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皇十八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皇十八王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大神天,這是他的名字,他是神族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天驕,得到神族始祖,先天神祖的傳承,初出茅廬之時,就以三花境界的修為,斬殺過五氣境真人,進階五氣境界之後,更是斬過大能強者。

神族沒落,然而他,卻讓所有人都看到了神族輝煌的未來,曾有魔族,天人族的大能強者暗中狙殺,惹怒神族,神族不惜一切,和魔族,天人族開戰,一切,都是為了保住他。

沒有任何言語,沒有任何錶示,彷彿那最後一個石柱就是他的,一步一步走上了石柱,看向了那座龐大的魔皇行宮。

天魔修的身上騰起兇猛的戰意,魔族和天人族的天驕不少都露出了凝重的殺意,看著那個身影,卻沒有一人敢真的挑釁他。

十息之後,一道道神光從石柱之上騰起,和魔皇行宮上的十九道大道鎖鏈相連,十九道身影從石柱上消失,第二輪爭奪也隨即開始,一場場搏殺下來,元傾城和肖雄義雖然進階五氣境不久,可是兩人的戰力也極為不凡。

尤其是元傾城,她原本就是蒼山城第一天驕,雖然因為郭浩的橫空出世而被比了下去,但是她的天資卻也是不容置疑的,即便是田傷,晉觴黎,想要欺負她初入五氣境,最終卻也都一敗塗地,若非是因為忌憚他們身後的勢力,擔心會給元家帶來麻煩,元傾城絕對不會留手,直接就將兩人斬了。

可即便如此,肖雄義和元傾城也都是在第二十波以後才進入了魔皇行宮,畢竟這裡聚集的,是整個九界的天驕弟子,精英無數。

一陣眩暈的感覺過後,郭浩的意識回歸,才發現他們十九人已經出現在一座大殿之中,其他十八人站在不遠處,都是正在觀察這座大殿。

這座大殿範圍極廣,十九尊天驕站在這裡,相比於龐大的殿堂來說,比螞蟻還要小,大殿正堂,一座龐大無比的王座威嚴雄偉,兩邊兩排雕像,一個個面目猙獰,氣勢恐怖。

郭浩注意到,這裡的雕像正好有十八座,加上王座,整好十九尊。

每一尊雕像都龐大無比,雕像的手指都要比眾人中身材最高大的巫天賢還要大數倍,此時眾人就在殿門口,都是面色嚴肅,極為謹慎,他們都是決定天驕,一個個都極為自傲,可是在這裡,他們的自傲卻是必須收起來。

因為這裡是魔皇行宮,是大秦始皇斬殺魔皇之地,魔皇並非是修鍊境界,而是代表了一個魔道族群的最強戰力,而這裡,是華夏古國早期,被秦皇斬殺的暗影魔族的魔皇的地方。

暗影魔族從神魔時代結束,人皇時代初期就存在於世,數十萬年來一直佔據魔界十大強族之一的位置,雖然總體實力位居一直位居末尾,可是卻依然不可小覷,而華夏古國早起的暗影魔皇,修為絕對不會比秦皇弱多少,現在這個時代的魔族魔皇,和他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贏兄,這裡是令先祖始皇陛下留下的機緣,相比你們大秦皇室應該對此有所了解,這個時候,是不是該給眾位道友指點一下明路了?」

這時,天使族拉斐爾突然看向了贏芃,臉上露出笑意說道,讓所有人的目光都

聚集在了贏芃的身上。

郭浩微微皺眉,目光中閃過一絲利芒,看向拉斐爾,腳步微移,站在了贏芃身旁,不說他是大秦的人,還是人族,單單是外面的時候,贏芃曾有意出手助他,郭浩就不會袖手旁觀。

贏芃面色淡然,看到郭浩的動作,臉上露出微笑,對他點點頭,卻並未理會拉斐爾的話。

大神天,天魔修的面色淡然,沒有理會拉斐爾的話,其他的異族天驕,包括趙武和項築都是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唯有那身背古劍的男子和張若新沒有任何反應,依然是認真的觀察著這座大殿。

「這鳥人說得對,贏芃,若是有什麼秘密,還是說出來的好。」

巫天賢逼向贏芃,帶著笑意說道,但是雙目之中的冷芒卻是讓人心寒。

「巫天賢,說話注意點。」

拉斐爾臉色一寒,目光充滿殺機的看向巫天賢,冰冷的說道。

「怎麼著,鳥人,想打架?」

巫天賢毫不示弱,嘿嘿一笑,看向拉斐爾。

拉斐爾目光冰冷,就要出手,卻在此時,魔邪突然站出來,冰冷的盯著贏芃說道:「贏芃,說出秘密,或者,死1

「說出秘密,或者死?」贏芃的臉上依然是極為淡然,轉身看向魔邪,拉斐爾和巫天賢,而後說道:「你們可以試試,聯起手來,是不是本太子的對手1

贏芃的聲音淡然,彷彿一切都沒有放在心上,但是那種強大的自信,卻是讓郭浩都不由得有些欽佩,同時他也明白,為何他站在那石柱上,卻沒有人去挑戰他,高傲如天魔修都沒有對他有任何的輕視,還有大神天,看起來他什麼都不在意,可是實際上郭浩也看出來,至少這十八人之中,天魔修和贏芃,還是讓他有那麼一些忌憚的。

十五人,都是露出了極為忌憚的神色,沒有人主動出手,贏芃身上沒有泄露任何氣息,可是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時,一個傾向傳來,眾人循聲看去,卻發現,大神天已經邁步走入了大殿之中,那一瞬間,他彷彿是承受了無窮恐怖的壓力一般,每一步走出,都需要微微停頓一下。

大殿之中那十八尊雕像和王座上,都有一道道符文亮起,一道道褐色的旋風憑空出現,再大殿之中迴旋,讓大殿裡面的氣息更加詭異,更加陰森恐怖,郭浩微微皺眉,想不明白始皇帝為何要弄出這些東西,當年斬了那尊魔皇,他為何不把這裡的一切都帶走,反而將其留在這裡?

在場之人,都是絕世天驕,瞬間就明白了,這大殿,乃是一個考驗,算是第二重考驗,外面的石柱是第一重,只有通過這個考驗,他們才能夠看到更深的風景,得到想要的機緣。

「走1

看了郭浩一眼,贏芃低聲道,而後直接踏出,向著大殿之中走去。

郭浩沒有猶豫,也隨之踏入大殿。

一股強大的壓力降臨,讓郭浩臉色微變,果然,這大殿乃是一種考驗。

「昔年斬皇十九尊,唯一人可入朕眼,今遵諾

言留其傳承於此,十八為王,一尊為皇1

一個浩大的聲音從虛空上傳出,讓十九人都是面色震驚,終於是明白了過來,這裡留下的,不是秦始皇的傳承,而是他所斬殺的十九尊皇級存在,在斬殺他們之前,承諾他們為他們留下傳承,數十萬年來,想必曾有無數天驕來此接受考驗,但是卻始終無人能夠通過,知道了這些,所有人都是越發的凝重。

並不是因為這考驗的困難,而是,始皇留念中的那八個字,「十八為王,一尊為皇」,他們十九尊天驕存在,註定是要爭一爭了,不說那一皇之位,單單是十八王之位,也因為他們的站位不同,而代表了他們的實力強弱,傳承強弱。

轟隆隆

所有人,包括郭浩,都是綻放全部實力,向著那十八座雕像和那座王座走去,那是十九尊華夏古國早期甚至之前的皇級存在,是真正的絕世強者,遠遠超越了神,超越了仙,那是聖人一般的存在,甚至是聖人巔峰。

郭浩雖然對所謂的傳承的功法不感興趣,可是這傳承絕對不只是功法這麼簡單,肯定還有那些強者的修鍊經歷,他們的見聞,這才是郭浩最想要的,之前得到魏武帝的部分記憶,就已經讓他受益匪淺,這些曾經縱橫神魔時代的絕世強者的記憶本身就是遠遠超越那些功法神通的無上瑰寶。

一邊瘋狂的前行,郭浩心中也在奇怪,那尊王座,是為誰而留,秦皇一生縱橫天下,征戰四方,斬殺的皇級存在絕對不只是十九尊,能夠讓他如此重視的皇級存在也絕對沒有幾個,這十九尊強者,能夠在死前得到他的承諾,可見在神魔時代覆滅人皇時代開啟的那個崢嶸歲月中,也絕對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大神天,天魔修和贏芃都是緊緊盯著那座王座,身上的氣息極為狂暴,他們都不缺絕世傳承,功法神通方面,神族,魔族和大秦皇室的傳承都絕對不遜於這十九尊皇級存在,所以他們的目的和郭浩定是一樣。

其他十五尊天驕的目標都是兩列雕像,不少人看到郭浩竟然也跟著盯上了那尊王座,不由得都露出了不屑的目光,若非是所有人都承受著極為恐怖的壓力,只怕都有人直接出手,把他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直接轟出去了。

只有那身背神劍的男子,看到郭浩的目標,目光微微一閃,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不動神色的慢慢向著郭浩的方向靠攏。

眾人走得很慢,但是每一步卻都極為穩固,讓人震驚的是,郭浩竟然絲毫不比大神天,天魔修和贏芃慢,十九尊天驕,大神天在最前方,他後面是天魔修,贏芃和郭浩,再後面則是那身背神劍的男子,大光明聖教張若新,陰司界鬼魔,巫族巫天賢,天人族幽泉,最後一波是其他天驕,速度都在伯仲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眾人終於走到了雕像之間,距離王座也不過是數百丈的地方,大神天終於轉過身來,看向了郭浩:「你是自己退下去,還是讓本座出手?」

另一邊,天魔修也找上了贏芃:「早就想和你一戰,來吧,看看阻攔我魔界數十萬年的大秦的太子,有沒有資格獲得這一皇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