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三十五章 考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考驗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洪家護衛被肖雄義等人纏住,花統領和洪林都身受重傷,郭浩雖然也受傷極重,可是他早就服用了一顆血髓丹,又在口中含了一顆,血髓丹乃是比血精丹更為高級的療傷丹藥,效力非常。

受創的瞬間,郭浩就將口中的丹藥咬碎,加上先前的丹藥藥力,跑出數十里距離,他就感覺到體內的傷勢快速恢復,雖然照這個速度,回到蒼山城依然只能恢復六七成的實力,不過想來闖過初選卻是沒有什麼困難的,而且實際上洪林對他的想法並不了解。

郭浩確實很想參加五族大比,但卻並非是為了加入五大家族,他很清楚,除非嫡系,其他人甚至家族旁系,在五大家族內都不會有任何前途,只能成為關鍵時刻家族發展的炮灰罷了,隨時可以犧牲,郭浩身為武者,自有一身傲氣,豈會違背本心,賣身帝王家,他的目的,就是要見識蒼山城各方天才,在戰鬥中磨礪自己,見識天下武學。

和郭浩預估的差不多,在趕回城裡,到達五族大比之時,他的傷勢基本恢復,一身實力也差不多恢復了有六成左右,而此時,大比已經開始,也沒有去處理那三個任務的事情,畢竟他也不需要那任務的獎勵了,而且陰魔蠍虎等物品留在手上說不定會有其他用處,畢竟,陰魔蠍虎這種妖獸尋常可不好找,匆匆繳納了一千下品靈石,郭浩直接進入了大比會場之中。

五族大比,乃是蒼山城的盛事,大比會場更是人滿為患,郭浩好不容易擠進去,看了看周圍,發現這個會場其實很簡單,就是中央十座擂台,每一個大小都有方圓三百丈左右,被各種陣法禁制圍繞,加固,周圍則是一個個看台,最高處有六把氣勢非凡的座椅,顯然是留給城主府和五大家族代表的。

在兩邊還有數十把相對低一些的座椅,應該是給其他家族和其他城池來客準備的,那裡視野開闊,可以直接俯瞰全場任何一個角落。

此時數十把座椅上已經坐滿了人,有耄耋老者,也有身著錦衣華服的年輕公子,一個個都是面帶笑容,但眼底卻是神色各有不同,有的羨慕,有的嫉妒,有的漠不關心,還有的,則是不屑。

十座擂台上已經有二十人正在捉對廝殺,這是大比的第一輪,乃是各方散修展示實力的一輪,若是表現不錯,讓五大家族代表看上的話,就會受到邀請,選擇是否加入五大家族之中的一個,當然一些小家族也會趁機撿漏,對那些沒有選擇五大家族的強者進行招攬。

郭浩找了一個相對來說視線比較好的地方,認真的看起場中的戰鬥,此時第一輪剛開始,採用的是一對一淘汰的方式,而且是按照報名的順序來的,郭浩報名的時候,抽到的是極為靠後的排序,看現場這麼多人,要輪到他,估計都要明天了。

散修大比除了一些鐵了心想要加入五大家族的遇到一起會生死相搏之外,其他的戰鬥並不激烈,畢竟他們都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而且散修都是最為惜命的,一般也沒有什麼太出彩的武技功法,唯一的看頭就是他們的戰鬥經驗,從底層修鍊者一步步摸爬滾打走過來的散修,在戰鬥經驗和保命手段上,同等層次之下,都要比世家大族的弟子強上不止一籌。

一天的觀戰,讓郭浩受益匪淺,那些聞所未聞的戰鬥手段,還有各種旁門左道的技巧,有些甚至讓郭浩都感到脊背發涼,讓他對各種戰鬥技巧和修鍊界的殘酷有了更深的領悟,心底下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去大戰一場,印證自己的領悟,一天的大比結束,郭浩意猶未盡,不過也只能跟著人群離去。

五族大比共舉行六天,前兩天是散修大比,中間兩天是五大家族弟子的較量,最後兩天則是五大家族進行排位戰,由各自最強大的後輩參加,用來決定之後十年各大家族的資源分配。

就在郭浩想外走去的時候,一個身穿綠衣,長相平平的瘦小男子突然碰了他一下,郭浩就感覺手中多了一個小紙條,不過他卻沒有任何反應,手中緊緊攥著小紙條,不動聲色的離開了會常

離開會場之後不過片刻,郭浩就感覺到自己被人盯上了,那人的修為不高,但是想來是極為擅長跟蹤的人物,郭浩連連轉了幾條街,竟然都沒有將他甩掉,偷偷看了看手中的紙條,卻是陸離給他的,上面寫了四天後陸離盟會盟的地點,還有陸離盟的那些叛徒已經知道了是他救了陸離,已經盯上他了。

微微苦笑一下,郭浩總算知道為什麼甩不掉後面那人了,和其他九個幫會相比,陸離盟雖然建立時間不長,但是畢竟也在蒼山城經營十數年了,想要盯住他這個小小的通脈洗髓武者,還不是易如反掌。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手段吧1

眼中閃過一絲利芒,郭浩微微一笑,低聲自語道,同時他也意識到,這也是陸離對他的一個考驗,看看他能否抵擋得了陸離盟那些叛徒。

心中既定,郭浩也不打算再跟他們兜圈子,只是此時修為還未恢復到巔峰狀態,他卻是不會輕易讓對手找到他的破綻的,沒有猶豫,郭浩再次去了傭兵大廳,直接租了一間中品修鍊室鑽了進去,準備修鍊兩天時間,一是恢復實力,二是他剛剛進階通脈洗髓,需要鞏固一下境界,修鍊《九霄凌雲》之中附帶的幾個手段,讓自己的戰力有所增強。

至於五族大比,相比於陸離盟的威脅,郭浩卻是不在意了,他相信,他想要得到的,陸離盟和洪林,還有那位花統領都會滿足他的。

就在郭浩進入修鍊室繼續修鍊的時候,在蒼山城最大的一家茶館的一個包廂之中,洪林面色依然有些蒼白,他的身旁,花統領也是面色陰沉的坐著,兩人都沒有說話,像是在等什麼人。

吱呀

包間的房門被打開,一個身穿青衣,雙眼明亮,國字臉,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走入了包廂之中。

「哈哈哈,洪公子和花統領很準時啊1

中年男子看到兩人的臉色,眼底閃過一絲不屑,不過還是哈哈笑著,拱手施禮說道。

「張盟主可是姍姍來遲啊,卻不知道張盟主通信約我們出來所為何事?本公子事務繁忙,而且那件事還未做成,本公子可沒有多少閒情逸緻陪張盟主在此喝茶,若是讓一些閑人看到了,說不得會影響你和我大哥的計劃,張盟主若是沒有足夠的理由,那今日,本公子可不會輕易饒過你。」

冷冷的看

了一眼眼前的張盟主,洪林卻是沒有半分起身回禮的意思,一旁的花統領更是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呵呵呵,張某是聽說洪少爺和花統領兩位今日遇到了一些麻煩,正巧了,張某也遇到了一些麻煩,若是能夠和兩位合作,除去這個麻煩,張某以為,對我們雙方卻都是有些好處的。」

張盟主呵呵一笑,看著兩人陰沉的臉色說道,讓兩人的面色都是再次一變,今日在石頭谷發生的事情雖然見到的人不多,不過有肖雄義在場,自然整個蒼山城不少人很快就知道了事情原委,這讓兩人都是心中惱火,把所有的怨氣都放到了郭浩的身上。

「張盟主,有話就直說吧,本統領不喜歡拐彎抹角,再試探下去,本統領的耐心就要被磨光了,你可明白?」

卻在此時,旁邊一直沉默的花統領突然開口,看著張盟主,眼中閃過一絲殺機,讓張盟主心下微涼,暗忖這傢伙果然不愧是蒼山城有數的強者,如此濃重的殺氣,雖然不是純粹針對他,可是卻也讓他有一種直墮冰窟的感覺,若是他還如此拐彎抹角,只怕這位花統領還真的敢直接對他出手。

「花統領有所不知,那小子剛來蒼山城的時候,曾經壞了本盟一件大事,還殺了本盟的人,為此本盟已經下了追殺令,定要將這小子的人頭拿回去,以祭奠那些死在他手上的兄弟們。」

張盟主有些討好的笑了笑,看著花統領說道。

「壞了你們一件大事,你以為這蒼山城中的事情能夠瞞得了我們嗎?那小子來蒼山城的當晚,陸離被人所救,行蹤成謎,張盟主,若是不能談成相待,我看我們也沒有合作下去的必要了。」

花統領卻是面色有些揶揄的看著張盟主,若有所指的說道。

「唉,果然,還是花統領神通廣大,實不相瞞,本盟叛徒陸離,正是這小子就走的,就連本盟軍師也死在了他的手上,為防我和你們洪家所謀出現意外,我們必須要在本盟會盟之前,把這個小子殺了,兩位,這對你我,皆是有利無害,可願合作?」

張盟主不好意思一笑說道。

「是你和我那位大哥的謀划,可不是和我,不過,既然是對付那個孽畜小子,這個合作,我應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洪林臉上出現一絲微笑,而後雙目一閃,看著張盟主說道。

「什麼條件?洪公子請說。」

張盟主眉頭微皺,看著洪林問道。

「不管那個小子死活,一旦抓住他,就要把他交給本公子,你們陸離盟,不得再插手後面的事情。」

洪林笑著說道,這讓張盟主雙目微閃,他不是傻子,聽到這些話,自然能夠猜得出來,洪林如此緊追著郭浩不放,很可能不是因為區區恩怨,但是這其中的秘密,卻也不是他一個小小的氣沖牛斗強者能夠窺探的,畢竟,洪家實力強大,若是想要碾死他,真的跟碾死一隻螞蟻沒有太大的區別。

「好,本盟只要他無法干擾會盟就行,其他的,任憑公子處置。」

點了點頭,張盟主面色鄭重的說道,當然至於他心裡的想法,卻不是洪林和花統領能夠猜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