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十七章 隕落的天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隕落的天才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第十七章隕落的天才

三年多之後,蒼山鎮外,一個滿身血污,頭髮散亂,眼神清澈的少年出現在鎮口的大路上,一步一步向著鎮子裡面走去,他的身上沒有什麼氣勢,但是倘若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他的每一步落下都是那麼的協調,全身的每一塊肌肉,每一塊骨骼似乎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讓他的動作如行雲流水,極是飄逸。

「聽說了嗎?今年蒼山鎮大比要有開始了,不知道那郭家還能不能撐得下去。」

就在這時,大路之上,兩個身著勁裝的武者在郭浩的不遠處,,左邊偏瘦的一人一邊走著一邊說道,引起了郭浩的注意,他這才想起來,如今,再過三個月就要到了三家大比的日子了,四年前,的這個時候,他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讓他終生難忘。

「幾年前因為那位的落敗,整個郭家都已經沒有人再能夠抗衡鍾家了,上一次郭家失去了一半的勢力範圍,這一次大比,想必那鍾家是不會放棄機會,將郭家徹底擊垮的。」

左邊一人稍稍頓了頓,繼續說著,面色上還帶著幸災樂禍的神情。

「那也未必啊,你別忘了,這鎮子上可不只是只有郭家和鍾家啊,還有一個楊家呢,三大家族三足鼎立,這數百年來一直是明爭暗鬥,可是卻從來都沒有哪一家能夠真正地壓倒另一家,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三家相互制衡?再說了,郭家當年可是最先在蒼山鎮立足的家族,他們豈會沒有一些底蘊,鍾家想要吃掉它,只怕還得崩下幾顆門牙來。」

右邊一人搖了搖頭,認真的說道,神色之間倒是沒有露出什麼來:「他們不敢跟郭家硬來的,否則的話,就只能便宜了楊家,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鍾家家主可是個老狐狸,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蠢事。」

「也對,這些老傢伙,個個都是成了精的,不會做這種蠢事,不過,這郭家也必然討不了好去,鍾家和郭家之間的恩怨太深,幾乎到了不死不休的境地,鍾家肯定會慢慢蠶食郭家,強大自身,這樣的話,即便楊家想要有所行動,只怕也是沒有什麼理由,更沒有足夠的實力出手了。」

左邊一人似乎有所了解了一般,點頭說道。

而一旁的郭浩此時卻是攥緊了拳頭,他沒有想到,自己一年前的失敗,竟然會給郭家帶來這麼大的損失,讓郭家陷入這種險境,對於郭家中的某些人,郭浩是沒有半分好感的,甚至於其中一部分都已經被列為了必殺之人,只要他證實了一些事情,他就打算立刻動手的。

可是,無論如何,郭家,始終是將他養大,給了他快樂的十餘年的生活的地方,他的父親早逝,還有一些人,更是給了他父愛般的關懷,他不是無情之人,豈能看著他們死在鍾家的手中。

「既然這樣,那就由我來奪回那些從我的手上失去的東西吧,自此以後,我與郭家,再無干係。」

郭浩眼中露出一絲精芒,不過卻被他極好的掩飾了過去,心中厲聲說道:「鍾

家,哼,鐘鳴,就讓我看看,這近五年不見,你到底還有什麼底牌。」

看了一眼那兩人,尤其是剛才幸災樂禍的那人,郭浩快步向前走去,很快沒入人群之中,走進了蒼山鎮的街道上。

「咦?」

那右邊的中年人向周圍看了看,面色有些疑惑。

「怎麼了?老大?」

左邊偏瘦的人問道。

「沒什麼?剛才突然感覺到脊背發寒,好像是被什麼存在盯上了一般,沒事,也許是我的幻覺吧,這小小的蒼山鎮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存在。」

中年人笑了笑,故作輕鬆地說道,但是其眼中的疑惑和凝重,卻是表明了他的心裡並不是如他表面上的那般平靜。

一座寬廣的宅院之中,大門之上,鍾府二字龍飛鳳舞,鏗鏘有力,中堂大廳之中,主座上一個面色威嚴的中年人正襟危坐,堂下左側有一個青衫書生打扮的文士,右側則是一個十**歲,劍眉星目的少年人。

「鳴兒,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五年一次的家族大比就要開始了,郭家那個天才已經隕落,如今你的敵人就只有楊家楊晨新了,萬萬不可大意了,明白嗎?」

中年人正是鍾家家主,鐘鳴的父親,鍾宏逸,修為達到了氣沖牛斗後期境界,只差一步便可以達到巔峰之境,衝擊三花之境。

「大哥,放心吧,沒有了那郭浩,區區楊家楊晨新,豈是鳴兒的對手,這一次,我鍾家註定要稱霸蒼山鎮,其實,若不是上次大比那郭浩拚命,重創了鳴兒,我們上一次就已經拿下大比第一,早就可以稱霸了,該死的郭浩,死得好。」

沒等鐘鳴說話,那中年文士打扮的鐘家老二鍾宏天便笑著說道,聲音傲然,不過隨後提起郭浩的時候,卻是右邊的面色陰沉,聲音陰厲,將他原本的溫文儒雅的形象破壞殆荊

「父親,二叔,放心吧,如今蒼山鎮年青一代,無人是我的對手,」鐘鳴自信無比,下巴微抬的說道,「只可惜,不能跟他公平一戰。」

看著神色有些暗淡的鐘鳴,鍾宏逸和鍾宏天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擔憂,顯然,鐘鳴心中有結,兩人擔心會影響到他日後的修鍊。

「鳴兒,你要記住,這世上本就是強者為尊,成者王侯敗者賊,那郭浩已經隕落,隕落的天才和廢物沒有區別,而你,卻有著大好前程,這蒼山鎮遠遠無法讓你發揮自己的才能,你的未來將會無比廣闊,甚至蒼山城,麓山郡府對你而言,都太小了,萬萬不可為了一個已經隕落的人,而影響到自己,明白嗎?」

面色微沉,鍾宏逸一眨不眨的看著鐘鳴沉聲說道。

「父親,放心吧,孩兒也不過是有些感慨罷了,郭浩已經成為了過去,即便是他活著的時候,都無法真正的讓我止步,何況是已經死了,孩兒不會讓父親你們失望的。」

鐘鳴自也不是蠢人,其中的道理他豈會不明白。

同樣的一幕也發生在楊家,不過,相對來說,楊家的氣氛

卻是有些詭異了。

「新兒,如何,這一次可有把握?」

楊家後院一座涼亭之中,家主楊昊穹和其長子楊晨新相對而坐,楊昊穹面色平靜的問道。

「嗯,封印之後,稍遜鐘鳴一籌,可以保持不敗。」

楊晨新眉目清秀,面容俊朗,略微沉思之後說道。

「那就好,我們楊家在這蒼山鎮只是為了暫避一時,沒有必要跟他們爭來爭去,區區鍾家,郭家,也沒有資格與我們相爭,新兒,你要記住,我們的使命1

楊昊穹點了點頭,面色變得嚴肅起來,尤其是說道那所謂的使命的時候,他的身上甚至有一股極為強大的波動微微散出,讓周圍的空間都受到了影響,極是恐怖,這絕對不是區區煉體境界的武者所能夠做得到的。

「父親放心,孩兒謹記父親教誨1

楊昊穹身上的波動似乎對楊晨新沒有半點影響一般,他只是微微欠身,恭敬的說道。

而郭家,議事大堂之中,此時卻顯得極為沉悶,主位之上,郭家家主郭成天面色憂慮的看了一眼下手的三大長老,隨後有掃視了一眼廳中默默站立的三名中年男子,沉聲說道:「說吧,如今的情勢你們也都明白,我郭家該如何渡過此次危難,你們都說說?」

「唉,要是浩兒還在……」

站在最右邊的一個白衣男子,正是郭家老三,郭成義,面色和善,微微嘆氣說道,只是他還沒有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他在又能怎樣?一個廢人而已,徒然讓我郭家受辱。」

最左側的中年人,郭家老四郭成雲,一身黑衣,面色有些陰鷙,沉聲說道。

「老四你?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二哥的兒子,你怎能?」

郭成義面色慍怒,看向一旁的郭成雲怒喝道。

「是養子,我可從來都沒有承認過他是我郭家的人。」

郭成雲毫不理會他的話,斜斜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不過眼神卻是有些閃躲,似乎是極為懼怕郭成義一般。

「好了,你們都給我閉嘴,郭浩的事,以後不準再提了,老五,我讓你查的事情怎樣了?」

郭成天面色有些難看,大聲喝止正要爭吵的兩人,隨後看向中間那人,郭家智囊,老五郭成林問道。

「大哥……」

郭成林卻是一直都是面色擔憂,連剛才兩人的爭吵都沒有絲毫反應,此時聽到郭成天的聲音,才是欲言又止。

「說吧,如今我郭家的情況已經夠糟了,難道還會害怕什麼?」

郭成天似乎是早有預料一般,微微閉目說道。

「鍾家背後,是蒼山城的人。」

郭成林一句話,就讓整個大廳寂靜了下來,郭成義和郭成雲兩人面色大驚,看向郭成林,連三位長老也都猛然間睜開原本閉著的雙眼,看向他,唯有郭成天,似乎是卸去了全身的力氣一般,眼中擔憂更甚,抬眼看了看一個方向,隨便便又充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