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五十三章 分散,殘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分散,殘靈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進入光門,郭浩只感覺一陣眩暈感傳來,山谷和一處從未見過的陰暗世界在他的眼前來迴轉換,很快,他就出現在了那陰暗的世界之中,周圍一片寂靜,並沒有如進來之前所了解到的那樣,所有人都出現在一處,然後再分散尋找機緣,顯然,這一次的遺開啟,果然有了大變數。

要嘛是元家可以針對他,不過這雖然也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以元家的霸道,若是真的想對付他,他們絕對會直接出手,而不是用這種不入流的伎倆,更何況,元家還曾對他表示善意,雖然郭浩因為創立九霄宮而沒有加入元家,但是雙方卻也並未交惡,所以只有一個解釋,這座遺本身出了問題,所有人只怕都被分散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單獨行動,對我來說未必是件壞事,我的諸多手段還是不宜在人前顯露。」

郭浩微微一笑,自語之後,看了看周圍,隨意選了個方向飛速離去。

郭浩的速度並不快,這處遺並非自然形成,而是兩尊強者交戰遺留的戰場,其中處處兇險,有無數殘留神通餘波,一不小心引發,那就是必死之局,雖然郭浩有九霄仙府護身,並不懼怕,但是若引起巨大動靜,只怕多為不便。

「如是我聞,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盤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如是我聞,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

「如是我聞,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嗔恨。」

不過,就在他離開原地不過數里距離的時候,一道道奇異的聲音傳來,直入耳中,那一瞬間,郭浩就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被什麼東西觸動,一時間無數道理交織,讓他不由得有些痴了。

他看到天地間無盡的絲線相互糾纏,看到一道道法則力量維持著這個世界的運轉,無盡的絲線彙集到一起,那裡,有一尊佛像佇立,散發著柔和聖潔的光芒,讓人感到親近,不由自主的就要向著這尊佛的方向行去。

「如是我聞,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不自主的,郭浩的口中亦是開始口誦那奇怪的言語,方一開口,郭浩就感覺自己的靈魂進入了一處溫暖的所在,讓他感到無比舒服,想要放下一切,留在這裡。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涼的氣息從丹田之中直衝而上,瞬間流過他的全身,讓他的頭腦變得清明無比,郭浩的雙目頓時睜開,便看到在他的前面,正有五道身影,在一個白骨骷髏的帶領下,向著一個方向行去。

那五人郭浩並不認識,但是他們身上的服飾他卻知道,正是五大家族的人,而且這衣服非常陳舊,顯然,他們是在之前幾次的遺開啟的時候,被困在這裡的,靈魂被迷惑,肉身也化作了傀儡,被一股詭異的意念控制,終日行走在這座空間之中。

郭浩的心底一陣發寒,後背瞬間被

冷汗濕透,卻又不敢立刻逃離,只能夠跟著前面的五道身影繼續走著,口中跟著他們念著一些不知道意思的奇怪話語,竭力的保持自己靈魂的清明,不被那股意念所掌控。

但是很快,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那白骨骷髏的腳步越來越慢,隨後骷髏頭也是轉了過來,似乎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郭浩。

一瞬間而已,郭浩就感覺到一股冰涼的殺意落在了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猶豫,郭浩飛速後退。

只聽一聲巨響,那五個傀儡此時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轉過身來,同時一拳轟在了郭浩所在之地,將那處地面轟出一個巨大的坑洞,看的郭浩更是身上發涼,他可是知道,這處空間的土地似乎被那兩尊大能強者的氣息影響,變得極為堅固,即便是元神強者全力一擊都未必能夠打穿,可是如今卻被五個傀儡打成這樣,若是這幾拳打在他的身上,郭浩敢肯定,他絕對要被打成碎肉。

「對佛不敬,褻瀆佛陀,當下剝皮地獄1

一個宏大的聲音傳來,充滿了聖潔和慈悲,但是所說的話,卻讓郭浩心中憤怒,這就是佛?這就是佛門?就是當年滿口慈悲,進入玄黃大世界傳道的佛陀?好霸道的佛門。

難怪,難怪道門如此仇視他們,甚至不惜發動全面大戰,也要把佛門在玄黃大世界的傳承滅掉,他們蠱惑人心的手段太過詭異,而且行事霸道,比之儒門的一些假道學還要無恥。

郭浩根本就沒有與之交戰的心思,因為他很清楚,要鎮壓他的,不是眼前的這具骷髏和那幾個傀儡,而是那位已經和贏乾玉同歸於盡的佛門大能的殘靈,大能,那是陽神獨立於肉身而存在的存在,天人合一,物我兩忘,形神俱妙,與道相合,僅憑元神就能夠粉碎虛空,即便只剩下殘靈,也絕非他一個小小的煉體境武者所能夠頗。

狂暴的壓力襲來,郭浩根本理都不理,強行頂著那股恐怖的壓力,飛速奔逃,任憑那骷髏和五尊傀儡不斷的施展各種詭異的武技,瘋狂追擊他,不過片刻,郭浩後背上就是滿布傷痕,就連那件七翎鎧都被打的出現了一個窟窿,郭浩口中鮮血噴出,卻依然強行支撐,發瘋狂奔。

好在,那白骨骷髏和五尊傀儡的速度並不快,而且並不會神通,除了一開始的時候還能稍微跟上郭浩的腳步,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少傷痕,但是時間稍久,它們就跟不上郭浩的腳步,無法再對郭浩產生威脅,也就停止了追擊,繼續吟誦著那奇怪的話語,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在一處低洼的溝壑之中,郭浩突然栽倒在地,一口鮮血噴出,臉色突然變得蒼白無比。

「娘的,還真是出師未捷,差點就身先死啊,運氣不佳,竟然會遇到那些詭異的信徒殘靈,而且還是那尊佛門大能殘靈直接控制的信徒殘靈,太背了。」

稍稍調息了好一會,郭浩才算是恢復了一些,感受到後背上火辣辣的疼痛,苦笑著自語道。

好在,那些鬼東西並不會神通,也沒有真氣真元,純粹是肉身攻擊,所以郭浩雖然受傷頗重,但是他肉身強大,所受的不過是皮外傷罷了,撒

了一些外傷藥粉,郭浩就感覺到背後一陣麻癢,傷口應該是開始復原了,過不了幾天就可以恢復過來。

休息了片刻之後,郭浩才是換了一身衣服,繼續探索這座遺,這一次他可是小心多了,一路上始終保持警惕,雖然再次遇到了兩次殘靈過路,還有幾處明顯是大能神通餘波所在之地,但是都被他巧妙的躲避開來,他也破掉了幾處已經徹底消散的餘波禁地,倒也找到了一些寶貝。

一本玄級中品功法秘籍,名為《洛水訣》,是蒼山城已經覆滅了的大家族,洛家的鎮族功法,估計是當年洛家族人帶進來的,郭浩雖然看不上,但是對九霄宮很多弟子卻會有極大幫助,還有一柄天品寶器長刀,還有一座丹爐,看不出品階,但是郭浩感覺這是一件不錯的寶貝,就收了起來,這讓他心情變得不錯,不管怎麼樣,總算是有所收穫了,雖然對他都沒有什麼用處,但是放在現在的九霄宮,絕對是了不得的寶貝。

繼續出發,郭浩依然保持足夠的警惕性,慢慢探索,不驕不躁,如此又過了數天,在他進來遺半個月的時候,終於遇到了第一波人。

「劉兄,這東西真的有用?」

郭浩躲在一處小溝壑之中,被一塊暗紅色的石頭擋住身形,屏住呼吸靜靜的聽著不遠處兩撥人的談話。

郭浩認得那些人,就是蒼山城五大家族之中,劉家和盛家的人,不過都是一些外圍紈子弟,並無嫡系子弟在場,原本郭浩根本不想理會這些紈的事情,五大家族把他們送進來,只怕也是想著淘汰一部分,讓他們有所經歷,能夠改變一下紈的性子。

「必須的,盛兄,只要她吸入一點點的粉末,我敢保證,無論她的意志多麼堅強,都立刻會變成蕩婦淫娃,嘿嘿嘿,若是盛兄能夠得到她,那元家就是再不高興,只怕也要選擇支持你,到時候在盛家,盛兄的地位就是水漲船高,可不要忘了兄弟我啊1

那位劉家紈淫蕩的嘿嘿一笑,盯著盛家的那人說道,不過郭浩微微透過石頭縫隙,卻看到了這劉家紈眼底的狡黠和不屑。

「好,好,好,劉兄盛情,盛某豈能辜負,放心,若是成功的話,待到為兄入贅元家,為兄定會全力支持劉兄在劉家上位,哈哈哈……」

「那就預祝盛兄馬到功成了,她就在東邊十餘里之地,盛兄,多多小心,小弟會在暗中接應盛兄的。」

「好,兄弟們,我們走1

那盛家紈面帶喜色,坐著入贅元家的美夢向東方快速行去,待他走後,劉家紈才是冷冷一笑。

「三哥,我們不跟過去嗎?」

這劉家紈身旁,一個瘦小,看起來極為精明的年輕人說道。

「現在不用,這傢伙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想要指望他對付元傾城,根本不可能,讓他去,不過是為了探探路,順便挑撥一下元家和盛家的關係罷了,我們稍後見機行事就是了。」

劉家這人卻是不屑的笑了笑說道,而後就見他轉頭,看向了郭浩藏身的石頭,笑著說道:「朋友,偷聽了那麼長時間,不現身一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