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二十章 楊家晨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楊家晨新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蒼山鎮大比,實際上也就是三大家族展示實力的舞台,讓所有人看到三大家族下一代領軍人物的實力,以此來彰顯武力,決定利益分配。

三大家族所有的二十五歲以下的年青一代都可以自行參加,直到哪一方再也沒有人能夠出戰為止,最終能夠站在擂台之上的一方則為勝方。

抽籤之後,鍾宏逸的面色有些陰沉,冷厲的看了一眼郭成天,不過,郭成天卻是依然沒有看他,只是面色淡然的看了看身後的幾個郭家少年,眉宇之間隱晦的憂慮之色難以化去。

「也好,就讓你們多蹦躂一會,明日定要你郭家付出代價。」

鍾宏逸心中冷哼,隨即又換上了一副笑臉,看向了那高坐主座上的青年,開始攀談起來。

「抽籤已畢,現在有請鍾家和楊家弟子,準備大比。」

老者面無表情,聲音洪亮,就要宣布大比開始,就在這時,楊家家主楊昊穹卻是站起身來朗聲說道:「鎮長大人,楊某請求,讓我兒楊晨新和鍾家鐘鳴一戰定勝負,還請鎮長大人允准。」

「哦,為何?」

鎮長眉頭微皺,搞不明白楊昊穹的意思,鍾宏逸和郭成天亦是有些疑惑的看向楊昊穹,要知道,自郭浩失蹤之後,鐘鳴已經成為了公認的蒼山鎮年青一代第一高手,楊昊穹竟是想要直接讓楊晨新和鐘鳴一戰,這不得不讓人懷疑,這位楊家家主,是不是想要攀附鍾家,誰都看得出來,如今的鐘家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只怕過不了多久,就會成為蒼山鎮真正的霸主,雖然未必能夠滅的了郭家,但是起碼郭家很難再有出頭之日了。

「哈哈哈,楊家主果然是識時務之人啊1

鍾宏逸哈哈大笑,大聲說道,還挑釁的看了一眼郭成天,似乎是在示威一般。

「呵呵呵,此次大比,我楊家無意爭奪什麼,只想保住現有的利益,所以也沒有必要再多起爭端,還請鎮長大人應允。」

楊昊穹沒有理會鍾宏逸,不過卻也沒有做什麼反駁,雖然有些高深莫測,但是很多人卻是都認為他這是默認了。

「鍾家主,你以為如何?」

鎮長轉首,看向鍾宏逸說道。

「鍾某沒有意見1

鍾宏逸自然不會反對這等天下掉餡餅的事,他還想要家族小輩留著力氣,明天好好地修理郭家呢。

「好吧,那鍾家和楊家之間就由鐘鳴和楊晨新一戰而定。」

當事人都沒有反對,鎮長自然也不會有異議,便是宣布兩人決戰,來決定兩大家族的排名。

擂台之上,兩個少年相對而立,一人劍眉星目,氣勢逼人,鋒芒畢露,正是鍾家鐘鳴,蒼山鎮第一天才,當然,每次說其他的時候,前面總還會加上一句「郭家郭浩之後」,這讓他很不爽,心底發誓,要讓所有人都無法忽視自己的存在,要將郭浩徹底踩在腳下,可惜,五年來郭浩音訊全無,也許他的這個願望,永遠都無法實現了。

另一人,氣勢沉穩,敦厚樸實

,鋒芒內斂,眉宇之間不見絲毫凌銳之氣,楊家楊晨新,這是一個謎一般的少年,幾次大比,他都是以微弱的劣勢輸給了鐘鳴,但是這十餘年來,楊家在蒼山鎮的利益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大的損失,不得不說,楊家,一直是一個讓人難以看透的家族。

「你父親倒是很識時務,你放心,我不會出手太重的,而且,你的實力不錯,以後可以成為我手下的一員幹將,與我一起干一番大事業。」

看了看屋棚之中,面色淡然的楊昊穹,鐘鳴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盯著楊晨新說道。

楊晨新眼中微微顯過一絲慍怒,身上的氣勢隱隱綻放,鐘鳴的話顯然已經將他楊家當成了自己家族的附屬勢力了,區區一個土鱉家族,即便是傍上了蒼山城的一些大一點的土鱉,以楊家的底蘊,要想滅了他們也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而今,這小小的土鱉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張牙舞爪,大放厥詞,若不是……哼……

而台下的郭浩在看到此時的楊晨新的瞬間,卻是猛然一驚,這楊晨新不簡單啊,看來這幾年他都是隱藏了實力,楊家,果然深藏不漏,難怪這麼多年,雖然一直在大比中處於劣勢,但是鍾郭兩家卻始終沒有對他出手。

將那一絲慍怒隱去,回頭看了一眼楊昊穹,楊晨新深吸一口氣,面色恢復平靜,深深的看了一眼鐘鳴,微微一笑說道:「鍾兄實力強大,若是真有那麼一天,還請鍾兄多多提拔了呢1

「放心,那楊兄可要小心了。」

鐘鳴笑笑,下巴微抬,似乎對楊晨新的表現極為滿意。

兩人都不再說話,身上的氣勢緩緩升起,死死的盯著對方。

驀然間,鐘鳴右手掌抬起,右腳微微后踏,整個人便如離弦之箭向楊晨新射去,身化光影,瞬間跨越數丈距離,出現在楊晨新面前三尺之地,一拳向著他胸口膻中穴搗去。

而楊晨新眼見鐘鳴來勢甚急,氣勢恢宏,便即身化一道清風,飄身後退,而後,在鐘鳴招式用老,欲要換招再擊之時,猛然間一個迴旋,竟是不知怎麼的繞到了鐘鳴身後,右手成爪,一招「蒼鷹擊兔」攻向鐘鳴後腦玉枕穴。

哪知鐘鳴卻好像已經預料到了他的招式一般,竟是猛地一個鯉魚擺尾,右腿上提,向著他的小腹一腳踹去。

楊晨新倒也反應迅速,就在鐘鳴的腳即將擊中他的小腹之時,就見他右膝提起,和鐘鳴的腳轟然相撞。

兩人借力分開,只感覺腳上麻木,膝蓋酸疼,心下暗暗吃驚對方的實力,相對來說,鐘鳴的震驚更為強烈一些,五年前,鐘鳴只用了數招便將楊晨新擊敗,那個時候,他的實力完全是壓倒性的,而今,這一次碰撞卻讓他知道眼前的楊晨新,進步極大,已經隱隱可以追上他的腳步了。

「楊兄果然不凡,接下來,鍾某可就要動真格的了,接招1

鐘鳴嘿嘿一笑,手上攻勢猛然間加重,鍾家絕學《破山拳》使出,威風凜凜,讓看台之下的人不時發出陣陣驚嘆只聲,連那鎮長老者

和鍾宏逸身旁的青年都微微側目。

而楊晨新則是雲淡風輕,穩紮穩打,一套楊家爪法《烈鷹爪》使出,有攻有守,打得風生水起,《烈鷹爪》本是極為剛猛的攻擊武技,一旦使出便如狂風暴雨,綿綿不絕,而今在楊晨新的手中,卻變化為了斜風細雨,厚重穩妥,步步為營,讓周圍觀戰眾人不由得極是驚異。

郭浩死死的盯著楊晨新的一招一式,腦海之中不斷地推演著這套武技,原本楊家在他的眼中就極為神秘,雖然數次與楊晨新交手,但是卻從來都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他也就不再多心了。

然而方才的那一瞬間,郭浩卻是感覺到,楊晨新的實力,絕對不下於他,而楊家,很顯然也絕對不是表面上的那麼弱,既然如此,被楊家視為家族絕不外傳,唯有嫡系子弟才可修習的《烈鷹爪》,又豈會簡簡單單隻是黃階下品的武技。

而台上,兩人的對決也到了白熱化的程度,鐘鳴的破山拳和楊晨新的烈鷹爪不斷碰撞,發出讓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空氣之中似乎也瀰漫著硝煙的味道,不斷的發出爆鳴之音,這是兩人強大的爪勁和拳勢碰撞使周圍的空氣受到擠壓而發出的聲音。

轟,轟,轟

接連三拳轟出,楊晨新被迫與鐘鳴硬碰硬的對了三拳,只覺得胸口憋悶,喉頭微甜,幾乎一口逆血吐出。

「哈哈哈,楊兄功力驚人,不過可惜遇到了我,結束吧1

鐘鳴大聲一笑,而後猛地一聲暴喝:「開山1

只見他的身上似乎有一座太古神山的虛影蕩漾而出,恐怖的威勢讓得鎮長老者和那倨傲的青年都猛然站起,不可置信的看著鐘鳴,郭楊兩位家主更是面色一變,極是慎重,而鍾宏逸則是面帶微笑,極是自豪。

「武技化形,雖然連虛影都算不上,但是起碼可以看出,這小子已經明悟了三花之境的門檻,以區區通脈洗髓之境就能夠做到這一步,不錯,只怕過不了幾年,這蒼山鎮就要出一位三花境的強者了。」

那倨傲青年聲音冷淡,但是卻略顯讚賞的說道。

那巨山虛影降臨,直接轟向楊晨新,尚未臨身,就給了他一種極為厚重,難以抵擋的感覺,好像自己就要被這巨山直接壓成肉糜一般。

「喝1

楊晨新摒除心中雜念,口中低喝,雙手同時出手,兩記烈鷹爪轟然而出,向著巨山抓去。

沒有出乎預料,楊晨新的攻擊極為犀利,但是與這武技化形門檻的破山拳幻化的技法相比,卻還是威能不足,直接便是被轟飛,跌落台下。

「我楊家,認輸了1

楊昊穹飛身而起,在楊晨新落地的瞬間將他接住,大聲說道,而後,頭也不回就抱著楊晨新離開了廣常

「鍾楊兩家大比,鍾家勝,明日,鍾郭對擂1

鎮長老者一個閃身便到了擂台之上,深深的看了一眼鐘鳴,而後朗聲宣佈道,鍾宏逸眉開眼笑,又一次看了一眼郭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