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二十一章 給你個機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給你個機會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鍾家沒有費多大力氣,便將楊家擊敗,當然,在很多人的眼中,楊家是有意攀附鍾家,楊晨新在那一戰之中,並沒有使出全力,只是想要走個過場罷了,唯有楊家人自己,他們才知道,他們是不屑於和鍾家爭奪這小小的蒼山鎮,當然,他們不知道,郭浩,也是看出了點什麼。

一夜之間,三大家族各有齟齬,自無需表述,到得第二日,整個廣場之上,又是人滿為患,各家入場,那三花境界的青年男子卻依然沒有離去,還是坐在昨日的那張椅子上,倨傲的看著擂台兩旁,鍾郭兩家的年輕人們。

「恩,人都齊了,今日,鍾家和郭家比試,若是郭家勝,則郭家為本次首名,掌握蒼山鎮五成利潤,若是鍾家勝,則明日郭家和楊家比試,以確定次名和第三名,你等可有異議?」

鎮長老者眼皮微塌,看了一眼三家家主,朗聲問道,三家家主自然不會有什麼異議,這都是多年來的規矩了,一直都沒有改變過。

「好,那現在就開始吧1

鎮長老者飛身而起,穩穩地落在了數十丈外的一個屋棚之中,而擂台則留給了即將對決的鐘家和郭家,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期待的光芒,鍾家和郭家,兩家同處蒼山鎮,這麼多年來一直是明爭暗鬥,幾乎是不死不休了,兩家之間的碰撞,定是精彩無比。

鎮長老者方一離開擂台,鐘鳴這邊便是直接一個縱身,躍了上去,先是向各大家族拱手行禮,而後輕蔑的看向了郭家一眾人:「可有人與我一戰?」

鐘鳴的聲音極是洪亮,讓整個廣場之上都回蕩著那一句話,郭家弟子們顯然沒有料到,鐘鳴竟然會就這麼直接出手了,隨即他們便是明白了什麼,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顯然,鐘鳴是要以一人之力獨挑郭家,在他的眼裡,郭家年青一代,已經不堪一擊了,這對郭家,對這些年輕人們,是一個極大的侮辱。

「欺人太甚,我郭元來戰你1

郭家弟子陣營中一聲炸雷響起,就見到一個身材魁梧,面容粗獷的男子,長著一臉的鬍鬚,眼睛圓睜,怒氣熾盛的一躍而上,便是一拳向著鐘鳴轟去。

郭家絕學《殺破狼》,剛猛無比,氣勢恢宏,絲毫不亞於鍾家絕學《破山拳》,而在郭元的手上,這套拳法更是被他練到了爐火純青之境,一拳擊出,直搗中宮。

郭家眾人眼見郭元出手,雖然限於境界,他還無法發揮出《殺破狼》的全部威能,但是在他的境界上,這《殺破狼》的威能竟也是被他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由得叫了一聲好字,遠處圍觀眾人亦是點頭稱讚。

「郭元?聽說你是郭家三大天才之三,僅次於郭浩和郭明兩人,不過,可惜,你,還不是我的對手,一招,敗你1

然而,面對郭元的如山拳勁,鐘鳴卻是面露輕蔑,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說道,這些話讓郭家眾人不由得臉色更為難看,而出手的郭元眼神更加冰冷,手上的拳勁又加了幾分,越發顯得威猛可怕。

鐘鳴似乎沒有看到他這一拳一般,反而是迎著他的拳頭猛地前他一步,而後一拳擊出,在他的身後,一個模糊的虛影閃現,強大的拳勢直接便是和郭元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鍾家絕技,《破山拳》的殺招,開天。

一道身影,口中狂噴著鮮血,直接便是被轟飛數十丈,正是郭元,此時他的手臂已經完全變形,軟

塌塌的,一看便知,他的手骨已經被轟碎了,連內腑都被重創,眼看著就是出氣多,入氣少了。

「元兒?」

郭成義一聲悲呼,快步走到郭元身邊,在他身上連拍數次,總算是讓他的氣息稍微平穩了一些,隨即面色震怒的看向鐘鳴,一旁的郭成天幾人,亦是出手,將本身真氣渡入郭元體內,幫他療傷。

然而,此時的鐘鳴根本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是將目光投向了郭家子弟所在的地方,郭成義雙拳緊握,但是看了看遠處閉目假寐的鎮長老者,以及鍾家屋棚之中的那青年人,然後又看了看郭家正在為郭元治傷的幾人,心下微微一嘆,低下頭去。

郭家人沒有說什麼,因為鍾家和郭家的恩怨太深了,以往大比,郭浩也從來都沒有給鍾家留過任何情面,雖然大比不準故意殺人,但是鍾家弟子,被郭浩廢掉的,也不只是一兩個,就連鐘鳴,若非是鍾家極力培養,還給他弄來了幾件不錯的護身寶物,只怕此時也已經是變成了廢人了。

然而,擂台下的郭浩此時卻是握緊了拳頭,他昔年性格孤僻,在郭家雖然受到重點培養,但是他的朋友卻是沒有幾個,郭元算是唯一一個能夠真正和他平等相交的郭家弟子,不過,此時卻還不是上台之時,他要給鐘鳴一個大大的驚喜,讓他爬得越高,摔得越痛,也要讓郭家那些勢力的傢伙明白,他郭浩,即便沒有家族,也一樣是人中之龍,這口氣他必須爭。

「郭明,怎麼,現在郭家也就剩下你了,不敢與我一戰嗎?」

鐘鳴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台下一個眉目俊秀的少年眉頭皺起,目中露出憤怒之色,但同時也有一絲恐懼在內,他知道,他不是鐘鳴的對手,而郭元的下場則讓他更是沒有勇氣上台。

「看來這郭明慫了,也難怪,鍾家這個小子卻是不好惹,而且兩家還有著世仇。」

「還郭家三大天才,我看也就只有兩大天才吧,五年前,據說那郭浩,即便是敗給了鐘鳴,被他廢了丹田,都沒有認輸,依然在台上跟鐘鳴死磕,結果被打了個半死,才由郭家的人給強行帶走的,跟郭浩和郭元一比,這郭明,簡直就是個慫包。」

「沒想到,郭家子弟,竟如此不堪?」

周圍的人群之中也有人開始議論起來,讓眾多郭家老少面色陰沉,更有憤怒和憋屈。

「若是浩師兄還在的話……」

就在這時,郭家弟子之中,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低聲嘀咕道,她的聲音雖小,但是身邊的郭家弟子卻也是聽得清清楚楚,都露出了一絲有些後悔的神色,郭浩跟他們的關係並不好,五年前郭浩被驅離家族的時候,他們中還有一些人極盡譏諷,如今才知道,前兩屆大比,郭浩連連奪冠,那是何等的艱難。

一旁的郭明本來聽到圍觀眾人的話,就是心中憋屈,此時又聽到這小女孩的嘀咕,心中一股無名火便是冒了上來,就待躍上擂台,拚死與鐘鳴一戰。

「明兒,不可,你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他起身正要躍上擂台的時候,一隻手掌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正是他的父親,郭家老四,郭成雲。

「可是,父親?」

郭明臉上滿是不忿和屈辱。

「你不是他的對手,即便上去了,也只是送死罷了。」

郭成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哼說道,郭明沉默了。

「怎麼,

不敢嗎?」

台上的鐘鳴面色淡然,眼中的輕蔑和鄙視卻是毫不掩飾,郭明再次坐了下來,周圍的郭家弟子有的看向他的目光有些無奈,也有的是不滿和不屑,也有的是一種不明的意味,讓郭明心中極為不舒服。

「哈哈哈,看來郭家,從此之後,再無郭浩啊1

鐘鳴哈哈大笑,看向郭家的眼神更加的鄙視和不屑,嘆口氣,故作惋惜的說道:「只可惜啊,郭浩,這麼一個好對手,竟然是這麼快就敗了,如今卻是再也沒有機會與他一戰了,還真懷念以前與他交手的時候埃」

「說的是,那郭浩天資過人又如何,修為強大又如何,還不是被我們家少爺打的打敗,連丹田都被廢去,變成了個廢人,如今的郭家,已經沒有人能夠抵擋得了少爺了1

「說的是,郭家已經沒落了,連個能拿出手的都沒有,少爺說得對,郭浩之後,無郭家1

鍾家看台上,不少鍾家弟子都是大聲嚷嚷著,嬉笑著看著郭家的方向。

台下眾人無不看向郭家,面色都是有些怪異,所有人都知道五年前郭家是如何對待郭浩的,這也是郭家這些年有些不得人心的原因,郭浩,為郭家立下了汗馬功勞,最終卻被掃地出門,怎能不讓人寒心,很多人都不明白,郭家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明顯的就是在自掘墳墓埃

「是啊,郭浩一人數年來為郭家爭得了多少利益,結果呢,一朝戰敗,竟然就被掃地出門,如今還不知死活,這郭家,總算是嘗到了苦頭了,活該1

「恩將仇報,忘恩負義,郭家現在,已經真的沒落了,沒有了郭浩沒有關係,可是他們失去了武者的銳氣,卻是致命的,家族之人只看著那點利益,一點親情都不顧,難怪會有如今的下常」

人群之中,不少低聲的議論傳出,讓郭家的人都是面色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也有人目光陰毒,極為憤怒。

「怎麼?不敢嗎?你們郭家可曾經是蒼山鎮的霸主啊,就連鎮長大人都要給你們一份薄面,現在竟然沒有人敢與我一戰,郭家,身為武者的氣節何在?作為武者,就要勇往直前,你們竟然連武者的氣節都丟了,竟然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真是讓我失望……」

鐘鳴滿臉失望的說著。

「既然你這麼渴望,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吧1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洪亮的聲音傳出,將廣場上的騷亂的聲音全部壓下,讓眾人無不感到驚異,而鐘鳴,以及楊家,鍾家和郭家眾人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卻是各自露出了極為精彩的表情。

在鐘鳴驚愕的眼神中,在郭家眾人驚喜而又有些驚疑的眼神中,一個少年,十七八歲的年紀,緩步從人群中走出,面色微白,滿頭的長發呈灰白之色,胡亂的披散下來。

「郭浩?怎麼可能?」

三道聲音傳出,讓所有人不由得一驚,這是鍾宏逸和鐘鳴的聲音,還有另一個,竟是郭家老四,郭成雲,這讓郭浩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一般,郭浩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鐘鳴,你不是要與我一戰嗎?我郭浩來了,你,可敢?」

郭浩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此時不是追究其他的時候,郭浩自然知道輕重緩急,看向已經驚呆了的鐘家眾人,看向太上的鐘鳴,朗聲說道:「我郭浩,回來了,你,可敢與我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