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四十二章 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勝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會場之中,羅星宇和郭浩交戰的擂台已經被毀的不成樣子,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亂糟糟的戰場之中,正在交叉騰挪的兩道身影,那種恐怖的氣息,即便是元東嶽,都感到了一絲絲的壓力,面色凝重的看著兩人。

羅星宇雙目噴火,手中斷槍更加鋒銳,他的實力強大,修為更是高出郭浩整整一個大境界,可如今卻和郭浩戰到這個樣子,而且沒有佔到絲毫上風,這讓他心中恨意更深。

羅星宇修為強大,郭浩戰鬥經驗極為豐富,而且武技雖然看起來都是地級,可是威力卻是出奇的強大,而且時機把握極為精準,總是在羅星宇的招式空隙之中,找到破綻。

郭浩的劍勢猛然間變化,原本陰狠毒辣,詭譎莫測的《九幽冥劍》化作了大氣中正,綿里藏針,陰陽相合的《青陽劍道》。

倉啷一聲龍吟,劍光平地驚起,虛虛實實,罩住了羅星宇胸前要害,端的是靜如處子,動若脫兔!

而羅星宇,則是面色不變,無盡槍影閃出,猶如群星閃耀,出槍速度達到三四倍音速的程度,繚繞在槍身的螺旋氣流,化作一條條神龍,和郭浩的劍光糾纏在一起。

「殺1

兩人的功力都已經催動到了極致,這次的對拼都已經到了極致,而且元東嶽等人都已經看出,他們兩人此時也都已經是油盡燈枯,已經無法再繼續戰下去,這一招就要分出勝負。

所有光芒都無聲的湮滅、消失,被徹底吞噬,只聽啵的一聲輕響,郭浩的劍光被寸寸湮滅,羅星宇的劍芒亦是被轟碎,無窮的劍氣和槍芒不斷碰撞,四散飛射,將兩人身上劃出一道道傷口,鮮血橫流。

但是兩人都沒有半點停止,依然在瘋狂催動,一道道劍光槍芒飛射而出,將周圍數百丈都覆蓋進來,不少觀戰的散修都被重創,好在他們早就見識到了兩人的實力,有所防備。

羅星宇的槍頭穿透光幕,刺在了郭浩的身上,他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這個讓他顏面盡失,身受重創的小子終於要死了,要死在自己的槍下,而他自己,雖然暫時修為下降,可是他觸及了元神之境的門檻,很快就可以再次恢復修為,甚至更進一步,成就元神。

他看到了自己光明遠大的前程,看到這小小的蒼山城,甚至麓山郡府都無法阻攔他的腳步。

然而,他的笑意尚未收去,卻猛然間感覺到槍頭似是刺到了什麼恐怖堅硬的東西,並沒有刺進郭浩的胸口,讓他面色一變,可是還未有其他反應,他就再次感覺到了自己的胸口猛地一疼,低頭一看,就見到一柄長劍刺穿了他的胸口,狂暴的劍氣瞬間摧毀了他全身的經脈。

羅星宇口噴鮮血,被郭浩的劍氣直接震飛,倒在地上,連動都不能動一動,而郭浩雖然也是身受重創,卻依然挺直著身體站著。

「不可能,我怎麼會輸?」

羅星宇不可置信,一時間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

「這……羅星宇……敗了?」

「怎麼會?羅星宇可是三花境精氣境的強者啊,又施展了什麼禁術,實力大增,幾乎不輸元東嶽,竟然還是敗在了這個小子的手上,這怎麼可能?」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小小年紀戰鬥經驗如此豐富,還有這麼多強大的戰技,幾乎不輸神通,這羅星宇,敗得不冤,查,給我查出這個小子的來歷,一切來歷。」

整個會場沸騰了,一個通脈洗髓境界的菜鳥,戰勝了一個三花境強者,太不可思議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

倒在地上,羅星宇依然不相信,自己會輸在郭浩的手上,勉強抬起頭,死死地盯著郭浩說道。

「你的實力比我強,單純的戰力的話,我不是對手,但是你的戰鬥經驗太少,更沒有多少生死搏殺的經驗,還有,我的身上,也有一件戰甲。」

郭浩面色微微恢復了一些,並沒有任何的驕傲,只是平靜的說道。

《雷罡霸體》絕世強悍,受了這麼重的上,又幾乎油盡燈枯,可是這麼一會的調息,郭浩就感覺自己的傷勢好了很多,幾乎能夠正常走路了。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會打敗你,一定會。」

羅星宇微微沉默了一下,突然看向郭浩說道,此時他的雙目中已經沒有了怒意和恨意,也沒有了怨毒,有的,只是戰意,是不屈的戰意。

「我等你,不過,凡是被我打敗的人,都將沒有機會再追上我的腳步。」

郭浩微微一笑開口說道,而後轉身向著場外走去,一路上所有人都是自動的讓開身體,給郭浩空出了一條通往場外的通道,另一邊,羅山城的弟子們也將羅星宇抬走。

「派人接觸這個小子,若是願意,給他一個核心弟子的身份,可以享受和嫡系子弟同樣的待遇。」

元東嶽看著蕭雲走出會場,對身邊的青衣人說道,青衣人壓下心中的震撼,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其他各城各大家族的領隊人亦是對身邊的人吩咐起來,有的是興奮,有的則是貪婪,還有的,更是殺機。

郭浩托著重創的身體,看起來隨時都會倒下一般,走出會場,向著那間小客棧行去,身後的一道道殺機讓他脊背都有些發涼,他早有所預料,暴露諸多底牌之後,會有人難以抑制心中貪念,暗中跟上來,卻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明目張。

不過,他心中並不畏懼,莫說現在是白天,誰敢動手,那就是對五大家族的挑釁,即便是沒有五大家族的禁令,他也還有自己的底牌應對任何敵人,在見識到了《斬雷道劍》的威力之後,他就明白,那位便宜師尊給他的每一件東西,都不是表面那麼簡單的。

拖著重創的身體,郭浩走進了那間小小的,陰暗的房間,關上房門,沒有理會外面那一道道身影的監視,就吞下了一些療傷的血髓丹,直接閉目調息起來,療治內傷。

羅星宇的實力毋庸置疑,派出他的諸多不能常用的底牌,若非是他身上有那件奇怪的黃品寶器戰甲,他的劍在刺進羅星宇的胸口之前,只怕他自己就要

被羅星宇的斷槍給刺穿,想要贏羅星宇根本不可能。

這一戰他能夠勝利,主要還是羅星宇太過輕敵,看郭浩只是通脈洗髓的境界,卻沒有想到,這樣的修為,卻敢挑戰他,那這個人要嘛是傻子,要嘛是有一定的手段和自信,顯然,郭浩不是傻子,而羅星宇卻依然沒有足夠的重視,貿貿然的跟郭浩硬拼,在長槍被毀之後,還為了所謂的尊嚴,不願意換槍,這等驕傲自負的心性,註定了他的失敗。

體內真氣涌動,跟羅星宇一戰,讓郭浩受益匪淺,這是他正面面對的第一尊三花境界的強者,三花之境,已經將真氣化作液態真元,雄厚無比,一般來說面對三花境界的強者,煉體武者是根本無法抵抗的,那種液態真元的恐怖,讓郭浩都是心驚不已,此時他的體內,就有一道道液態的真元涌動。

可惜這些真元不是他的,而是羅星宇的,留在他的體內對他來說,只是毒藥,讓他經脈時刻都被焚燒一般,肉身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若是沒有《雷罡霸體》鎮壓肉身,只怕他根本都走不到客棧療傷,就要被那股真元撐破肉身了。

隨著真氣的運轉,體內的壞血,碎肉和碎骨一點點被郭浩逼出體外,一道道真氣飛速的修復著他的肉身,只是唯有那一道真元,在他的經脈中流竄,不斷損傷著他的經脈,讓他的傷勢始終無法恢復,體內一直承受著恐怖的力量煎熬。

一夜過去,郭浩其他的傷勢全部恢復,他強大的肉身起到了關鍵的作用,但是那一道真元,卻依然盤踞在他的經脈之中,而且馬上就要進入丹田,郭浩知道,若是讓這道真元進入丹田之中的話,只怕他的修為即便不被廢去,實力也會被壓制到極點。

「呼……」

吐出一口濁氣,一道猩紅的氣體從他的口中噴出,那是他體內傷勢恢復,殘留的壞血,郭浩的臉色逐漸恢復正常,微微皺眉自語道:「三花境的強者,果然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抵擋的,看來以後面對這樣的強者,還需要多加謹慎,萬萬不可讓他們的真元侵入體內。」

休息了片刻,郭浩換了一身衣服,走出客棧,向著城西走去,今天是他和陸離約定的日子,也是陸離盟會盟之日,對郭浩來說,也是一個建立自己的班底的機會。

郭浩雖然性子冷淡,可是他心裡卻極為清楚,在修鍊界,獨行俠雖然瀟洒,但是卻往往下場凄慘,沒有強有力的後盾,沒有一幫可以讓你將後背交給他們的兄弟,那就很難走到巔峰。

此時的城西,一座龐大的宅院之中,已經是張燈結綵,不過若是看到院子里的人的表情,卻並沒有給人任何有喜事的感覺,反而是讓人有些壓抑。

大堂之中,兩側的桌椅上,已經滿座,幾個管家模樣的人在指揮著下人們把各種酒菜糕點擺好,把各個座位上的茶水放好,時不時的還會怒罵幾聲那個奴才手腳不利索。

「副盟主駕到……」

卻在此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眾多在做的人都是面色肅然站起身來,眾多僕從趕緊退到一邊,低眉順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