叔本身就不是修鍊者,亦或者,他的修為遠遠超過郭浩,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周大叔對他好,是真心的關心他。

「哈哈哈,浩兒,世間諸事,諸多煩擾,你周大叔可是個喜靜之人,何必去攙和那些事情,再說,世人皆有緣法,你的緣已經開始,大叔的緣卻還在此地,大叔還不到離去的時候埃」

周大叔卻是哈哈笑著,意味深長的看著郭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