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三十一章 通脈洗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通脈洗髓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蒼山大街,乃是蒼山城最繁華,最核心的富人區,五大家族都在這條貫穿整座蒼山城的大街上,此時洪家大院的深處,一座獨立的庭院內,一株枝葉茂盛的桂樹下,兩個嬌俏的侍女站在後面,洪林面色愜意的躺在一個躺椅上,時不時的看一眼院子大門,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不一會,一個身材魁梧,面色黝黑的大漢快步走進了院子,面色有些陰沉,看到洪林之後,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躬身說道:「拜見公子1

「如何?」

洪林沒有睜眼,而是聲音冷漠的說道。

「失敗了1

大漢的神色有些緊張,聲音微低說道。

一隻手掌轟在他的胸口,大漢口噴鮮血,被轟飛數丈,卻猛地一個激靈,再次起身,單膝跪在了地上,慌忙說道:「公子,非是小的們不儘力,而是我們行動的時候,那小子根本不在客棧,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恩?原來如此,下去領三顆聚頂丹,一顆血精丹,給我找到那個小子,帶過來,記住,只要活著就行1

看著那大漢好一會,直到大漢的額頭汗如雨下,洪林才是慢吞吞的說道。

「是,公子放心,昨天只是沒有想到那小子那麼機靈,居然提前察覺了我們的行動,今晚,必讓那小子無處可逃1

大漢臉上大喜,身子躬得更低,諂媚的大聲說道。

「嗯,下去吧,明天若是不能帶人過來,你就不用回來了。」

洪林的聲音很平靜,卻讓大漢心底發顫,他跟著這位公子時間也不短了,深知他的為人性格。

大漢離開后,洪林的雙眼中露出濃烈的殺機,抓起旁邊小桌子上的杯子一把摔碎,嚇得兩個侍女都是面色慘白,急忙下跪。

「該死的,臭小子,你以為躲過這一晚就沒事了嗎?跟我作對,還想安心的參加五族大比?天真的小子,你怎麼會知道,這蒼山城的水,深著呢,一不小心,就能把你這個鄉下土鱉淹死的1

「等到羅松把你抓住,本公子會讓你知道,有些人,不能得罪,有些事,憑你那小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

洪林低聲自語,雙眼中的殺機和恨意越發強烈,從小到大,還沒有幾人敢違抗他的命令,更沒有人敢如此無視他的威嚴,而那個小子,一個窮鄉僻壤來的土包子,竟然敢如此對他,簡直是找死。

此時的郭浩渾然不知道,昨天晚上若非他為了救陸離,沒有回客棧住宿,只怕就要被人堵個正著,那時就算他實力遠超同階,只怕也是必敗無疑。

回到自己的房間,郭浩正要躺下稍事歇息,卻猛然間發現,房間里似乎有些不對勁,昨日他離開的時候,床上的被子雖說也很亂,可是他記得清楚,那些被子是被放在床頭的,而今天回來,被子卻是放在了靠中間的位置,再回身環視房間,郭浩發現,桌上的茶壺也被人動過,還有旁邊的衣櫃等等,都有被動過的痕,客棧的人沒有他的吩咐是不會進入這裡的,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有人昨晚潛入了他的房間。

他住的是客棧最便宜的房間,所以可以排除小偷來這裡

偷東西的可能,那就只有另一種可能了,這些人本來就是沖著他來的。

「看來,他果然有所行動了。」

郭浩面色凝重,眉頭微皺,同時眼底還有一絲殺機,他和洪林並沒有什麼大的仇怨,只是因為對方貪念作祟,覬覦自己身上的秘密,才屢次發難,郭浩不怕麻煩,可是他也知道,若是讓洪林如此糾纏,那他身上的九霄仙府暴露也只是早晚的事情,那時候引起的風波,只怕瞬間就會讓他粉身碎骨。

這些日子在蒼山城,他也打聽到了一些九霄仙府的來歷,他那位便宜師尊絕對是一尊貨真價實的仙人境界強者,郭浩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但是他很清楚,如今的大秦國,五氣境可作為郡府底蘊,合道大能可作為一方霸主甚至鎮國神器,明面上大秦國的最強者大將軍蒙雪,也不過是一尊合道境界的大能罷了,而仙人,顯然是超越了這個境界許多的。

只是,郭浩卻是弄不明白,這洪林是怎麼知道他身上有大秘密的,即便是大長老這樣的元神強者都沒有看出來,他一個精元境界的強者,是怎麼知道的,看來只能等抓住他才能問出來了。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1

郭浩心中,洪林已經成了必殺之人,在擁有絕對的實力之前,他身上的秘密絕對不能暴露。

稍作休息之後,郭浩離開客棧,向著城中的傭兵大廳行去,傭兵,是一個極為散亂的組織,或者說是群體,大秦的每座城池的城衛軍都會建立傭兵大廳,一方面提供一些修鍊服務,另一方面則是供各方強者發布任務,由一些強者接取完成,傭兵大廳便可以從中抽取一部分傭金,作為城衛軍的軍費所用。

郭浩心裡憋屈,得了個那麼強大的師尊,卻如此摳門兒,在這蒼山城,他竟然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維持,只能夠去做任務賺些外快。

走出客棧沒有多久,郭浩就感覺到身後有幾雙眼睛盯上了自己,不過他卻沒有聲張,而是不動聲色的繼續趕去傭兵大廳,現在是大白天,洪林就是再恨他,想要得到他身上的秘密,也不會傻到這個時候動手,那樣的話,他不僅僅要面對五大家族的懲處,還有可能使郭浩身上的秘密公之於眾,到時候,以他那點修為,只怕連喝湯的機會都沒有。

很快,郭浩來到了傭兵大廳,他沒有去看那發布任務的大屏幕,而是直接走向了修鍊室的方向,他已經達到了易筋換血的最巔峰,想要進階通脈洗髓境界易如反掌,只是如今被洪林盯上,為免突破的時候被人暗算,他也只能破費一下,租一間修鍊室進行突破,另外,修鍊室之中,靈氣充沛,也可以讓他迅速穩固境界,突破的更快一些。

幾乎花了全部的積蓄,郭浩總算是租到了一間最下等的修鍊室,可以修鍊一天時間,讓他肉疼無比,不得不考慮突破之後,要接取幾個能在附近一天之內就完成的任務,賺點靈石了。

同時心裡對洪林的殺機也更加濃烈,若非這傢伙的糾纏,他何必如此,幾乎傾家蕩產,以後這些損失都要這傢伙十倍百倍的賠償過來。

「怎麼辦?這傢伙竟然進了修鍊室,要是他直接修鍊兩天,直到五族大比才出來,

那我們的任務豈不是完不成了?」

郭浩心下憤憤的進入修鍊室修鍊,準備突破通脈洗髓之境,外面監視他的兩個傢伙卻是著急了起來,其中一個個頭稍大的哭喪著臉說道。

「放心吧,我剛才注意了一下,他只租了一天時間,而且好像已經把身上的靈石用的差不多了,五族大比需要繳納一千下品靈石才能夠參加,這傢伙不可能有足夠的靈石的,明天他肯定會接取任務,到時候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另一個有些瘦小,但是雙目卻是極為明亮,一看就是那種頭腦靈活的人,頓了一頓就聽他繼續說道:「你現在這盯著,我回去報告羅頭兒1

修鍊室之中,郭浩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之上,體內功法運轉,《九霄凌雲》真氣流遍全身,一遍遍梳理著他的經脈和氣血。

人體有奇經八脈,還有無數大大小小各種經脈,修鍊者修鍊之初,便是要將這些經脈一一打通,通脈洗髓之境之前,只是依照功法運行,打通一部分經脈,引天地靈氣煉化肉身,強化經脈,淬鍊鮮血。

完成這些之後,便是要開始打通全身經脈,讓全身真氣形成大循環,讓肉身更加強大,達到極致,便可以衝破肉身束縛,真氣離體,氣血膨脹,直衝天靈,從而形成氣沖牛斗之像,如此便算是基本完成了煉體境界的修鍊了,之後便是凝聚頂上三花,開闢體內五氣。

此時,郭浩體內的經脈已經被他強化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九霄凌雲》這門功法的強大也逐漸顯現出來,就是基礎穩固,無比夯實的基礎,一道道真氣流過,郭浩只感覺全身暖洋洋的,但是經脈肉身卻都沒有再有任何增強,鮮血之中也沒有像以前那樣,有雜質排出,顯然,至少目前來看,他的修為已經到了易筋換血的極限。

不再猶豫,郭浩直接運轉真氣向著周身各大經脈猛衝而去,若是讓其他人知道他如此魯莽,只怕都要嚇一大跳,經脈是人體最為脆弱的部分之一,一旦有所損失,很有可能就會落下一輩子的病根,別人衝擊通脈洗髓之境,都是有家族長者護持,各種靈藥齊備,然後才小心翼翼的一點點把奇經八脈衝開,再輻射全身,一點點將那些細微的經脈找出來打通,哪有像他這樣,如此野蠻,橫衝直撞的,那簡直是找死。

只聽得郭浩體內傳來無窮的雷聲狂濤,如連珠炮似的響徹不停,一股股恐怖的真氣浩蕩不已,甚至從他的毛孔中射出,把他的衣服打得破破爛爛,無形的壓力如怒浪一般向四周狂涌而去,修鍊室之中,靈氣沸騰,如狂濤席捲。

他感覺到體內的經脈再次被強行擴充,那些未曾打通的經脈,在無盡浩瀚的九霄真氣的瘋狂衝擊之下,被強行打通,而後一股股真氣涌動,將已經打通的經脈包裹起來,不斷溫養,以防留下暗傷,郭浩強忍劇痛,更加瘋狂的催動真氣,更加洶湧澎湃的真氣從丹田向著全身涌去,如大江之水滾滾洶湧,波濤驚駭,衝破重重阻礙。

還有一道道真氣,直接鑽入他的骨骼之中,在骨骼之中不斷流轉,一股股麻癢的感覺傳來,讓郭浩難受無比,可是他卻硬是一聲不吭,身形絲毫不動,只是瘋狂催動功法,衝擊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