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一百五十七章 殺了就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殺了就殺了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你想幹什麼?」

卓公子面色慌了,他能夠感受到郭浩的殺機,雖然篤定郭浩不敢殺他,可是若是郭浩真的狠揍他一頓,那依照大秦律,以郭浩的地位卻是不會受到任何懲罰的。

「你姓卓?」

郭浩冰冷的聲音傳入卓公子的耳中,讓他面色蒼白,隨後卻又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露出了喜色。

「對,對,對,我姓卓,我是卓家子弟,朱雀元帥卓大人是我的叔叔,你,你要是傷了我,卓府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可不要亂來啊1

卓公子臉上帶著祈求的神色,可是眼底的怨毒卻是逃不過郭浩的眼睛,他是卓家的公子,雖然不是嫡子,沒有資格繼承侯爵之位,可是卻也是地位頗高,卓府不會任由外人欺負他的,那是打朱雀侯府的臉。

「今日的事情,就算是本侯向你們朱雀侯府收些利息吧1

郭浩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身上的殺機完全爆發。

「殺了他1

四名護衛臉色一變,同時爆發,一股股火浪從他們的身上騰起,四人同時出手,四柄大秦制式長刀帶著無邊的炙熱炎力劈向了郭浩,這四人都是軍人,應該是從朱雀軍團退下來的,被卓英璘收入卓府親兵之中,他們對殺機的感應極為敏感,看出了郭浩的必殺之心。

雖然說按照大秦規制,每個侯府擁有的親兵府兵不能超過一千人,但是實際上在不引起明顯的注意的情況下,各大侯府的親軍府兵數量都要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只是很少有人會刻意追查這些罷了,否則,那可就等於把所有的軍侯王侯得罪了個遍,那是找死的行為。

然而他們一出手,郭浩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口中說道:「按照大秦律,縱容僕從攻擊大秦軍侯者,大秦軍侯有權自衛,格殺之。」

話音未落,郭浩直接一掌拍出,沒有任何的氣勢,也沒有動用真元,就是純粹的肉身之力,直接鎮壓而下。

四名護衛都是五氣境庚金境界的強者,和郭浩同階,豈能抵擋郭浩的進攻,四柄長刀直接被郭浩一掌拍斷,那隻惡魔般的手掌勢如破竹,直接破開了他們的護體神炎,同時轟在了他們的身上。

砰,砰,砰,砰……

四聲清脆的響聲傳出,四個人,就在卓公子,羅謙和董雲驚駭的目光中直接被打得粉身碎骨,狂暴的火焰將他們的血肉碎骨焚燒成了虛無,彷彿四人從來都不存在一般。

卓公子面色驚恐,瘋狂後退,指著郭浩說不出話來,卻在此時,郭浩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你想怎麼死?」

「你,你不能殺我,不能1

卓公子慌亂了起來,郭浩的殺伐果斷讓他驚懼,四條人命,說殺就殺,那他這個卓家的庶齣子弟,只怕也不放在對方的眼裡了。

「你知道嗎?原本我和你們卓家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很遺憾,卓合力在暗魔森林伏擊我的朋友,所以我殺了他,後來青魔山一戰,你們朱雀侯府的朱雀親衛竟然敢在那個時候出手伏擊我,差點讓青魔山之戰兵敗,而今我來咸陽參加天榜之戰,來到這裡的第一天,你們就連番挑釁,真當我郭浩脾氣好不成?既然出手了,那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你放心,你死以後,在你身後的那人,本侯也會將他揪出來,讓他下去陪你。」

郭浩的聲音極小,小到只有卓公子能夠聽到,而後,他就直接出手了。

「你殺了合力堂兄?不要,你不能……」

這位卓公子雙目驚恐,正要大叫出來,卻發現周圍的空間都凝固了,他的話根本無法傳出,就見到郭浩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胸口。

「住手1

就在這時,遠處一聲大喝傳來,卓和天和甘清泉兩人帶著數十名護衛飛速衝上聚賢樓二層,鋒利的目光死死盯著郭浩,嘴角露出一絲譏笑。

沉悶的響聲傳來,卓公子雙目突出,七竅流血,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的肉身經脈,五臟六腑和元神都被郭浩一掌打得粉碎,魂飛魄散,徹底死亡。

「你……好大的膽子,即便你是大秦軍侯,也不能無視大秦例律,濫殺無辜,郭浩,本世子已經通知了廷尉府,執法都尉馬上就到,你就等著大秦例律的審判吧。」

卓和天眼角露出一絲獰笑,臉上卻是極為悲憤痛苦的衝過來,抱著那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卓公子,大聲說道。

「郭侯爺,你也太衝動了,竟然如此輕易就在咸陽城殺朱雀侯府之人,大秦例律嚴明,殺人者償命,郭侯爺這一次甘某也幫不了你埃」

甘清泉也是痛心疾首的說道,看起來極為惋惜,但是郭浩分明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了濃濃的譏諷。

「卓兄和甘兄終於肯從後面走出來了,還真是不好請啊,我給卓兄看一點東西,想必到時候廷尉府和執法都尉應該都很願意好好查查我手上的這些東西的真偽的,卓兄可有興趣?還有甘兄,你也看看這件東西1

然而,面對兩人,郭浩卻並未有任何的驚慌,也未曾露出任何的敵意殺意,只是輕輕一笑,拿出三枚玉符,扔給卓和天兩枚,甘清泉一枚。

兩人都是心中不妙,但是還是接過了玉符,神念深入玉符之中,頓時兩人都是臉色大變,震驚的看向郭浩,臉色陰沉下來。

「兩位,如何啊?我這裡還有一些玉符,裡面都有極為精彩的東西,若是廷尉府和執法都尉府看到這幾枚玉符,兩位覺得,結果會如何?」

郭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冰寒看著卓和天和甘清泉,輕聲說道,一旁的羅謙和董雲都是驚訝不已,看著那三枚玉符充滿了疑惑,只怕那玉符之中的東西,是真的讓兩人有了忌憚。

「侯爺想要如何?」

卓和天目色冰冷,看向郭浩說道。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們,你們想要如何?自我進入咸陽城以來,你們的人就未曾間斷過對我的監視,甚至三番挑釁,你們真的以為我是泥捏的不成?既然出手了,那就要付出代價。」

郭浩面色平靜,看著兩人說道。

卓和天面色陰晴不定,從空間靈戒之中拿出一柄長劍,扔給郭浩,而後聲音冰寒的說道:「夠嗎?」

羅謙和董雲都是大吃一驚,他們作為聚賢樓執事,自然對各種寶物極為熟悉,那柄長劍之上,分明散發著靈寶的氣息,那是地品靈寶。

一旁的甘清泉亦是拿出一個丹瓶扔給了郭浩,雖然看不出裡面的丹藥的品階,但是想來不會低於地品靈寶。

「不夠1

郭浩面無表情,冷冷的說道,讓董雲和羅謙都是嘴角一抽,卓和天和甘清泉則是露出了怒意,但是卻還是忍了下來。

「你還想要什麼?」

卓和天冷冷問道。

「我聽說你手上有一枚奇特的石頭,我很感興趣,把它給我1

郭浩微微一笑,看向卓和天說道。

卓和天瞳孔微微一縮,看著郭浩問道:「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這你不用管,你只說,給,還是不給?想必現在廷尉府和執法都尉的人也快到了吧1

郭浩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帶著一絲微笑說道。

「好,給你,還有什麼?」

卓和天氣急,從空間靈戒之中拿出一枚暗紫色的石頭,扔給郭浩說道。

「那他呢,是怎麼死的?」

郭浩接過兩人的東西,冷冷笑著看著地上的卓公子說道。

「我堂弟自小身體不好,又沉迷酒色,練功走火入魔,暴斃而死。」

卓和天深吸一口氣,目光中怨毒無比,充滿殺機的看了郭浩一眼說道。

「好,這件事到此為止,如果你們還不死心大可以再來找我,我保證你們會後悔的,董管事,我們走,想必此時甲一號宅院應該是沒有人使用了吧?」

郭浩沒有在意兩人的怨毒目光,只是冷冷說道,而後直接帶著董雲向著甲一號宅院走去,卓和天和甘清泉互視一眼,帶著滿腔的不甘,讓護衛扛起卓公子的屍體,直接離去。

郭浩給他們的玉符中正是三段影像,卓和天的玉符中,一枚是青魔山郭浩遇襲的景象,一枚是方才卓公子對郭浩先出手的景象。

青魔山遇襲郭浩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但是卻保留了當日發生的所有事情,那些黑衣人明顯使出的就是朱雀親衛的戰法,雖然朱雀侯府可以矢口否認,畢竟已經是死無對證了,可是大秦廷尉那一幫人是死腦筋,一旦被捅到大秦廷尉府,徹查下來,朱雀侯府絕對難逃干係,尤其是現在的局勢敏感,若是給人留下把柄,朱雀侯府絕對會極為被動。

至於卓公子剛才的表現,正如郭浩所說,在咸陽城偷襲軍侯,那是死罪,無論有什麼理由。

而給甘清泉的,則是在魔皇行宮,甘茂和卓合謙幾人聯手晉觴黎,田傷等人圍殺秦雲和王蘇的景象,這件事其實金焱軍團和青龍軍團已經暗中達成了協議,做出了處置,可是那畢竟是在暗中,秦雲是忠王世子,甘茂兩人竟然敢聯合敵國高官子弟,伏殺大秦精英,他們的所作所為已經涉嫌叛國,這若是捅到廷尉府,只怕會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