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二十七章 離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離去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沒有人能夠理解舒雲的想法,無論是誰,面對著自己養大的孩子,即便不是親生的,也不會如此冷漠,除了郭浩。他隱隱約約記得,當年被父親郭成道帶回郭家的時候,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很可愛的孩子。

但是後來卻是不見了,他回到了郭家,那個女人回到了郭家,他的父親後來也回來了,可是那個小弟弟沒有回來,他的父親不久之後便進入了那座小廟,而後身亡,那個女人成了他的母親。

郭浩沒有再多說什麼,郭家容不下他,他也不可能再回郭家,他和郭家的緣還沒有結束,但是這個「分」字,卻也只能到此,在女人的院子外跪地磕了三個響頭,郭浩離開了郭家,不管如何,是她把自己養大,這一輩子,她都是自己的母親,他沒有看到,那小院之中,閣樓之上,一雙朦朧的眼睛,看著他的背影,有憐惜,有痛苦,又有無奈,五味雜陳,難以言表。

他沒有去鍾家,有大長老在,鍾家若敢再去招惹郭家,只會自尋死路,他相信,那位洪家嫡子是個聰明人,知道一位元神境界的強者意味著什麼,不會再有膽量攛掇家族的人去對付郭家,郭家承受不了他的家族的攻擊,但是,他的家族也承受不了了一個瘋狂的元神強者的怒火。

蒼山城,秦國一百二十郡府之中,麓山郡府下轄的一座城池,算不上多大,但因為地處麓山山脈邊緣,又處于山脈支脈小蒼山山脈的交衝要地,故而與蒼山鎮的地位相似,乃是遏制麓山山脈這一代的妖族勢力的主城。

這不是郭浩第一次來到此地,昔年為了採購一些珍貴的丹藥,大長老也帶他來過一次,只不過那時候,年齡太小,大長老也是因為高興,想要讓他長長見識,如今卻已經沒有多少記憶了,更何況,蒼山城這十餘年來變化也很大,與當年相比,不僅僅是擴建了許多,很多街道也有所變化,對郭浩來說,這裡依然充滿了神秘。

此時,郭浩正坐在一個小酒樓的角落裡,靜靜的喝著酒,在他的面前只有一盤清炒的青菜,還有一盤切得很細的牛肉,這些都是凡物,不過,郭浩卻是喜歡這些凡物上的俗世氣息,有人情味兒,舒坦。

他不是一個魯莽的人,所以,先來到了這個地方,因為在這裡只要坐上一天,他就可以了解整個蒼山城的大致情況,至於更深一些的秘密,那就要用些其他的手段了。

除了城池更大了,街道更寬了,如今的蒼山城和過去似乎沒有什麼區別,依然是五大家族為尊,各方勢力互相傾軋,每天都會有各種各樣的衝突發生,只不過,這裡與蒼山鎮不同,蒼山鎮只有一個鎮長大人,而這裡,有城衛軍,那是大秦的正規軍,平日里便是由各城城主統轄,在各個城池守衛練兵,順帶維持秩序,戰時便會抽調整編,開赴前線。

不過,只要不是危及到城池安全,這些城衛軍一般是不會露面的,城主大人也不會輕易插手城裡的事情,

所以,明面上,五大家族便是這蒼山城的主宰,所以他們也有他們的規矩,他們不準在城池之中交手,所以那些爭鬥也就轉入了地下,卻變得更加陰毒驚險。

這讓郭浩不喜歡,不過,他也不想改變這種秩序,如今的他也改變不了,他信奉的是力量,卻並不排斥智慧。

五大家族現在在籌備著一件大事,五大家族的子弟們也都在這個時候摩拳擦掌,想要給其他幾大家族一個教訓,渾然不知道,就在這一天,一個年輕人走進了蒼山城,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年輕人,會讓這座城池來一次真正的大變樣。

五族大比,亦是五大家族展示實力,招攬高手的日子,這大比不涉及利益紛爭,但是隱隱然的,卻是讓五大家族的勢力在將來的對比中,發生一些細微的變化,但正是這種細微變化,卻有可能影響到未來各大家族的發展,所以,對於這樣的事情,各大家族卻還是非常重視的。

實際上,這大比並非是要五大家族的人參與,而是由那些想要加入五大家族的散修強者進行比試,選擇要加入那一家族的勢力,然後再由五大家族予以考量,決定是否招攬。

郭浩打算加入岳家,這是蒼山城之中最強大的家族,當然,他沒有想在其中久呆,家族畢竟是家族,非嫡系成員是永遠也別想進入核心的,而且還要受家族制約,這一點他很了解,因為蒼山鎮郭家就只這麼乾的,他加入岳家,只是想要有一個方便行事的身份,卻不想受制於人。

報名之處就設立在城主府的附近,郭浩稍一打聽也便知道了地方,距離大比還有三天時間,他倒也不急,便是沿著蒼山城的一條繁華街道,一路行去,好好體會體會這蒼山城的氣息,不過,他的運氣確實是不怎麼好。

正在一個小攤上看著那一攤子的贗品,郭浩還蠻有興緻的和擺攤的老闆胡侃著,說的興起,卻是猛然間感覺到有一雙銳利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那種深沉的殺意讓他後背都起了雞皮疙瘩。

「洪林1

郭浩心中一突,眉頭皺起,不用回身他就知道,那雙眼睛的主人是誰,在這蒼山城之中,他唯一得罪過的,對他又有如此強烈的仇恨的,只怕就是這個洪林了。

嚴格說來,郭浩與他之間也並沒有什麼仇恨,原本郭浩是無需擔心什麼的,不過,從蒼山鎮洪林的所作所為來看,他可不是一個心胸多麼寬廣的人,在蒼山鎮只是因為有大長老壓著,他才不敢放肆,但是如今可是在蒼山城,郭浩感覺事情有些棘手了。

郭浩沒有回頭,他已經感覺到了身後那道目光的主人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他,走得很穩,而周圍,也有不少人似乎注意到了兩人之間的緊張氣氛,趕忙避開兩人,吃驚的看著郭浩。

「這個世界還真是校」

洪林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帶著一種戲謔,一種快意。

「是啊,還真是小,我是第一天來蒼山城,沒想到就

遇到了你。」

郭浩起身,緩緩轉過身來,看著洪林,面色淡然的說道。

洪林的眼中掠過一絲吃驚和懷疑,周圍看了看,並沒有發現那個讓他恐懼的身影,他心中舒了一口氣,隨即卻又有些憤怒,他不知道郭浩除了那尊存在之外,還能有什麼底牌,可以讓他如此無視自己。

「還是這麼囂張,你把這裡當成是蒼山鎮了?雖然只差了一個字,不過,你難道以為,在這裡,你還有囂張的資格?」

洪林眼神之中的不屑越發濃郁了。

似乎是認真的想了一下,郭浩搖了搖頭,聲音平淡的說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囂張的人,但我是一個不喜歡麻煩的人,所以,別來惹我。」

「你?」這一下,洪林算是徹底被郭浩激怒了,他沒有想到,這傢伙都這個時候了,還是如此目中無人,好像,也許,在這個地方,應該目中無人的人,應該是我吧?

「小子,你很好,很好,看來你是來參加三天後的大比的吧?你以為,蒼山城的大比跟你們那偏居一隅的蒼山鎮是一樣的嗎?三天之後,看我怎麼收拾你,好好地享受這三天的時光吧。」

洪林的聲音恢復平淡,但是正是這種平淡,才更加讓周圍的人感到心寒,連郭浩都覺得有些發冷。

洪林走了,走的讓郭浩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洪林到底要做什麼,他已經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卻沒有想到對方卻根本沒有給他出手的機會,讓他感覺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鬱悶,這是郭浩現在唯一的感覺。

他不知道,五族大比對五大家族來說是極為特殊的,在這一盛事進行期間,整個蒼山城都是不允許戰鬥的,否則的話將會受到五大家族的聯手制裁,尤其是五大家族的嫡系子弟,如果今日洪林動手的話,相信其他四大家族的那些人是不介意藉此機會好好修理修理他的,還有他洪家的一些人,相信也很希望他在這個時候失去理智。

「這位小兄弟,雖然不知道你和洪林公子之間有什麼仇怨,不過,老漢奉勸你,趁著這段時間,還是趕緊離開蒼山城吧,這裡,不是你呆的地方。」

就在郭浩陷入沉思的時候,旁邊的那攤主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

「老伯,為什麼啊?」

郭浩聞言,看了一眼攤主,有些意外,修行界向來是各掃門前雪,遇到了困難,旁人不給個落井下石,就已經是撞大運了,更別說這種類似雪中送炭的事情了。

「那洪林公子乃是洪家嫡子,而且還是洪家下任家主的順位繼承人之一,你得罪了他,在這蒼山城的地界內,還能討得了好?」

攤主白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奇怪郭浩為什麼連這個都不知道,郭浩當然知道這些,他疑惑的是,洪林,到底想幹什麼,難道僅僅是在三日後的大比上做做手腳嗎?那不是更加愚蠢,要知道這大比,可不是洪家一家說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