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二十六章 不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不夠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前輩是?」

洪林面色一變,能夠如此輕鬆地破去兩人的攻勢,而且反傷自己,這人的修為高出自己太多,起碼是元神境界的強者,這樣的存在,即便是在自己的家族之中,那也是最強戰力了,這小小的郭家,竟有如此強者,讓他無論如何也是無法預料的。

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變得更難看了,因為郭家眾人。

在他震驚的神色中,郭家眾人,除了郭浩和郭成天之外,其餘人雖然臉上依然滿是驚駭之色,但是卻也已經反應了過來,均是面色驚喜的快步走到這老者面前,雙膝跪地:「參見大長老1

「都起來吧1

此人正是郭家大長老,郭涵炎,十多年前,郭涵炎便開始時常閉關,即便是偶爾出來,也不過是稍稍露面,處理一下家族中的一些事情,便又再次閉關修鍊,即便是五年前郭家敗北,他也沒有多做插手,只是傳話,留下郭浩一命,十多年沒有動手,很多人以為,他是因為郭家的危局而在沖關。

但是很顯然,所有人都被他瞞過了,他確實是在沖關,但是如今看來,他要衝的關卡並非是進階三花境的關卡,而是,元神境,因為此時他的氣息雖然強大,但是郭浩卻是感覺到,這氣息並不平穩,顯然是剛剛進階不久。

郭家眾人起身,一個個都是面色驚喜,激動的看著大長老,不過,郭涵炎卻是沒有再看他們,而是看向了洪林:「蒼山城洪家?我郭家可有得罪之處?」

郭涵炎的聲音平淡,輕柔,但是洪林卻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寒意直透脊背,讓他全身都打了一個寒顫,眼中露出一絲恐懼之意,他是三花境精元境界的強者不假,但是面對元神強者,他絕對不會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晚輩洪林,參見前輩1

心中忐忑,不過,此時再後悔也是沒有辦法,洪林硬著頭皮行禮道:「郭洪兩家相隔甚遠,豈會得罪洪家?」

「那你來此作甚?真以為我郭家偏居一隅,就可以讓你這位蒼山城五大家族之一的洪家嫡子為所欲為?」

郭涵炎的語氣忽然變得極是嚴厲,眼神之中,一股強大的威壓壓迫向洪林,瞬間便讓他全身發出了啪啪的響聲,但是這洪林卻是一聲不吭,只是看著郭涵炎,他知道郭涵炎不會殺他,如此做,不過是因為他強闖郭府,給他一些懲戒而已。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位老爺子竟然如此霸道,如此直接,即便他抬出了洪家的名頭,這老爺子也沒有半點忌憚的樣子,而且果斷出手,讓他感覺到自己如大海之上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可能舟翻人亡。

「前輩,擅闖郭家,對郭家無理,是晚輩考慮不周,在此致歉,還請前輩看在洪家的面子上,手下留情。」

洪林雖然心中恐懼,不過畢竟是大家子弟,很快便是冷靜了下來,不過,讓郭浩微微皺眉的是,這傢伙竟然直接就是開口道歉,郭浩的眼中寒光一閃,這樣的人,能屈能伸,有膽色,有城府,有實力,確實是一大勁敵

但是郭浩沒有開口,有敵人,才有壓力,才能夠讓他修鍊之路走的更遠,若是這洪林不識好歹,再與他為難,他也不介意到時候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他堅信,過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再進一步,到時候雖然依然不是對手,但洪林,殺不了他,只要再給他幾年時間,進階三花境不是問題。

按照那位甩手師尊留下的手札,他們這一脈,只要他不冒進,在任何一個境界,他們都是無敵的存在,這一點郭浩開始的時候根本不信,但是經過這些日子,他有些信了,別說是同階,即便是高他一兩個階位,他都照打不誤。

「洪家的面子?嗯,倒是要給,畢竟我郭家與洪家沒有什麼仇怨,不過,你今日辱我郭家,又當如何?」

提起洪家,大長老的眼中露出一絲忌憚,他雖然已經進階到了元神境界,即便是洪家,這樣的強者也沒有幾尊,但是洪家畢竟是雄霸蒼山城的五大家族之一,底蘊可不是郭家這樣一直在邊緣地帶發展的小家族可比的,洪家奈何不了他,但是不代表他們奈何不了郭家,所以,這個情面還是要給的。

「這是一本玄階下品的功法,我想對如今的郭家來說還是有些用處的。」

洪林從懷中的儲物袋內拿出一本破舊的小冊子,上面寫著《夢引仙訣》四個字,遞交給大長老,讓郭家眾人均是眼中一亮,要知道,在蒼山鎮,幾大家族最好的功法也不過是黃階上品功法罷了,只能夠修鍊到氣沖牛斗巔峰境界,這也是蒼山鎮這些年來一直都很難出現三花境強者的一個主要原因。

而今,有了這本玄階功法,雖然只是下品,但是也足以讓家族在短時間內多出幾位三花境的強者了,那郭家的實力絕對可以翻上幾倍。

「不夠1

接過那本秘籍,郭涵炎卻是面無表情的開口道。

「還有這枚丹藥,聚頂丹,可以讓氣沖牛斗境界的武者直接進階三花境,而且沒有副作用。」

洪林面色有些肉痛,不過卻也沒有什麼猶豫之色,這聚頂丹雖說是對突破境界有極大地效果,但是對於三花境界的修者修鍊卻也有極大幫助,一顆聚頂丹便相當於三花境強者打坐修鍊半月時間。

「不夠1

郭涵炎還是那句話,眼皮都沒有抬一個。

「這是一門拳法武技《摩羅拳》,品階為黃級極品,一門劍法武技《破戮殺劍》雖然只是殘篇,但也達到了黃階上品,我知道郭家擅長拳術和劍術,可能夠平息前輩怒火?」

洪林略有猶豫,臉上一片肉疼,卻是又從儲物袋之中拿出兩本秘籍,紙頁都已經泛黃,散發著一種古老的氣息,遞交給郭涵炎。

「好,你與郭家之間的梁子,解了,但是,你要記住,我郭家,不惹事,但也絕對不會怕事。」

郭涵炎睜眼看了看兩本秘籍,將其收起,聲音有些冷厲的說道。

「前輩放心,此次是晚輩魯莽了,告辭。」

洪林眼神微縮,他真真實實的感覺到了這老

者的殺意,他知道,這老者是忌憚洪家,但是卻並不代表真的怕洪家,若是自己不識趣,他絕對不會對自己手下留情的。

洪林離開,郭家眾人亦是欣喜的佇立在大長老的面前,唯有那三大長老和郭成雲面色有些不自然,他們都知道,這位大長老可是向來都幫著郭浩的,五年前若不是因為閉關,郭浩也絕對不會被逐出家族,如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他們三大長老即便聯手,也一樣是被碾壓的份兒。

「浩兒,你……還能回郭家嗎?」

郭涵炎眼中有些悲傷,又有些乞求的神色,讓郭浩心中不忍,但是卻依然撼動不了他心中的決定。

「大長老,回不去了,一切已成定局,五年前我踏出郭府大門的那一刻,就回不去了,您是知道的,我的性格便是如此。」

郭浩微微躬身,看著大長老平靜地說道。

「唉,都怪我啊,這些年一直醉心修鍊,忽視了家族之事,不過,浩兒,你記得,無論將來如何,郭家,始終都會為你敞開大門。」

嘆了一口氣,郭涵炎搖搖頭,隨即說道。

「多謝大長老,郭浩雖離開郭家,但是他日若是有事,大長老只管捎話過來,郭浩定全力以赴。」

「有你這句,那就夠了,我郭家終究與你有緣無分」,郭涵炎雖然心中早有答案,但是親耳聽到郭浩的話,不免有些失望,不過,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郭涵炎猛然間轉身,看著三大長老和郭成雲說道:「你們可知錯?」

「成雲知錯了,請大長老責罰。」

三大長老面面相覷,有些為難,而郭成雲卻是不管他們,上前一步低頭認錯道。

「大哥,我們有錯,但是我們也是為了郭家好,我們不可能讓一個外人來執掌郭家的,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離開郭家,否則,以他的天賦,再過個幾年,我郭家,五人能夠掣肘他。」

二長老面色有些陰沉,雖然眼中忐忑,可是卻還是咬牙說道。

「你們呢?老三,老五,你們也是這麼想的嗎?」

郭涵炎眼中有些無奈,更有些悲傷的問道。

三長老和五長老沒有說話,不過,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他們的想法和二長老一樣。

「還有你呢?舒雲,浩兒是你養大的,雖然你不喜歡他,但是這麼多年了,難道也沒有感情?」

大長老看向人群中的一個婦人,他們是聽到這裡的響動趕來的,很多人都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此時,郭浩的目光卻一直放在那婦人身上,自她到來之後,就沒有移動過,可是讓郭浩傷心的是,那婦人卻是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大長老,我的性格您知道,我知道他不是成道的親生子,從小我就不喜歡這孩子,但也不恨他。」

那婦人躬身一禮,眼中卻是極為倔強的說道。

「母親。」

郭浩心中難過,痛如滴血,不過卻沒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