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傲世雷劍>第一百六十二章 闡截二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闡截二教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玄幻魔法

得到了楚王和魏王兩大王者的記憶,還有九霄仙府之中,海量的秘籍典籍,郭浩對很多事情的了解都要遠超秦先生和朱雲傲的預料,自然也明白,層次不到,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只會引來禍患。

「明白了,多謝秦先生,朱大哥的用心良苦了。」

郭浩起身,幾位正式恭敬的對兩人鞠躬說道。

「兄弟快起來,快起來,哈哈哈,看來兄弟你比我們都想的通透,倒是為兄的杞人憂天了,好了好了,老酒鬼,就不要故作神秘了,我們喝酒,先喝酒,兄弟有什麼疑惑,儘管問,我和老酒鬼只要知道的,一定會告訴兄弟你,放心,老子已經施展了命天之術,除非是核心機密,否則,那幫傢伙絕對無法透過命數窺探我們1

朱雲傲再次倒上三碗酒,端起碗來,看向郭浩和秦先生說道。

「來,幹了1

秦先生和郭浩也是豪氣頓起,管他將來如何,管他有何機密,今日只要一醉。

大碗酒水下肚,郭浩再次感覺到了那種涼意,元神、肉身和真元再次被洗滌,只是沒有了先前那種玄妙的感覺,元神未曾繼續蛻變,也沒有了先前那種朦朧的感覺,但是卻依然讓郭浩收穫甚大。

正如秦先生所說,這命酒只有第一次喝,才會有最大的效力,產生那種玄妙的看透未來的錯覺,之後再喝,就只會淬鍊肉身和真元了,不過即便如此,也一樣讓郭浩受益匪淺。

肉身修鍊,之前五個月的閉關,郭浩的《雷罡霸體》已經修鍊到第五重巔峰,如今再次受到這酒水的刺激,郭浩感覺到那瓶頸已經開始鬆動,只要他願意,現在就可以衝擊第六重。

而真元,那更是修鍊者的根本,只是在修鍊前期,很多修鍊者單純的追求修鍊速度,卻忽視了真元的強度,以至於後期真元不純粹,倒是瓶頸難以打破,修為再難存進。

三人一邊喝酒,一邊閑聊,大部分時間都是秦先生在說,郭浩和朱雲傲在聽,朱雲傲或許知道很多事情,不過他性子豪爽,卻不善言辭,郭浩是真的不知道,所以只是偶爾問一下,秦先生和朱雲傲倒也沒有刻意隱瞞,但凡能說的,都事無巨細,全部告訴了他,讓他對當今之世有了一個明確的了解。

直到此時,郭浩才清晰的直到,自己以前是多麼的自大自傲,玄黃大世界七大戰國,無上傳承軒轅劍派,大光明聖教,魔界十大強族,聖神古教,天界天人族,神族,陰司界陰司神殿,西方界天使族,佛界佛門,蠻荒祖界巫族,蠻族和九黎族,妖界龍族,鳳族,麒麟族,白虎族,玄武一族,靈界神劍靈族,神鼎靈族,神塔靈族等等,各方勢力,哪一個不是從神魔時代就存在的絕世傳承,其底蘊之深,難以想象。

除了這些明面上的超級傳承之外,還有一些隱世大教,甚至有從遠古時代就存在的超級大能在沉睡,即便是當年的軒轅黃帝功力滔天,一統玄黃大世界,可是在神魔時代結束,天下分九界之後,卻並未出

兵其他大界。

並非是軒轅黃帝不想,而是因為這些遠古大能個個實力強大的離譜,軒轅黃帝面對他們雖然不會敗,卻也並沒有碾壓的實力,一旦開戰,很可能導致天地崩潰,這樣的結果不是軒轅黃帝想要看到的。

「這一次要多些先生和大哥了,若非如此,郭浩只怕還是自傲自大的以為在年青一代,已經無人能夠和我疲如今才知道,以前真的是我坐井觀天,驕傲自負了。」

兩人的話讓郭浩的後背一陣冰涼,他的實力,能夠對付一般的合體境界強者,甚至斬殺合體初期都不在話下,可是如今看來,如那張家兄弟,不過是大能之中,墊底的存在。

那些真正的大教傳承弟子,哪一個不是天資蓋世,越階而戰如家常便飯,若是沒有今日之事,他日遇上,郭浩少不得要吃一個大虧。

「兄弟能夠聽得進去,那就最好了,你的天賦心性沒的說,殺伐果斷,心狠手辣,這是一個修鍊者能夠走得遠的最佳依仗,只是和那些人相比,你的底蘊還遠遠不足,我們這些老傢伙只能夠暗中站在你的身後,卻無法真的為你提供直接的助力,哪怕你遇到生命危險,若是達不到我們的要求,我們也不會出手救你,所以,一切都還要靠你自己。」

朱雲傲點了點頭,面色帶著欣喜說道。

「大哥,小弟還有一問,不知道之前我們遇到的那三男兩女五個年輕人又是哪一座古教的弟子,我看那五人個個非凡,氣息強大,絕對都是能夠越階而戰的天驕強者,而且這五人視我等如螻蟻,想必他們所在的傳承應該不會比七大戰國弱分毫吧?」

郭浩喝了一碗酒,感覺體內真元越發純粹,《雷罡霸體》更是到了一種臨界點,只要稍稍催動,郭浩就能夠穩穩的進入第六重,肉身強度達到劫運境界巔峰程度,而後開口問道。

聽到郭浩的問話,兩人的面色都是極為嚴肅起來,看著郭浩,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告訴他這些。

「若是涉及到一些不可言的秘密,兩位不用告訴郭浩。」

郭浩自然也知道他們的顧忌,那五人個個天資絕世,不下於九大元帥世家的年青一代第一人,可是看起來卻依然只是外門弟子,而且他們還有一個大師兄,這樣的傳承,絕對來頭極大。

「你說,還是我來說?」

兩人互視一眼,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朱雲傲看向秦先生,慎重的說道。

「我來說吧1秦先生微微一頓,開口說道,而後看向郭浩:「你可知道,那五人在他們的宗門之中,算是什麼地位?」

「看他們的舉止行為,還有穿戴,雖然宗門世家的核心弟子都要好,不過我有一種感覺,他們僅僅只是外門弟子,甚至可能還不如。」

郭浩微微思索一番,隨後開口說道。

「你的感覺的確敏銳,不過他們不是外門弟子,而是,雜役弟子1

秦先生看向郭浩的目光極為讚賞,不過卻還是搖

了搖頭說道。

「什麼?雜役弟子?那他們……」

郭浩大吃一驚,目瞪口呆,那五人哪一個不是絕世天驕,竟然只是雜役弟子,這莫不是在開玩笑?

「沒錯,他們就是雜役弟子,包括他們的那位大師兄在內,都不過是那個宗門派出來打前站,摸清天下形勢的斥候罷了」,秦先生目光慎重的點了點頭,開口繼續說道:「自那個宗門傳承建立之後,其中的弟子大量行走天下的次數總計也沒有多少次,每一次都是天下大亂,氣運變換之時,而且一旦大世結束,他們就會淡出世人的目光,抹掉所有有關他們存在的痕。」

「沒有出現多少次?敢問先生,他們都是在何時出現過?」

郭浩面色疑惑,不由得看向秦先生問道。

「就我所知道的,他們最近兩次出現一次是在神魔時代末期,軒轅黃帝陛下埋葬神魔時代的那一個大世,被稱為「封神之戰」,他們曾經出現,和一個與他們同等層次的宗門對抗大戰,幾乎左右了天下大局,第二次出現是在陛下開闢聖界之時,那一次他們阻止陛下開闢世界,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那之後,陛下消失,這個大教的痕也隨之暴露出了一點端倪,我們才知道了他們的存在,這些年暗中做了一些事情。」

秦先生說的有些含糊,不過卻已經讓郭浩震撼不已了,他沒有開口問那兩次的具體情況,更沒有問秦先生他們所做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為何,顯然這等層次的機密,他還是不知道的好。

「與軒轅陛下征戰,導致了軒轅陛下的失蹤?這個傳承如此可怕?還有,先生說的抹掉痕?這怎麼可能呢?其他方面不敢說,單單隻是對於神魔時代末期以來的事情,我還是了解一些的,為何完全沒有有關這個宗門的記憶?難道他們是把知道他們存在的所有人的記憶和有關他們的記載典籍完全抹去了?」

郭浩震驚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他們的確是這麼做的,而且至少在聖界開闢之前,每一次他們都成功了,而陛下開闢了聖界,想來是打破了他們的某種布置,才導致了如今有少量的典籍流傳下來,記載了有關他們的事情,至於你從暗沼摩崖得到的一王傳承,秦皇有意的斬去了傳承中有關他們的記憶,你自然無法從傳承中得到他們的消息。」

秦先生點了點頭,說出了一句讓郭浩更加震驚的話,他知道那一王十八皇的傳承的內容,秦先生的神秘讓郭浩再次震撼。

「那這個宗門的名字可否告訴我?」

郭浩好一會才平復下來,而後看向秦先生和朱雲傲問道。

「我只能告訴你兩個字,闡和截,這就是封神大戰之中,對立的兩個教派的名字,而那五人,屬於闡,至於他們宗門的名字全稱,不可說,否則,即便有老朱的天命之術隔絕,他們宗門之中的老怪物也必然可以感應到我們的存在,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秦先生面色凝重的告誡郭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