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四十五章 憤怒的張欣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憤怒的張欣奕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陸離盟一眾人員,包括左護法,各香堂香主舵主全部被洪林和四平幫強者圍了起來,這一次四平幫出動的都是幫中頂尖強者,不僅僅是數量上,在質量上也都遠超陸離盟,可以說洪林是下了大力氣要將陸離盟剷除。

「洪公子,我陸離盟素來與你洪家並無糾葛,不知道洪公子為何如此興師動眾,犯我陸離盟,這是要和我陸離盟全面開戰嗎?」

然而,面對重重包圍,左護法卻是沒有任何懼色,他身後的眾多陸離盟的強者雖然一個個面色凝重,可卻也都是雙目憤怒,殺機熾盛,並無一人露出絲毫懼色。

「開戰?你們也配?我洪家乃是蒼山城五大家族之一,掌控蒼山城數千年,你區區陸離盟,建盟不過數十年,不過是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小小黑幫罷了,我洪家想要滅掉你們,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只是為了蒼山城的穩定平衡,才讓你們如暗處的臭蟲一般活到現在,與我們為敵?你們配嗎?」

洪林面色冷漠,雙目之中的輕蔑之意毫不掩飾,看著左護法冷冷說道,讓左護法等人都是面色陰沉,殺機更盛,即便是已經投靠洪家的張欣奕等人都是面色微變,眉頭皺起,有些不自然的互相看了看。

「洪公子,莫要欺人太甚1

左護法雙目殺機不再掩飾,看向洪林說道。

「欺人太甚?月東陵,你不用在這裡拖延時間,陸離今日是來不了了,你陸離盟要嘛歸附我洪家,併入四平幫之中,要嘛今日你們這些陸離盟的各堂首領們便是全部覆滅,我洪家自會找人代替你們。」

洪林毫不在意左護法月東陵的殺意,微微抬頭,睥睨的看著眾人說道。

「洪公子,事先你可是答應本盟,有本盟代替陸離,掌控陸離盟的,公子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諾言。」

一旁的張欣奕等人聽到洪林的話,一個個臉色大變,張欣奕面色緊張的看著洪林問道。

「哈哈哈……張欣奕,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人家根本沒有把你放在眼裡,和你合作?就像這位洪公子方才說的一樣,你,配嗎?枉盟主對你親如兄弟,對你無條件的信任,如今看來,你就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方才你所說的郭浩暗算盟主的事情只怕也非是真實吧,暗算盟主的,不是郭浩,而是你,張欣奕副盟主,盟主最信任的兄弟。」

不等洪林開口,月東陵就是大聲笑著說道,不過他看向張欣奕的目光卻更是憤怒,殺機更盛,在他們眼裡,張欣奕這個叛徒可比洪林這個外敵可恨多了。

「最信任的兄弟?哈哈哈,月東陵,你們以為他對我這麼好是為了什麼,最好的兄弟?數十年來,我和他一起拼殺,浴血無數,甚至多次救過他的性命,可是在陸離盟,我卻只是一個副盟主,得到的資源遠遠比不上他,建立陸離盟我的功勞絲毫不小於他,為何他能夠得到那麼多的資源用於修鍊,而我卻只能為了盟中的事情日夜奔波?」

「還有,你們知道什麼?他留我在身邊,不過是為了心裡的那點虛榮罷了,有一個處處不如他,一直在追趕他的腳步的人在身邊,他多有成就感啊,蒼山城十大幫會,哪一個背後沒有大家族的支持,就只有他,自命不凡,假裝清高,死死地抱著陸離盟不放,不願意跟大家族合作,你們看看,看看,四

平幫的實力,若非有洪家的支持,他們能有如今的地位?若是有了大家族的支持,我張欣奕還會數年修為都難進一步,可是你們看看,我和洪家合作之後,不過月余,你們看看,如今,你們誰還有資格在我面前說三道四。」

張欣奕狀若瘋狂,雙目充滿怒意和恨意,還有深深的怨毒,看著月東陵大聲說道,同時身上的氣息完全放開,竟然達到了三花境精氣境的境界,雖然有些虛浮,但是卻也非月東陵等煉體境強者可比。

完全綻放氣息的張欣奕在月東陵等人看來,確實是極為恐怖,不過他們也只是驚訝片刻,便是恢復了平靜,一個個看向張欣奕的神色充滿了憐憫。

張欣奕不再壓制修為,全面綻放實力,讓他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他感覺自己的力量無比強大,這是他人生中從未有過的,他想月東陵等人因為他的威勢,而顫抖,後悔的神色,然而,當他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的時候,卻發現了那種憐憫的眼神。

「你們這是什麼眼神?你們難道沒有感覺到嗎?如今的我,實力大增,就是你們所有人加起來,都不是我一個人的對手,你們竟然也敢對我露出這種眼神?」

張欣奕的雙目再次瘋狂了,看著月東陵大聲吼道。

「張欣奕,你入魔了,這麼多年,難道你不知道,盟中的資源,盟主大人根本都沒有用多少,他耗費的,都是他自己外出歷練得來的,相反,陸離盟能夠穩坐十大幫會的寶座,除了眾兄弟浴血拚殺之外,很大一部分靠的,就死盟主大人在外歷練得來的資源,數十年了,我月東陵竟然沒有看出來,你張欣奕竟是如此不堪的一個人。」

月東陵收起憐憫的神色和目光,充滿殺機的看著張欣奕說道。

「好了,本公子沒有時間在這裡聽你們內訌,月東陵,最後給你一個機會,勸說其他人一起加入四平幫,我洪家準備數年,今日便是收割之時,本公子只給你們兩條路,併入四平幫,或是覆滅,今日之後,蒼山城將再無陸離盟。」

洪林似乎是沒有了耐心,直接打斷了兩人的吵鬧,冷冷說道。

然而,月東陵並沒有看洪林一眼,而是緊緊盯著張欣奕繼續說道:「各大家族扶持幫會,為的是控制蒼山城的地下勢力,攫取利益,他們要的,不是合作者,而是奴才,張欣奕,你忘記了當年我們一起建立陸離盟的初衷了。」

說著,月東陵的目光移向了洪林,冷笑著說道:「我陸離盟建盟數十年,周旋於蒼山城各大家族幫會之間,數次遭遇生死危機,蒼山城有不少勢力,不少強者可以覆滅我陸離盟,但是想要讓我陸離盟成為奴才的,絕無一家,絕無一人,而且那些想要我陸離盟做奴才的勢力或是強者,都沒有討到任何便宜,洪公子,你可想試試,你是否是其中的一個,或是例外?」

隨著月東陵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眾多陸離盟頭領們,都是上前一步,鐵血煞氣釋放出來,充滿殺機的看向周圍的四平幫高手,還有洪林和李四兩人。

「看來左護法已經有了選擇了,張欣奕,你不是想要做陸離盟的盟主嗎?本公子給你個機會,殺光他們,本公子就允許陸離盟繼續存在。」

洪林的面色變得陰沉下來,雖然來的時候就知道,陸離盟的一幫頭領們都是茅坑裡的

石頭,又臭又硬,可是如此被人當面拒絕,還被威脅,卻還是讓洪林心中怒意難制,但是隨即他的臉上就露出了陰測測的笑意,看向張欣奕說道。

洪林的這一招不僅僅讓月東陵等人心中憤怒,冰寒,甚至張欣奕都是面色大變,他也沒有想到洪林會如此惡毒,竟讓他出手對付這些一起奮鬥拼殺多年的老兄弟們。

「洪公子,這……」

張欣奕的臉上露出了難看的笑容,有些哀求的看著洪林說道。

「呵呵呵,張盟主,這個世上最恨你的人是誰?最希望你死無葬身之地的人又是誰?你難道不清楚嗎?就是眼前這些曾經和你並肩作戰,生死相托的人,我敢肯定,他們恨你,可是遠遠超越了本公子,不殺光他們,你今生今世都將永無寧日。」

洪林冷冷一笑,指了指正充滿了憤怒和怨毒的看著張欣奕的月東陵等人,充滿殺意的說道。

「左護法,看來多年兄弟的份兒上,你們現在歸附還來得及,否則,就不要怪本盟主辣手無情了。」

張欣奕微微一想,雙眼中露出了凶光,他豈會不明白洪林的意思,豈會不知道,現在這些曾經的老兄弟們,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冷冷的看向了月東陵,大聲吼道。

「呸……張欣奕,你自己要去做奴才,不要拉上兄弟們,今日我等就是戰死,也比你這卑躬屈膝,出賣兄弟,忘恩負義的卑劣小人強得多。」

月東陵冷冷一笑,依然是如此回應。

「左護法說得對,我等今日戰死,那是死得其所,死的無憾,哪像你張欣奕,卑鄙無恥下流,出賣兄弟,恩將仇報,十足的下流小人。」

「跟這個小人沒有什麼好說的,一戰而已,就是死,也不能做奴才,我陸離盟成立至今,還不曾有哪個兄弟會貪生怕死的。」

月東陵的話得到了他身後的眾多頭領的支持,一個個哈哈大笑著,肆意的怒罵張欣奕,他們的修為或許遠遠比不上張欣奕等人,可是他們都是鐵錚錚的漢子,民不畏死何以死懼之,張欣奕等人以死脅迫他們,簡直是太幼稚了。

「既然如此,那本盟也只能對不起諸位了1

張欣奕眼底閃過一絲沉痛,隨即便是化作了滿目凶光,充滿殺機的說著,走上前去,手中出現一雙判官筆,那是他的寶器,上面閃著冷冷的殺光。

「眾兄弟,可還記得當年盟主大人帶領我等在這西城開創陸離盟,面對當時十大幫會之中的第一幫會進攻時,所使用的那套戰陣,很多年未用了,兄弟們可曾忘記?」

月東陵毫無所懼,反而是微微一笑,看著正在走來的張欣奕,絡腮鬍子大漢和右護法等十數人,大聲說道。

「豈能忘記1

眾人齊聲大喝。

「好,那今日就用我等起家的這套戰陣,戰這最後一場1

月東陵哈哈大笑,說不出的豪氣突然升起,一柄摺扇出現在他的手中。

「好,戰這最後一場1

其他人突然一齊動作,數十人瞬間化作了一個整體一般,以月東陵為首,一座戰陣瞬間成型,毫無滯澀,鋒銳的氣息直衝張欣奕,讓這十數人都是面色微變,眼底再次閃過了一絲的回憶,隨即被他們強行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