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秦旗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秦旗主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郭浩和肖雄義一起直接去了御魔關兵馬司,秦雲,王蘇帶著元傾城直接離開了邊疆,從御魔關回蒼山城了,至於趙無咎,則是直接去了趙**隊駐地,那裡有趙國武侯趙闊的麾下駐紮。

秦雲雖然是忠王世子,但是金焱軍團乃是大秦九大集團軍之一,即便是他的父親是大秦元帥,封號忠王,也沒有權力直接在金焱軍團之中安插軍官,以忠王秦興的性格,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而且秦雲也知道,郭浩有自己的驕傲,以他的能力也絕對能夠得到金焱軍團的認可,所以他並沒有提出為郭浩安排職位的事情。

兵馬司,乃是大秦徵兵的專屬機構,御魔關是由金焱軍團駐守,這兒的兵馬司自然便是專門為金焱軍團招募新軍的,和幾人分別之後,郭浩和肖雄義就到了這裡。

和蒼山城的兵馬司不同,這裡的兵馬司更加宏偉,而且人來人往,極為熱鬧,因為御魔關的兵馬司,同時也是傭兵大廳,金焱軍團負責鎮守魔界通道,但是魔界何其廣大,那是一個絲毫不下於玄黃大世界的龐大疆域,只憑金焱軍團是根本無法完成守衛任務的,所以就有了這座傭兵大廳。

金焱軍團拿出獎勵,讓那些不想加入軍隊的人,接取任務,完成一些不宜由大軍出手的任務,當然,也有些私人需求,發布懸賞,讓這裡每日都是熱鬧非凡,人來人往。

「兩位公子,你們好,請問有什麼事可以為你們做的?」

兩人直接走到了服務台,一個聲音甜美的女子禮貌的看著兩人說道。

「我們是應徵入伍的,這是我們的玉牌1

郭浩和肖雄義拿出當初在御魔關金奎發給他們的玉牌,交給那女子說道。

這玉牌乃是記錄他們在接受考核期間所殺的魔族和魔獸的情況的信物,當然,只是記錄他們斬殺的魔獸和魔族強者的數量,按照一定的方式摺合成積分,等入伍之時,按照積分來評定最初的軍階。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1

看到他們的玉牌,這女子臉上露出笑容,這女子也是金焱軍團的人,看到兩人的玉牌,就知道兩人加入金焱軍團乃是肯定的了,若是沒有通過考核,他們是不會拿著玉牌到這裡來的。

跟著女子,兩人來到了兵馬司二樓的一個房間之中,那裡兩個身穿大秦制式官服正在忙碌著,看到女子帶著兩人進來,其中一個起身,看向郭浩和肖雄義,臉上露出笑容。

「大人,這兩位是新加入我軍團的軍士1

女子把兩人的玉牌交給那男子,而後退出了房間。

男子接過玉牌,看著兩人好一會,另一個官員也是極為好奇的看著兩人,他可是明白,旁邊這位大人是個極為高傲的人,以往那些來報到的軍士,他根本都是不屑一顧的,這一次卻主動插手,看來這兩人不一般埃

「郭浩,肖雄義?」

好一會後,男子神識探入玉牌,眼底閃過一絲震驚,不過瞬間就掩飾過去,隨後開口說道。

「是1

兩人點頭。

「嗯,軍功不錯,殺了不少魔族,前些日子進攻暗影魔族祖地,許多軍官都英勇犧牲,五五七旗的裨將軍也犧牲了,你就去第三軍,五五七旗當個旗主吧,至於你,修為還不錯,不過軍功不足,既然你們兩個關係不錯,那就在他的手下當個校尉吧,至於軍銜,你們還未真正上戰場,寸功未立,就暫且保留,待立下相應軍功,再行確定。」

男子點頭,隨後拿起旁邊桌子上一枚玉牌,開始向裡面錄入令人的信息,而後把玉牌還有郭浩兩人的那兩枚玉牌一起交給了旁邊的官員,而後便離開了這裡,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留下的官員看向郭浩兩人的目光極為震驚,一來就被授予了旗主之職,那在大秦主力戰軍之中,可是統領十萬大軍的軍方實權高層,剛剛加入金焱軍團的人,即便是那些元帥府的公子也都沒有這個待遇,最多是給個八尉的職位就頂天了,而今眼前這個男子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竟然直接就成了旗主,只怕過不了多久,大秦就要再多一位裨將軍了。

「兩位,請跟我來,去領取你們的戰甲和兵器,還有官印,敕封銘文,然後你們就可以去第三軍履職了。」

作為一名混跡官場多年的官員,這男子自然明白,什麼人可以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所以他很爽利的給郭浩和肖雄義辦理了各項手續,而後帶著他們來到了兵馬司的傳送殿,把他們送上了通往第三軍的傳送陣。

光暈流轉,一陣眩暈感覺過去后,郭浩和肖雄義出現在了一處十殿之中,剛一出現,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意,雖然這股殺意並非是針對他們,但是還是讓他們感到心驚。

「發什麼愣?趕緊的,傳送殿不是你家,速速離開。」

就在這時,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傳來,郭浩才發現,這裡也是人來人往,一個身穿金色盔甲的兵士正不耐煩的看著他們,旁邊還有幾個身穿金甲的士兵正在等待,顯然是打算借用這座傳送陣去執行某種任務。

郭浩出示了自己的官印和敕封銘文,而後被帶到了一處軍帳之中,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們被帶到了帳篷之中數個時辰,都沒有人來理會他們。

「兄弟,這是怎麼回事?這幫傢伙是故意給我們下馬威啊1

肖雄義滿臉的不耐煩,在帳篷之中走來走去,不慢的說道。

「無妨,大秦律法嚴明,軍規更是嚴厲無比,他們即便是再大的膽子,也不敢違反軍紀對付我們,既然在軍規範圍內,那我們就無可畏懼,更何況,大秦尚武,想要為難我們,還得看他們的實力。」

郭浩坐在椅子上,沒有半點著急的神色,始終是老神在在,聲音平靜的說道。

「說的也對,以兄弟你的實力,在整個第三軍,只怕都沒有人是兄弟你的對手,咱們沒有什麼可怕的。」

聽到郭浩如此說話,肖雄義的臉上露出了奸笑,很顯然是想到了什麼陰損的注意。

「好大的口氣,區區五氣境庚金境界的小傢伙,還有一個五氣境葵水境界的土鱉,竟然敢在我第三軍如此大放厥詞,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卻在此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從帳外傳來,就見到一個面色白皙,身穿大秦金焱軍團校尉盔甲,修為也是五氣境庚金境界的年輕人走入了帳篷。

他的身後還有兩尊穿著親兵盔甲的大漢,修為都達到了五氣境葵水境界,氣息沉穩,顯然戰鬥力也都極為強悍,那年輕人一看就是大家族的子弟,帶著紈氣息,不過身上的氣息也極為凝實,大家族的紈子弟雖然紈,但是不可否認,這些家族子弟,往往都有著極為強大的天賦和實力。

「你是哪一頭啊?」

郭浩沒有理會此人,他早就發現了對方的到來,肖雄義卻是微微皺眉,張口就來。

「膽敢如此藐視公子,放肆,找打1

肖雄義話音剛落,年輕人身旁的一個護衛就是大聲一喝,全身煞氣綻放,身影一閃,就向著肖雄義一拳砸下。

「姥姥的,怕你啊?」

此人突然出手,不過肖雄義對這種事情已經駕輕就熟,直接就是一拳回敬,口中不屑的說道。

強烈的氣勢爆發,肖雄義和大漢各退十餘步,都是震驚的看著對方。

肖雄義乃是天才強者,雖然比不上郭浩,王蘇這些人,但是卻也遠超同階,那大漢的修為和他相當,修鍊的功法不如他,但是大漢乃是軍人,一身搏殺技藝爐火純青,肖雄義雖然也經歷過不少生死磨練,但是和這種身經百戰的強大軍士相比還有些差距。

「不錯啊,小子,叫什麼名字,以後跟我混,怎麼樣?」

肖雄義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隨後又是極為感興趣的說道。

大漢沒有理會他,那年輕人則是露出了一絲陰霾的目光,看向了一直都是穩坐椅子上的沒有動的郭浩說道:「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

郭浩站了起來,雙目平靜的看向了年輕人,平淡的說道。

「大秦第三軍,五五七旗,天校校尉龐統之1

面對郭浩,這年輕人不由得心底有些發寒,只感覺此時他面對的不是一個與他年齡相仿的人類,而是一尊遠古大妖一般,不由自主的年輕人開口說道。

大秦軍制,校尉及以下的軍隊編製的軍官管職一律以天地人為稱號,五五七旗有天地人三校,各有三萬餘軍士,這龐統之便是其中天校校尉。

「大膽,區區校尉,竟敢如此冒犯長官,你們眼裡還有沒有大秦軍規?」

年輕人的話音剛落下,一聲爆喝便是傳來,讓年輕人三人都是嚇了一跳,卻見到肖雄義對他們怒目而視,猛拍了一下桌子大聲喝道。

「你?」

龐統之面色羞怒,他竟然被一個他眼中的土鱉給嚇了一跳。

「你什麼你?在你面前的,乃是大秦第三軍,五五七旗旗主,郭浩將軍,而老子,也是五五七的校尉,與你同級,而你,竟然敢在這裡如此藐視長官,好大的膽子?」

肖雄義聲色俱厲,大聲斥責。

「按照大秦軍規,見到長官,應該如何做?」

龐統之還要說什麼,郭浩此時卻是走到他們的面前,平靜的說道。

「領主大人到1

年輕人羞怒,正要說話,帳外卻是傳出了一個渾厚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