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二十二章 一招敗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一招敗你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高台之上,郭浩挺身而立,看著面前滿是不可思議的鐘鳴,這一刻,他的心竟是變得極是寧靜,原本所想象的心潮澎湃並沒有出現,他只是靜靜地凝視著這個從小就是他的宿敵的傢伙。

靜靜的,看著,台下依然是一片嘩然,所有人都認識郭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丹田已經廢了,而如今,方才的那一躍卻讓人知道,他的武功還在,只是想要窺探他的境界的時候,卻總感覺如霧裡看花,一片朦朧。

和其他很多人一樣,原本面無表情的楊昊穹露出了一絲吃驚,兼且有些玩味,幸災樂禍的表情,在蒼山鎮呆久了的人都知道,郭浩,這個蒼山鎮第一天才,雖然從來不主動招惹別人,但一旦有人惹了他,這傢伙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而且各種詭計手段,都不會有絲毫顧忌,所以他還有一個外號「瘋子」。

相對來說,鍾家人一開始則是慌亂,不過隨即便是想到,郭浩丹田已廢,即便修復好了,僅僅這幾年的時間,他的修為又能夠恢復到什麼程度,此時的他絕對不是鐘鳴的對手。

至於郭家,只有少數幾人面色欣喜,更多的則是神色複雜,那位郭家四爺則是難以置信,眼中還有著一絲怨毒和恨意。

「他就是郭浩?」

屋棚之中,那青年眉頭微皺的看著淡然面對鐘鳴的郭浩,聲音有些陰冷的問鍾宏逸道。

「是,他就是郭浩,五年前敗在鳴兒手下,被廢了丹田,如今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些實力,不過,也就是這樣了,耽誤了那麼長時間,他已經遠遠被鳴兒甩在了身後,大不了再廢他一次就是了。」

鍾宏逸略帶微笑地說道,郭浩的功法特殊,平日里即便是三花境也是看不出他的修為的,但是剛才的那一躍,卻還是有些氣息泄露,這可以瞞過大部分人,但是對這些各家族族長來說,那一瞬間卻是足以讓他們感應到他的大致境界。

「那可不一定1

那青年卻是高深莫測的笑了笑,讓鍾宏逸眉頭皺起,他清楚青年的性格,是不會輕易地妄下定論的。

「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1

短暫的驚愕之後,鐘鳴微微一嘆,似乎極為惋惜一般。

「你很失望?」

郭浩面色微微一沉,隨即又變得淡然。

「不是,是惋惜,你不該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五年前,我能夠擊敗你,今日,你只會敗得更慘。」

鐘鳴眼中厲芒閃爍,盯著郭浩,居高臨下。

「嗤,擊敗我?你真的擊敗我了嗎?」

郭浩一聲嗤笑說道。

「不管怎樣,你敗了,而現在,你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是卻瞞不過我的眼睛,你的修為不過是易筋換血罷了,而我,一年前就已經進階到了通脈洗髓之境,你,怎麼跟我比?」

鐘鳴的嘴角露出一絲不屑,但是在他的眼中,卻充滿了凝重,作為郭浩曾經最強大的對手,他也是最了解郭浩的人之一,郭浩,從來不是一個吃虧的主,五年前,因為一些原因,他被打了

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如今呢,他對如今的郭浩根本看不透,除了那一雙讓他討厭的自信的眼神之外,好像他的一切都已經變了,變得讓人看不透了。

「五年前的事情如何,你比我清楚,無需多說,而今日,你會比五年前的我,更慘。」

「是嗎?那還得看你的本事,區區易筋換血,也敢大放厥詞?」

鐘鳴身上猛然間氣勢升起,大聲喝道,一時之間,整個廣場又一次混亂起來,因為鐘鳴說出了郭浩的修為。

「果然不愧是蒼山鎮第一天才,竟然這麼快便恢復了修為。」

「恢復了又怎樣?鐘鳴如今已經是通脈洗髓境界的強者了,易筋換血?你沒有看到,那郭元的修為嗎?那可是易筋換血巔峰境界,還不是被一招轟了個半死,這郭浩,天賦超凡,唯獨這性格,太心急了。」

「是啊,他要是忍上幾年,以他的天賦,必然可以趕上鐘鳴,甚至超越他,只可惜,這個時候出手,太衝動了。」

廣場上的紛擾影響不到郭浩,也影響不到那幾位家主,他們的眼光可不是普通人可比,就連鍾家家主此時也似乎看出了什麼,面色有些凝重,因為,知道此時,郭浩,依然沒有任何慌亂,或是慎重的神色,他們可是知道,這個小瘋子絕對不是那種狂妄自大的人。

「沒想到,過了五年時間,你竟然還是如此幼稚,可惜,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不過是蚍蜉撼樹罷了,你,亂不了我的心。」

郭浩神色淡然,不為所動。

「你可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平靜1

鐘鳴卻是面帶微笑,眼中露出了一種危險的神芒。

「多說無益,戰吧,能接住我一招,今日,便饒你一命。」

郭浩眼中的淡然消失不見,一種強大的自信從眼中透出,雖然身上依然是波瀾不驚,但卻讓鐘鳴心中凜然。

而他的話,卻是再次引爆了整片廣場,引來一片嗤笑,尤其是偏向鍾家的那些人,甚至口出污言,不過,被郭浩一眼掃去,那邊卻是猛然間熄了聲音,這一幕看在眾人的眼中,卻是讓人不敢再小看他。

而鐘鳴,則是露出了憤怒的神情,被郭浩如此輕視,他心中感到屈辱,而且,先前他說過一招擊敗郭元的話,顯然,這是郭浩的反擊,是在故意打他的臉,打他鐘家的臉。

「你太狂妄了,還是這麼個樣子,可惜,五年前,你是自信,而現在,卻是自負,自負,是要付出代價的。」

鐘鳴再也難以忍受,身上的氣勢再次升騰,一座巨山虛影顯化,《破山拳》之開天,鐘鳴最為強大的攻擊手段,既然你說要一招敗我,那我就讓你看看,你的自信,是多麼的可笑。

鐘鳴的氣勢極為沉穩,沒有絲毫虛浮之象,很顯然,他的修為都是他自己一點一點打磨修鍊而來,這一點,讓郭浩暗中贊同,雖然他是自己的敵人,但是對鐘鳴,他還是有一些惺惺相惜的感情的,對他的武道意志,他追求武道的堅定信念也是極為佩服。

「出手吧,否則,你將沒有機會。」

郭浩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只是平靜的盯著這個宿敵,今日過後,這個敵人也許就不存在了,而他,也將離開這裡,追求更廣闊的天地。

鐘鳴沒有多言,反而是眼神凌厲,口中呢喃,一股古老浩大的蠻荒氣息緩緩從他身後的巨山虛影之上散發而出,那巨山虛影竟然開始漸漸凝實,與此同時,鐘鳴口中的聲音越來越大,沒有人能夠聽得懂他口中所念的是什麼,連鍾宏逸在那青年疑惑的看向他的時候,都露出了驚異無奈的神色,顯然,這是鐘鳴的底牌,他連最親的人都沒有說起過。

但是郭浩,依然沒有動,他最強狀態下的鐘鳴到底達到了何種程度,他要將鐘鳴徹底的擊敗,不過,在他的手上卻是也出現了一柄漆黑古樸的長劍,腦中閃過他在石碑之上隱約間看到的那道身影,那一絲的劍意。

郭浩手上的長劍憑空出現,雖然只是一柄天品凡兵,但是卻讓所有人將目光看向了他,包括那位鎮長老者和那青年,他們看的,是郭浩左手上的那枚戒指,那是一枚空間戒指。

郭浩雙眼慢慢閉上,他的耳邊已經沒有了廣場上的嘈雜聲,眼中沒有了眼前正在蓄力施展絕招的鐘鳴,只有那一尊模糊的身影,在他的身上,那一股傲然,不屈的意志,那種鋒銳,欲要撕裂一切的劍意。

而對面,鐘鳴的身體,在萬眾矚目之中,竟是漸漸融進了身後的巨山之中,讓那巨山氣息越發的宏偉浩瀚,凝實程度也達到了五成,但是那種氣勢,卻是絕對不亞於氣沖牛斗境界巔峰的強者,也意味著,此時的鐘鳴,已經完全可以和氣沖牛斗巔峰強者一戰了,這可是蒼山鎮各大家族的最強戰力了,即便是三大家族的老祖,也不過是氣沖牛斗巔峰境界罷了。

「郭浩,今日,就讓已經變得自負狂妄的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1

鐘鳴的聲音從巨山之中傳出,陰冷無比,讓廣場上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那是一種如山般的意境,碾壓一切,鎮壓一切。

「這是我從我鍾家族地之中偶然得到的《破山拳》下卷,這才是真正的破山拳,郭浩,接招吧1

巨山震動,讓整座擂台都出現了裂紋,似乎隨時都會崩開一般,嚇得周圍的人趕忙後退數十丈,遠遠的看著台上正在對壘的兩人,而郭浩,此時身上也不再是先前的雲淡風輕,而是一股衝天劍意從頂門射出,讓人只是看他一眼,都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都要被撕裂一般。

緊接著,那巨山氣勢浩蕩,向著郭浩的頭頂鎮壓而去,而郭浩,卻依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只是身上的劍意卻是越來越強,逼得周圍的人不得已又後退數十丈。

巨山臨身,眼看著就要鎮壓在郭浩的頭頂,就在這個時候,郭浩雙眼猛然掙開,隱約可見他的眼中兩柄絕世神劍若隱若現,其中一併樸實無華,正與他手中黑劍一模一樣,而另一柄,則是霸道無比,斜插在一座擎天巨山山巔的一個烈火熊熊的火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