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四十六章 小軍刀殺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小軍刀殺陣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數十年前,陸離機緣巧合,得到了一角殘缺的幾乎看不出什麼的奇怪陣圖,借之推演而出一套戰陣,因為殘缺的陣圖上隱隱有軍刀二字,便取名為小軍刀殺陣,陸離至今都不知道,他得到的這一角殘圖是何來歷。

但是,當年他集合數十兄弟,小軍刀殺陣竟然威力頗強,讓他們這些不過是煉皮鍛骨境界的小傢伙,硬生生的抵擋住了一群易筋換血境界的強者,陸離盟也由此成立。

看著熟悉的戰陣,張欣奕面色殺機更盛,他也曾經是那座戰陣之中的一員,如今自己卻要對上這座陣法了,陸離盟之中,除了陸離之外,他們這些頭領多多少少都掌控了一些小軍刀殺陣的變化,只是因為資質悟性不同,每一個人掌握的都不相同,所以即便他對這門陣法極為了解,但是一時間想要破解月東陵掌控的小軍刀殺陣,卻也極為困難。

「小軍刀殺陣,當年還是本盟親手教給你們的,沒想到,今日你們竟然會用這門殺陣對付本盟,還真是人生如戲埃」

張欣奕冷冷一笑,雖然心中知道,小軍刀殺陣不好對付,但是卻也不會表露出來。

「卑鄙小人,不配評論我陸離盟鎮盟至寶,張欣奕今日你且看看,我等兄弟,如何斬你這個叛徒小人。」

月東陵冷冷開口,隨後便是直接運轉大陣,一柄長刀虛影在陣勢之上緩緩凝聚,刀鋒直指張欣奕十數人。

「好,那就看看我們兩個,誰的殺陣更強,這麼多年了,也沒有考校過你們在這座陣法上的造詣,今日本盟就好好指點指點你們,布陣,乾位轉坤位。」

不屑的看了一眼月東陵,張欣奕面色突然出現一絲笑容,大聲喝道,右護法和絡腮鬍子大漢等人似乎是微微一滯,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出現在張欣奕身後,組成了一座陣法,與月東陵身後眾人的站位極為相似,可是細細看去,卻又有很大的不同。

月東陵的陣法是以他為主,但是卻並沒有完全掌控陣法,而是讓所有人都有一定的機動性,可以靈活變陣,如此一來,他們所有人承擔的壓力便大致相同,只是由月東陵負責統籌,融合所有人的力量進行攻擊防禦罷了。

而張欣奕的殺陣則是呈現了兩極分化的趨勢,一方面殺陣變化完全由他自己主掌,一切的進攻防禦都由他一力決定,也就意味著殺陣之中,所有人的生命都完全交給了他,生死不由己。

「殺1

這方宅院不小,大堂的範圍也足夠大,可是如今院子裡面的人卻有些多了,兩座殺陣合起來有近百人,雙方交戰,殺陣對拼,迸發的氣勢讓洪林都是面色有些蒼白,那種壓制太恐怖了。

難怪,家族的長輩們會如此重視這陸離,小軍刀殺陣當年陸離根本沒有使用幾次,但是每一次都讓陸離盟化險為夷,這早就引起了各大家族的注意,對這門戰陣覬覦已久,只是以往陸離行事謹慎,滴水不漏,讓各大家族碰了不少釘子,又不好明搶,如今洪家偶然發現了張欣奕的野心,便迅速做出決定,暗中拉攏此人,暗算陸離,如今局面漸漸落入掌控,洪林心中大暢,看著那小軍刀殺

陣的目光也是極為熾熱,如今正好可以好好見識見識這座戰陣。

雙方交戰,動靜極大,卻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顯然,洪家準備充分,早就已經封鎖附近,甚至布置了陣法封印,出動如此多的強者,就是為了速戰速決,以防其他家族反應過來,插手干預,只要得到了小軍刀殺陣,洪家的實力立刻就能夠再上一個台階,到時候說不準還可以和元家掰掰手腕。

這座戰陣極為玄妙,每一個人看起來形態都不一樣,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的角度看去,也是不同的戰陣,雙方廝殺,那戰陣一會化作一柄長刀,一會又稱為一座沖城錘一般的寶物,不斷碰撞,爆發出一聲聲巨響。

大堂之中已經是一片狼藉,連整座建築都是震動不已,張欣奕修為高強,而且以一種極為霸道的方式將右護法等人的力量凝聚在自己的身上,左護法則是人多勢眾,加上他對小軍刀殺陣的理解似乎遠遠超越了張欣奕,一時間雙方倒是平局之象,只是誰都知道,左護法畢竟修為淺薄,真氣與張欣奕的真元相比,更是差了不止一個檔次,雙方對拼下去,左護法必敗。

月東陵當然知道自己的劣勢,只是張欣奕此人老奸巨猾,根本不跟他硬拼,總是一沾即走,死死的拖著他,讓他無法完全發揮小軍刀殺陣的威力,心下也只能夠強壓住那股不安,沉著應戰。

張欣奕身後,兩隻巨大的翅膀張開,左翅為右護法,右翅為絡腮鬍子大漢,其餘諸多強者組成了一個簡單的陣型,化作一頭三足神鳥,猛然間向月東陵的天靈蓋啄去,所過之處,空氣爆發出一陣陣刺耳的轟鳴聲音。

「諸兄弟助我1

月東陵臉色微變,但是卻並不慌張,而是鼓動真氣,大喝一聲,數十人紛紛飛起,化作一尊頂天巨人,一掌拍出。

神鳥利喙啄來,和巨人手掌碰撞在一起,錚錚作響!

「疾1

卻在此時,月東陵猛然暴喝,氣勢猛然暴漲,竟然絲毫不下於張欣奕,他的身後,十餘尊頭領手中突然出現一根根標槍,十餘桿標槍同時爆射而出,匯聚成一尊巨大的長槍虛影,被月東陵一把抓在手中,直接洞穿向張欣奕所化的神鳥眉心。

「不好1

瞬息而已,張欣奕就知道,他中計了,月東陵這一擊蓄勢已久,若是硬接,十有**會讓他的陣法出現漏洞,那個時候迎接他的,必然是月東陵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既然你要拼,那便來吧1

他身旁的右護法等人都是瞬間面色蒼白,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他們都感覺到,自己的真氣此時竟然混亂起來,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抽取,匯入張欣奕的身上,讓張欣奕實力暴漲,幾乎直逼元神境界強者。

雖然當年跟隨陸離與敵人大戰,他們也曾經遇到過這種情況,可那個時候,所有兄弟戮力同心,齊心協力對抗敵人,相互信任無間,自然不會因為自己的力量被抽取而有所恐慌,可是如今,他們都已經背叛了自己的兄弟,相互之間的新人早已經蕩然無存,這一情況一出現,所有人便是心中驚慌,整個陣法

瞬間就有了散亂之象。

「就是現在1

月東陵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面對幾乎可以抗衡元神強者的張欣奕,反而是鬆了一口氣,他也是在賭,賭這些叛徒之間並沒有表面上的那般和諧,要用這一拚命殺招逼張欣奕的陣法露出破綻,好在,他成功了。

張欣奕的陣法幻化的大鳥瘋狂撲來,身上甚至有火光閃爍,氣勢逼人,就要和月東陵的長槍碰撞,要硬生生的以這種蠻橫的力量把月東陵的陣法崩解,然而這個時候,在張欣奕驚詫的眼神中,月東陵卻是詭異一笑,整個人修為鼓動,竟然要以自己的力量接下張欣奕的一擊,而他手中的長槍則凝聚了其他人所有的力量瞬間翻轉,橫掃而出,目標正是右護法等人慌亂瞬間,出現的那一絲破綻。

轟隆隆

月東陵口噴鮮血,胸口凹陷,直接倒飛而出,不過他的身上卻有一件灰色戰甲崩碎,從白衣下掉落,整個人撞碎數根柱子和許多傢具,倒地不起,昏迷了過去,不過若是沒有人救治的話,他必死無疑,接近元神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絕非煉體境武者能夠抵擋,月東陵若是沒有那件戰甲,瞬間就要被轟的肉身粉碎,煉體境武者沒有凝聚元神,肉身粉碎,那就是一個死。

不過相對應的,張欣奕的陣法也被那一槍直接崩解,右護法等人一個個口噴鮮血,身受重創,就是張欣奕自己,也都是面色潮紅,嘴角也有鮮血流出,顯然,陣法被破除,眾多強者的力量反噬,張欣奕即便有精氣境的修為,也不是那麼容易鎮壓的。

「左護法……左護法……」

一眾頭領亦是有些喘粗氣,眼見月東陵一人承受張欣奕全力攻擊,一個個都是面色大變,趕忙衝過去,黑衣勁裝男子將月東陵扶起,擔憂的大叫道。

「左護法,你沒事吧?」

「董香主,左護法怎麼樣?」

除了幾人警惕張欣奕的偷襲,其他所有人都是極為擔憂的看著,生怕驚擾了月東陵。

「還好,只是受了重創,幸虧是那件盟主送左護法的新宇軟甲抵擋了大部分攻擊,否則……」

黑衣勁裝男子也就是董香主鬆了一口氣,雖然眉間的擔憂依然沒有落下,但是至少可以確定,暫時左護法是沒有生命危險的。

「眾兄弟,今日我等只怕是在劫難逃,我等兄弟戮力同心數十年,能夠死在一起,是我等之福。」

董香主輕輕放下月東陵,站起身來,看了看周圍的兄弟,大聲說道。

「死在一起,我等之福1

眾人同聲大笑,而後再次組成了小軍刀殺陣,兵鋒直指張欣奕,而且個個都是視死如歸,很顯然,他們要拚命了,左護法以一己之力,瓦解張欣奕的殺陣,就是為了創造這個讓他們可以和張欣奕同歸於盡的機會,他們所有人都明白,今日即便沒有張欣奕,他們也都是必死無疑,但是死之前,卻一定要拉著這個背叛兄弟,忘恩負義的混蛋下去。

「殺1

這一次,小軍刀殺陣凝聚的,乃是一尊長戟,散發著凶煞的氣息,刺向張欣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