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帶著倉庫到大明>第1905章 小娘大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05章 小娘大人

小說:帶著倉庫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類別:武俠修真

北平城外來了一輛馬車,居然是雙馬。

守門的軍士盤查時發現裡面是個女人,就喝令道:「哪來的雙馬?」

一個婦人乘雙馬馬車,這是想作死呢!

車裡的女人從掀開的車簾處獃獃的看著城門,眼中有激動之色,喃喃的道:「京城,京城……」

車后十餘名騎兵面帶喜色的看著京城的城牆,見到前方軍士在呵斥,就驅馬過去,小旗官喝道:「別嗦,這位是小娘大人,這馬車是交趾布政使黃大人特地給的。」

「小娘大人?」

軍士回身喊道:「大人,有個女人,說是當官的。」

尼瑪!大明除去土司之外,哪有女人做官的?

軍士退後兩步,手握刀柄,但這只是顯示自己的威風罷了,因為那十餘騎就是貨真價實的明軍。

而他猜測這個女人應當是某位官員的小妾,所以才得以享受這等待遇,這太讓人憤怒了。

城門口在看著這邊的小旗官罵罵咧咧的過來,正好遇到騎兵的帶隊小旗官,就喝問道:「這女人是誰?」

看守京城的軍士們見多了達官貴人,見多了貴婦小妾,所以有些瑟。

騎兵小旗官面色黝黑,渾身塵土,他冷笑著道:「老子們一路從交趾護送過來的,誰有這等資格?黃大人的家眷都沒有。幸虧你們沒胡亂動手,不然興和伯饒不了你們。」

小旗官看到他的神色有些自矜,就問道:「那女人究竟是誰?」

騎兵小旗官打個哈欠道:「這可是咱大明第一位專門管女人的官員,興和伯親自提起來的,黃大人也看重,交趾那邊的女人奉她為……差不多是萬家生佛了,你們今日呵斥她,若是被那些交趾女人知道了,呵呵!你們最好一輩子都別去交趾。」

這時馬車那邊也驗證了身份,那個軍士沖著小旗官喊道:「大人,見鬼了,真是官。」

小旗官拱手道:「誤會了,還請兄弟解釋一二。」

騎兵小旗官點點頭道:「這一路沒少被人這般盤查,小娘大人見多了,不會生氣。」

「多謝1

小旗官走到馬車邊上,拱手道:「大人請進城。」

這是來自於大明京城衛軍的敬禮,小娘微笑道:「辛苦你們了。」

小旗官下意識的道:「大人辛苦。」

馬車轔轔入城,車簾落下,小旗官楞了一下,笑道:「女人做官倒是少見,還是萬家生佛?嘖嘖1

馬車一路到了吏部,騎兵小旗官上前對門衛說道:「交趾的小娘大人前來述職。」

「小娘大人?」

門衛有些懵,等看到小娘下了馬車之後,更是揉揉眼睛道:「這哪的?」

騎兵小旗官沒好氣的遞上文書,說道:「交趾的。」

門衛接過文書,看了一眼小娘,就輕佻的說道:「女人做官?」

騎兵小旗官一路上堆積的怒火都在此刻被激發了出來,他一巴掌扇去,啪的一聲,門衛就撞到了左邊的門框上。

門衛搖搖發暈的腦袋,然後沖著裡面喊道:「打人了!打人了1

騎兵小旗官有些慌了,他剛才是含怒出手,此刻才想起這裡是吏部,管官帽子的地方,要收拾他一個小旗官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他回身看向小娘,眼神慌亂。

小娘也沒遇到過這等場面,在交趾有黃福罩著她,大家也給方醒的面子,加上她行事低調,所以從未惹到過大人物。

門裡一陣喧嘩,而邊上也傳來了馬蹄聲。

「誰那麼大膽!?」

腳步聲從裡面傳來,接著一個穿著七品官服的官員走了出來,他皺眉看著小娘,心中迅速轉過多種念頭。

在吏部做事你得有一雙慧眼,否則遲早會因為得罪了上官而倒霉。

「可是小娘大人?」

這時邊上有人下馬,小娘側身看去,看到居然是個太監,急忙就福升是下官。」

來人打量著小娘,笑吟吟的道:「你倒是稀罕,連陛下得了你的消息都想見見……」

這話有些不對,來人馬上就板著臉道:「小娘大人,陛下召見,跟著咱家走吧。」

小娘有些驚訝,然後惶然,來人看了心中滿意,就說道:「你在交趾做的不錯,剛才朝中也誇讚了你,走吧。」

那吏部的官員獃獃的看著小娘上了馬車,然後那太監打頭,一行人緩緩去了。

被打的門衛捂著自己的臉,悄然往後躲了躲。

他知道自己今天絕對是燒高香了,若是剛才這位官員出言呵斥小娘,必定會被那太監給報上去,到時候連帶下來,他要倒大霉。

那官員回頭看了他一眼,罵道:「作死呢1

門衛哈腰堆笑道:「大人,小的萬死,萬死1

等蹇義得到消息后,他並未生氣,只是看著手中的冊子發獃。

這是知行書院那些出仕學生的資料,比黃冊都詳細。

蹇義看了良久,然後面無表情的起身,把冊子收進了身後的那排柜子里。

這排柜子是他專門存放重要人物資料的地方,連衛生都是他親自打掃,誰若是敢動一動,那就會發現蹇義換了副嘴臉,兇狠無比!

回到座位,蹇義叫人進來,吩咐道:「叫人去宮外等著小娘,等她出來讓她來一趟。」

……

小娘進了宮中,亦步亦趨,緊張的渾身僵硬,腳步蹣跚。

那太監大抵也知道她的心情,也不催促,一直等到了殿前時才溫和的說道:「你且在此等候。」

小娘道謝點頭,等太監進去后,她只是垂首等待。

沒等多久,太監出來了,在上面招手道:「陛下召見,上來吧。」

小娘緩緩拾級而上,等到了上面時,卻看到一個太監夾著掃帚站在左前方,好奇的看著自己。

小娘有些詫異,就對他微微一笑,然後進了大殿。

「是女人。」

宋老實歪著腦袋想了想,覺得好奇怪。

進殿行禮之後,小娘有些怯,朱瞻基見狀就微笑道:「聽聞你在交趾為婦孺奔走,朕深感不易。」

小娘有些緊張的道:「陛下,交趾婦人不易,臣就是例子,所以臣……甘願如此。」

邊上的輔政學士們微微點頭,覺得小娘雖然是交趾人,可大明話卻說的極為地道,而且應對也不錯,極為難得。

朱瞻基也極為滿意,說道:「交趾如今穩固,你出力甚大,你可想到京城來任職?」

這是個巨大的好處。

交趾在大家的眼中依舊是半蠻荒地帶,從交趾入京任職,那就是一躍升天。

輔政學士們瞥著小娘,想看到她歡喜失態的模樣。

小娘躬身道:「陛下,臣猶記得當年興和伯與臣說過,作為處罰,你將為大明五十年,臣想為大明工作終生……」

殿內的氣氛陡然肅穆,小娘抬頭,眼中有淚,「陛下,臣願意在交趾幹下去,直至交趾徹底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