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五十章 洪家退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洪家退走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十餘名執法弟子臉上帶著獰笑,走向了郭浩和陸離等人,他們手中拿的,是禁靈鐵索,乃是執法堂特製的一種黃品寶器,一旦被鎖上,除非是元神境界之上的強者,否則,立刻就會被禁錮全身經脈,實力再強也只能任人宰割。

洪林三人也是露出了不屑的冷笑,暢快的看著郭浩和陸離五人,他們是奈何不了郭浩幾人,可是執法隊卻不會忌憚什麼,一旦被執法隊盯上,郭浩幾人就是再厲害,也休想翻盤,連逃出蒼山城都休想安生,除非離開大秦,因為執法堂乃是經城衛軍批准成立的機構,在大秦國之內,是可以發布通緝令的,足以讓郭浩等人在大秦國寸步難行。

郭浩面色凝重,陸離也是皺起眉頭,似乎是在想辦法,而胡一笑和羅煉則是目含殺機,顯然,若是這執法弟子靠近他們,他們絕對是會直接出手的,雲落花依然是面帶微笑,可是郭浩卻知道,這傢伙絕對是最危險的一個,因為他的手,已經微微握起,那是拿凳疲郭浩敢保證,執法弟子若是真的對他出手,絕對會瞬間被他一刀劈成兩半,他們三人當散修自在慣了,根本不會理會執法堂的威脅,即便被通緝,逃亡四方也在所不惜。

無奈,郭浩也是握緊了手中的長劍,體內一道道雷光開始閃爍,《雷罡霸體》隨時可以施展,甚至連《斬雷道劍》他都做好了拚命施展的準備,那闖進來的執法堂五大強者,每一個都是羅星宇那個級別的強者,若是稍有大意,只怕他們五個就要栽在這裡了。

只是他們五人若要動手,那陸離盟的這些頭領們可是要遭殃了,畢竟郭浩五人就是再強,也不可能在蒼山城執法堂的圍攻下,救下這麼多人。

「住手1

眼看著十餘名執法弟子就要抓向五人,郭浩甚至都已經微微抬起手中長劍,胡一笑三人身上的真元也已經開始涌動,準備施展殺招,直接闖出去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

緊接著,兩個人影落在了眾人之間,讓郭浩眼睛一亮,卻正是那位肖將軍肖雄義和一個與他長得有些相似的男子,兩人身上此時都穿著城衛軍的軍服,不同的是,肖雄義的,只是普通軍士的軍服,而那男子的軍服則是代表了大秦官員的八尉服,這男子乃是蒼山城城衛軍的八尉。

大秦包括其他各國,現在的軍制沿用的仍然都是當年軒轅帝朝華夏古國的規制,分為陸軍,水師和飛天軍,因為地處內陸,大秦水師在各國中是最弱的,但是其陸軍和飛天軍卻冠絕天下,在七國之中可謂數一數二的,尤其是陸軍中的騎兵,更是曾經和大秦交戰過的國家的噩夢,素有「大秦鐵騎」之稱,城衛軍便是陸軍的一部分。

八尉在華夏古國之時,可掌軍一萬左右,即便是現在的大秦遠遠無法與當年的華夏古國相比,軍制縮編了不少,加上城衛軍也不是常備野戰軍,建制再次縮小,如今的大秦城衛軍八尉也一樣能夠掌軍一千左右。

大秦軍規,想要成為大秦軍士,修為至少也要在氣沖牛斗巔峰,而且要有進階三花境界的潛力,所以眼前的這個男子雖然修為看起來也是精

氣境,但是他手掌大權,即便是執法堂堂主,在職階上也都要比他小一級,大秦律法在各國之中是出了名的嚴厲,加上城衛軍又是軍隊編製,而執法堂只是行政編製,所以執法堂是遠遠無法跟城衛軍八尉相比的,他的話,那五人也不得不聽。

「原來是肖雄天大人,不知道肖大人來此所為何事?我執法堂正在緝拿擾亂蒼山城秩序的賊子,肖大人為何阻止?」

看到肖雄天和肖雄義兩人進來,而且還開口阻止他們,那五個青年男子都是微微皺眉,眼中露出忌憚的神色,而洪林和花御道見到肖雄義出現,便頓時心中一個咯,互相苦笑著看了一眼。

之前石頭谷的事情,雖然肖雄義未必會真的記恨他們,而是他們那種霸道的行事作風,必然會讓肖雄義心中不爽,如今肖雄義加入了城衛軍,又帶著他的哥哥肖雄天出現在這裡,很顯然是知道他們的謀划,想要阻止他們,噁心一下他們,只是即便知道肖雄義的打算,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

郭浩看到肖雄義到來,急忙向著其他人使了使眼色,陸離幾人不知道石頭谷的事情,不明白肖雄義兄弟兩人的來意,郭浩卻能夠猜出一二,示意他們先不要衝動,看看這位肖大人如何說法。

不過就在郭浩再看向肖雄義的時候,卻發現這傢伙竟然對著他偷偷做了個鬼臉,讓他微微有些哭笑不得,還有些驚奇,那日郭浩出手極快,不過幾個呼吸就闖出了石頭谷,卻沒有想到肖雄義竟然看清了他的容貌,認出了他。

「緝拿賊子?來這裡嗎?可是據本官所知,這裡可是陸離盟的地方,而且好像還是極為重要的一處據點,外面那些四平幫的人為何會死在這裡?還有這些陸離盟的人為何都是身負重傷,洪林,花御道幾人為何在這裡,也是身上有傷?洪山,你可能給本官解釋解釋?難道是陸離盟故意設下圈套,引他們這些人到自己家門口,想要把他們殺死在自己家?他們就不怕洪家的報復?那這位在蒼山城聲名赫赫的陸離盟主難道是個白痴,自己找死不成?」

果然,肖雄天開口就是數個問題,盯著洪山,也就是洪林的哥哥笑著說道。

「肖大人,我執法堂負責維護蒼山城秩序,今日之事確實有諸多疑點,但是我等定然會秉公辦事,把所有事情查個清清楚楚,而後彙報城主府,還請肖大人莫要干涉執法堂執法。」

洪山微微皺眉,他並不知道前日洪林在石頭谷做的事情,還不明白為何這位原本並無糾葛的肖大人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如此明顯的偏向陸離盟。

「干涉執法堂?洪山,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按照大秦律法,你們所謂的執法堂,並不存在,也不具備在城池之中執法的權力,真正有執法權的,是城主府和城衛軍,執法堂,不過是城衛軍麾下延伸而出的機構罷了,一切行事都要聽從城衛軍的指揮,你,可明白?」

肖雄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盯著洪山,雙眼閃過利芒而後平靜的說道。

死死地盯著肖雄天好一會,洪山才是確定,今日之事,只怕是難以功成,眼前這位明顯就是來阻止他

們的,他自然明白,執法堂在城衛軍的眼裡,不過是個笑話,是城衛軍懶得出手,才會給了執法堂一些權力管理蒼山城,以執法堂的實力,就算是加上五大家族的支持,也一樣不會是城衛軍的對手,更何況,他洪山一個人也代表不了執法堂。

「好,今日就給肖大人一個面子,陸離盟,千萬不要讓本公子抓住機會,否則……哼,我們走……」

深吸了一口氣,洪山看了看肖家兩兄弟,又看了看郭浩等人,冷冷的說道,而後帶著洪林等人就要離開。

「洪少爺,不要忘了你們的承諾。」

就在這時,陸離突然開口,冷冷的盯著洪林。

「哼,我洪家自不會食言,不過,那些地盤吞下去,陸離盟可要小心撐著肚子。」

洪林臉色微變,看了看洪山,隨後冷冷說道。

洪家和四平幫一眾強者走出大堂,眾多四平幫弟子也都帶著那些被殺的弟子屍體離開了陸離盟的大院,院子里只剩下了一眾陸離盟強者,郭浩和肖雄義兄弟,還有張欣奕等背叛陸離盟的人。

「多謝肖大人今日解圍,陸離感恩不盡,他日定有厚報。」

洪家的人離開后,陸離上前,抱拳感激說道。

他自己和胡一笑,郭浩等人並不懼怕洪家,大不了逃離蒼山城就是了,可是他身後的那些兄弟此時個個受傷,一旦他們逃離,這些兄弟必然會遭到屠戮,這是陸離絕對無法接受的。

「你不用謝我,今日是雄義求我來這裡的,我也只會幫你們這一次。」

肖雄天並沒有接受陸離的謝意,郭浩看得明白,這位肖大人並不如何看得起陸離這些草莽之人,反而看向他的目光有些欣賞。

「你叫郭浩是吧,你的實力很強,也很有潛力,若有機會,希望你能夠加入城衛軍,相信會有很好的前途,我先回去了。」

看了看陸離,沒有理會他的尷尬,肖雄天又看向郭浩說道,隨後就跟肖雄義說了一句,徑自離開。

「嗯,大哥你先回去,我一會就走。」

肖雄義有些歉意的對陸離等人笑了笑,隨後說道。

「不好意思,我大哥這個人就是如此。」

肖雄天離開后,肖雄義再次歉意的說道。

「無妨,這一次肖兄救了我陸離盟眾兄弟,我陸離盟感激不盡,欠肖兄一個人情,他日若有差遣,陸離盟定會為肖兄赴湯蹈火。」

陸離等人在肖雄天離開后,趕忙給月東陵等人都喂下了療傷丹藥,然後對肖雄義笑了笑抱拳說道。

「陸盟主,你也不用謝我,要謝就謝郭浩郭兄吧,前幾日承蒙郭兄幫忙,肖某還未感謝。」

肖雄義卻也是哈哈一笑,推辭了陸離的謝意,讓陸離和胡一笑幾人都是驚異的看向了郭浩,沒有想到他和肖雄義竟然還有交情。

「肖兄言重了,當日在下也是為了自己,而且說起來還是在下連累了肖兄等人被洪林堵在石頭谷,在下還未向肖兄道歉呢。」

郭浩卻是苦笑一聲,抱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