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十八章 禁地之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禁地之中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夜幕降臨,喧鬧的蒼山鎮陷入靜寂之中,街道上往來的人也比平時少了許多,或許也是感覺到了這鎮子之中的緊張局勢,三大家族之間爭鬥多年,而今,這一次大比很有可能就決定了三族之一的郭家的命運。

郭家,蒼山鎮最為古老的家族,即便是另外兩大家族鍾家和楊家,也都不知道郭家在這個小鎮子之中經營了多少年,因為在所有人的記憶之中,自從蒼山鎮出現,或者說,自從小蒼山山脈出現以來,郭家便一直紮根於此。

蒼山鎮地處小蒼山山脈外圍,乃是進入小蒼山山脈的交通要道,幾乎可以說是必經之路,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相對於蒼山城的強大家族來說,郭家根本微不足道,揮揮手便可毀滅,但是奇怪的是,整個麓山郡府,甚至於整個秦國,卻從來都沒有哪一個外來勢力明目張的出手染指蒼山鎮,而郭家,這個家族最強者也不過是氣沖牛斗巔峰境界的小家族,竟是在此經營了如此長的時間,無論蒼山鎮如何變化,其地位始終是雷打不動,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只是不知道這個奇還能不能延續下去。

久居蒼山鎮的人都知道,郭家之所以強大,長存不滅,不是因為這個家族有多麼強大,而是因為郭家深處的那一座小小的廟宇,那裡是郭家禁地,平日間無論是誰進入都必死無疑,唯有郭家面臨生死危難之時,那廟宇便會成為郭家族人的避難所。

多年以來,不止一個想要覆滅郭家的勢力因為強攻廟宇,而導致損失慘重,被他人漁翁得利,反倒是最終覆滅,這也是鍾家明明已經佔據絕對優勢,卻依然不敢直接對郭家採取行動的原因。

沒有人知道廟宇之中藏著什麼,唯有郭家歷任家主隱隱約約從歷代傳下來的一些典籍之中猜測到,那裡面可能沉睡著一位至強者,這位強者或許是郭家的某一位先祖,也或許是與郭家有些淵源,所以每到危難之時便給予郭家庇護。

一道黑影巧妙的躲開了郭家的所有明哨暗哨,迅速的向著那間小小的廟宇靠近,沿路所過,竟是好像對郭家的一草一木都極為熟悉,連一些極為隱秘的小道都極為了解一般。

沒有驚動任何人,那黑影便來到了郭家最深處的殿宇附近,這裡並沒有人看守,開玩笑,誰不要命有膽量進入這個地方啊,要知道在平時,即便是郭家人,膽敢靠近廟宇,都會受到一股詭異的力量影響,輕則受創,重則喪命,郭家也不止有一兩人因此而遭難的,因此郭家早早的就砌了一個小院,將廟宇圍了起來,以防家族之人誤闖禁區,至於其他人,那就更加不行了。

趴在院牆上,遠遠的看著那恐怖,如洪荒猛獸一般匍匐在小院之中的廟宇,黑影拿下頭上的斗篷帽子,劍眉微皺,正是郭浩,也只有他才能夠對郭家的一切了如指掌。

整個郭家,無論是各個院落,還是郭家重地藏經閣,沒有一個地方他沒有去過的,

唯有這裡,從小到大,家族長輩就一直告誡,絕對不允許靠近一步,他相信長輩們不會騙他,但是,在心裡,他無時無刻不想著要進去看看,因為,當年他的父親,便是不知道為了什麼進入禁地之中后,從裡面出來的時候,暴斃身亡。

所有人都以為是禁地的那種恐怖的力量滅殺了他的父親,郭家也是如此對外宣布的,但是郭浩卻是曾經無意間聽到過家主和老祖的談話,他的父親並不是死於禁地的詭異力量,而是被人擊殺。

至於他為什麼會進入禁地之中,而且不受禁地力量的影響,家主和老祖猜測,應該便是他的父親發現了禁地的一些秘密,而這,也便成為了那些常年暗中監視郭家的一些勢力對他出手的理由,想要從他的口中得到郭家禁地的秘密,因此導致了他的喪命。

郭浩對如今的郭家已經沒有了什麼感情,待到這一次的大比之後,他報了幾年前的舊仇,幫助郭家解決了這一次的危難之後,他與郭家也便沒有了任何關係,開始真正的追求至強武道之路。

但是,他的父親的這件事,他卻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下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無論是誰,他都要將其手刃,報仇雪恨,而今,能夠找到當年父親死因的唯一線索就在眼前,這也是他找到仇人的唯一方法,他必須進入這個恐怖的地方一探。

看著遠處那普普通通的廟宇,郭浩能夠感覺到,那裡存在著無窮的危險,讓他僅僅是看著,就感覺到脊背有些發涼,額頭都冒出了絲絲冷汗。

「再危險又如何,我一定要進去看看,一定要找到父親的死因,找到兇手。」

郭浩心中狂吼,壓抑著心底的恐懼,他就要翻身進入小院,向著殿宇走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兩道破空之音傳來,讓他猛地一驚,趕緊伏低身形,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兩道黑影踏空而來,全身黑衣罩體,看不出是男是女,兩人身形飄逸,猶若無物,那種恐怖的氣勢僅僅是無意間散逸出來,郭浩感覺都能夠重傷自己,強者,絕對的強者,絕對可以秒殺自己的強者,郭浩的身子伏得更低了,全身的氣息都收斂到了極致,他很慶幸,自己功力被廢,重修的功法乃是從仙府之中得到的那部《九霄凌雲》功法。

這門功法沒有品階,修鍊起來也沒有什麼難度,但是修鍊之後郭浩才發現,這部功法的威能並不強大,可是在隱匿氣息方面,卻是達到了極致,除非他完全釋放自己的實力,否則即便是他自己,若是不仔細感應的話,都根本無法感應到自己的修為,甚至於氣息,這門功法簡直就是扮豬吃老虎的必備神功,如今,這門功法卻又救了他一命。

「就是這裡嗎?」

左邊一人聲音嘶啞,不過郭浩還是聽出來,這人是有意改變了自己的聲音,其年齡應該是不算太大。

「嗯,就是這裡,郭家禁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方,聽說曾經有一位合道大

能暗中出手,結果便直接隕落在此。」

另一個聲音極為蒼老,但是卻是中氣十足,渾厚無比,表明其修為絕對極為強大。

「小小一個郭家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地方,連大能都奈何不了。」

「沒有人知道,也許這郭家曾經乃是一方霸主,只不過家族沒落,所以其家族強者才會帶領遺留族人來到這個小地方隱居,至於這廟宇,其中可能是沉睡著他們家族之中的至強者,當然,這也只是猜測而已,不過也就因為這個,這小小的郭家才能夠存在至今,因為這個傳說如果是真的話,至少在麓山郡,甚至整個秦國,沒有人能夠承受得了覆滅郭家的後果,即便是皇室也未必能。」

「走,下去看看。」

「大人,不可,這裡即便是郭家自己人都不能輕易接近,若是外人,一旦進入這小院範圍之中,幾乎是必死無疑,大人身份尊貴,不可以身犯險。」

那年輕人似乎對廟宇極感興趣,又極為自信,竟是想要進入廟宇之中,不過那老者顯然對這廟宇極為忌憚,極力的阻攔他進入此地。

不過,一座銅鐘猛然間出現在年輕人的頭頂,那年輕人卻是極為自負,又似乎對那銅鐘極為自信,根本不將這老者的勸誡放在心上:「不要忘記你的身份,而且有這件至寶護身,即便是大能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我,區區窮鄉僻壤的一小家族,能耐我何?」

「大人難道忘了嗎?傳言可是有大能曾經隕落於此,大人萬萬不可掉以輕心埃」

那老者卻是依然攔著年輕人,不讓其前進一步。

「陸鴻,你敢攔我?」

年輕人聲音震怒,雙眼迸出兩道神光,讓老者似乎極為痛苦,身形一顫,幾乎直接從空中掉落地上,似乎是對年輕人極為懼怕,老者也不敢再做阻攔,只是跟在年輕人身後,雙眼警惕的看著四周,全身氣勢隱而不發,隨時準備出手。

兩人落於院中,那小院卻是沒有半點異狀,那年輕人雖說極為自信狂傲,可是卻也不是一個莽撞之人,體內元力鼓盪,讓銅鐘隱隱顫鳴,道道光暈流轉,隨後便是帶著老者,一步一步走向廟宇,直走到廟宇門口,都沒有任何情況發生,這讓郭浩都是有些奇怪了,兩人的眼中也露出了疑惑。

「哼,傳言弄得那麼恐怖,如今看來,不過是以訛傳訛,這所謂的禁地,不過如此。」

年輕人不屑地說著,腳步卻是不停,帶著老者走進了漆黑的廟宇,身形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半個時辰了,郭浩一動不動的注視著那小廟,可是自從那兩人進入之後,便再也沒有了聲響,好像兩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他開始相信家族的傳說了,這裡果然是禁地。

郭浩眉頭皺起,不過卻是沒有任何動搖,再次等了半個時辰,眼見小廟依然毫無動靜,郭浩一個翻身進入小院,一步一步向著廟宇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