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傲世雷劍>第一百六十章 聖教大師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聖教大師兄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武俠修真

「又是你?屢次插手我聖教之事,你是真的想找死嗎?」

二師姐目光冰寒,看著朱雲傲冷聲說道。

「切,我呸你一臉,這裡是大秦帝都,本官是大秦執法都尉,負責大秦帝都治安維持,你們幾個跑到大秦帝都來鬧事,竟然還說本官妨礙你們的事情,要不要臉,你們還要不要臉?」

不過,朱雲傲卻是絲毫不給面子,狠狠地瞪著這位二師姐大聲說道。

「你,朱雲傲,你真的以為我們不敢動你不成?」

三師兄目光一冷,猛然上前,手中的小小印璽微微旋轉,盯著朱雲傲說道。

朱雲傲卻是根本毫無懼色,都沒有正眼看他,依然是看著那位二師姐嘿嘿笑了一聲說道:「你確定要他在這裡動手?兄弟們,有人要殺老子,你們覺得我們該怎麼辦?」

朱雲傲的聲音剛落,周圍數百執法都尉便是同時拿出了一件件短弩,幽暗的弩箭散發著殺機和鋒芒,鎖定了那五人,郭浩心中暗暗咋舌,這朱雲傲還真是無所顧忌,而且看起來這五人和他似乎是認識的,雙方還有些不和。

至於周圍那些執法都尉拿的短弩,可不是曾經郭浩在小蒼山那裡遇到的那些襲擊者用的普通短弩,而是大秦經過了這數萬年發展,軍部研究出的最近式短弩,威力強勁,可以威脅到大能強者,這麼幾百尊短弩形成弩陣發射,就是劫運境界大能也要頭疼無比。

一般來說,這種弩箭都是裝備給主戰軍團的,執法都尉這一類官衙是不可能得到的,可是朱雲傲手下的人卻人手一把,這位的身份絕非尋常。

朱雲傲的話讓對面的五人都是氣急,要不要這麼不講理,我們什麼時候說要殺你了,再說了,就是要殺,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好不好,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看了看周圍那讓他們都感受到致命危險的短弩陣,二師姐的臉上陰晴不定,死死盯著朱雲傲,突然她眼神微動,似乎是收到了什麼消息一般,臉上一喜,隨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朱雲傲,看來你是鐵了心要在這個蠻夷小國呆下去了,還要如此維護這些賤民,好,那就請你告訴這些賤民,我們大師兄三日後將在這帝都皇城廣場上擺下擂台,但凡大秦子弟,若能勝我聖教弟子一人,我聖教便賜予天品靈寶一件,就看看這大秦的天驕們有沒有膽量挑戰我省!

郭浩目光微凝,看向這位二師姐,顯然剛才她是得到了他們那位聖教大師兄的傳音,每敗一次,輸一件天品靈寶,好大的手筆,天品靈寶,那是連合道境界大能都要動心的東西。

在暗沼摩崖襲擊郭浩的張家兄弟身為合體境大能,所用的寶刀也不過是地品靈寶罷了,而天品靈寶,足以碾壓任何地品靈寶,如今卻被當成普通弟子比試的賭注,這個所謂的聖教是底蘊強大,還是對自己的弟子有著絕對信心呢。

「打就打,這事我替大秦年青一代接下了,不過,若是贏了,那天品靈寶可不是你們賜予的,而是人家辛辛苦苦贏來的,你們還是這幅德行,自以為高高在上,俯瞰眾生,這種心態這麼多年都沒有半點改變,早晚要吃大虧,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難道還要老子送你們一程不成?」

朱雲傲冷冷一笑,不屑的說道,而後大聲呵斥道。

「你……朱雲傲,你等著,千萬不要落在我的手裡,否則,你明白的……」

四師兄面色鐵青,看著朱雲傲冷冷說道,其他人也都是面色陰沉,充滿殺機的看著朱雲傲。

「就會說大話,有本事現在你就動手,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把你射成刺蝟?好了好了,沒有膽子就不要吹這牛皮,提醒你們一聲,以後千萬不要再在咸陽城鬧事,否則,本官絕不會再法外容情,到時候讓你們的大師兄去廷尉府大牢領人,那可就丟人丟大了。」

然而朱雲傲卻是諷刺的說道,,對他們那殺人一般的眼神視而不見。

「你等著1

二師姐撂下一句話,帶著幾人迅速離開了這裡,他們知道,再繼續下去,他們也奈何不了朱雲傲,同時也怕朱雲傲這個二百五真的發起瘋來,把他們全部打成篩子,那可就冤死了。

「哈哈哈,說什麼大話,給老子滾吧」,朱雲傲毫不在意,大聲笑著說道,周圍的執法都尉和圍觀的咸陽城的民眾也都是大笑起來,這些傢伙從出現,就一直一口一個賤民的叫郭浩,這是對大秦的巨大侮辱,只是他們身份特殊,實力強大,才沒有人敢輕易出手,如今這些人吃癟,豈能不大快人心。

片刻后,朱雲傲看向了郭浩:「呦,這不是青魔侯爺嗎?剛才光顧著跟那幫高傲的混球說話了,倒是忘了青魔侯爺也在此了,恕罪恕罪1

別人表示善意,郭浩自然不會冷眼以對,更何況這位朱雲傲顯然不是常人,一個小小的中隊長,竟然能夠調動數百執法都尉,還個個配備最新式的大秦軍用短弩,此人身份絕對不簡單。

「朱隊長說笑了,郭浩不過是幸運一點罷了,幾日還要多謝朱隊長解圍,再說,朱隊長與我同齡,以後不妨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如何?」

郭浩淡然一笑,拱手說道,不卑不亢,不驕不躁,讓朱雲傲目光一亮,雖然昨日也見過郭浩,不過當時因為太子相邀,兩人並未多言,如今看來,這郭浩也是人中之龍,難怪能夠得到那般功勛,年紀輕輕不過十六七歲,就成為大秦的實權軍侯。

「好,那以後我就高攀了,郭兄弟,今日能夠認識你,真乃一大快事,你也不要叫我朱隊長了,我比你痴長几歲,以後你就叫我一聲大哥,如何?」

朱雲傲大喜,上前握住郭浩的雙手大聲說道。

「那郭浩就恭敬不如從命,朱大哥,請受小弟一拜1

郭浩心中大喜,躬身說道,這朱雲傲性情豪爽,絕非那種虛情假意之人,若能與之交好,對他來說將來的好處還在其次,能得這樣一位兄弟,才是快事。

「哈哈哈,好,今日我老朱多了一個兄弟,你們這些兔崽子都記住,郭兄弟以後就是我老朱的弟弟了,見他如見我,明白嗎?」

朱雲傲大喜,狠狠的拍了拍郭浩的肩膀,而後看向周圍的執法都尉大聲說道。

「遵命,參見二爺1

讓郭浩瞠目結舌的是,那些執法都尉竟然齊齊下跪,大聲說道。

「大哥,這?」

郭浩對朱雲傲的身份越發好奇,執法都尉,那都是大秦的公職人員,即便是九大元帥,都沒有權力讓他們如此對待。

「兄弟有所不知,他們在廷尉府只是掛個名,實際上都是大哥我的親隨,在不違反大秦例律的情況下,他們可以任我差遣,走,我們去喝一杯,今日能夠遇到郭兄弟,我老朱可是極為高興,還有你們,也都去醉香樓吧,就說老子請客,好好耍耍。」

朱雲傲知道郭浩心中的疑惑,開口解釋道,而後又拉起郭浩的手,大聲說道。

「謝大人1

數百執法都尉都是面色大喜,拱手稱謝以後,轉身離去。

「大哥,醉香樓,那個地方……」

郭浩看著朱雲傲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哈哈哈,看來兄弟還是個雛兒啊,放心,那地方可不是我們兄弟喝酒的地方,你大哥怎麼會把你往那裡帶,走,大哥帶你去一個好地方,絕對是喝酒的最佳去處。」

朱雲傲細細看了郭浩片刻,隨後哈哈大笑,拉起郭浩向著一處方向行去。

郭浩心中一松,醉香樓那是咸陽城最大的青樓,郭浩雖然修鍊上天資不錯,又有機緣,讓他的戰力遠超同階,可是在男女方面,卻是個初哥,而且他本身對這種享樂之事也並不熱衷,若是讓他去那裡,只怕多半要出醜了。

跟在朱雲傲身後,郭浩心中越來越驚奇,朱雲傲帶著他七拐八拐的,竟然是越走越偏,若非是對朱雲傲的性子有些了解,郭浩幾乎都要懷疑他是故意把他帶到偏僻之地,對他有什麼企圖了。

既然是喝酒,那自然是要去酒館,哪有人把酒館開在如此偏僻無人之地,那不是自己有錢沒處花,想著法的浪費嗎?

不過很快,郭浩就問到了一股酒香,那種醇厚,沁人心脾的香味,讓他都是瞬間感覺到有一種飄飄欲仙的錯覺。

「好酒1

郭浩脫口贊道。

「那是,那老酒鬼別的地方不行,可是要說這釀酒品酒,那可是天下一絕啊,當世能跟他比的,絕無一人。」

朱雲傲呵呵一笑,亦是開口贊道。

「原來如此,酒香不怕巷子深,看來這個酒館,還有酒館的主人,都很有意思了。」

郭浩點了點頭,頓時明白了一切,開口讚歎道。

「哈哈哈,老酒鬼,老朱又給你拉來一個客人,我跟你說,這可是一位貴客,你可不能拿那些劣酒來糊弄我,快快快,把你的瀛湖佳釀拿出來,老子今天要喝他三百壇。」

眼看快到酒館,朱雲傲的聲音就是響了起來。

「朱雲傲,你放什麼狗臭屁?瀛湖佳釀,三百壇?你當我是聖尊不成,沒有,沒有1

就在這時,酒館里傳來一個讓郭浩有些熟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