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帶著倉庫到大明>第2115章 大明會把他們的屎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15章 大明會把他們的屎尿

小說:帶著倉庫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類別:武俠修真

洪保幾乎把膽都吐了出來,他躺在簡易的床上喘息著,眼神茫然,看著如同一段槁木。

張旺進來就聞到了一股子酸臭味,不過和他想象中的那個臭氣熏天的城市相比,他覺得這就是天堂。

洪保的眼珠子動了一下,有氣無力的說道:「咱家再也不去了,回到大明後記得告訴他們,去不得啊1

張旺心有戚戚焉的道:「公公,下官知道了,您還是好生休養,等著……」

「里斯本的那個王子來了,他在覬覦著航線和咱們的造船手藝,盯緊他們……」

洪保側臉,眼神凌厲,嘶聲道:「盯緊他們,翻臉都不怕,就一句話,不許他們的人上船,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不管是明的還是暗的……」

……

洪保病倒了。

這位堅強的老太監經歷了無數風暴和生死危機都沒有倒下,卻被一座瀰漫著臭味的城市擊潰了。

潰不成軍!

張旺開始給阿貝爾和多克施壓,要求馬上結束交易,然後船隊開始出發。

多克無所謂,如果不是阿貝爾在暗中使壞,交易早就已經結束了。

於是大明的貨物被擺放在碼頭上,無數精美的碗碟、茶葉、精美的絲綢……

「不二價1

張旺沒有和他們討價還價的想法,冷冰冰的拒絕了砍價。

你想要碗碟和茶葉這些貨物,目前就只有大明才能提供。

愛買不買!

好吧,這是壟斷貿易。

再狡猾的商人面對壟斷貿易都無法施展手段,除非是使用武力。

所以後來他們就使用了武力,打開一個個國門,然後發現比經商更有趣的卻是劫掠,於是就開始劫掠,並開始上癮……

可此刻他們卻不敢冒險,所以只能聽從船隊的安排。

貨物開始交換,沉重的金銀一箱箱的被搬上船,茶葉、瓷器、絲綢…….這些貨物被搬下來,大多被金雀花的人接收了。

這些拿回去之後,將是那些有錢人和權貴的禁臠,會變成宴會中炫耀的利器。

可這並不算什麼,因為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不再遙遠。

看看那個在記錄的明人男子吧,他一邊記錄,那嘴都笑的合不攏了,可見收穫之豐厚。

阿貝爾覺得多克賺大了,這些貨物拿回去,保證能在金雀花國內掀起一陣熱潮,然後國王會大賺一筆。

多克也是這般認為的,但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大對勁。

「興和伯說過,套取對方的金銀,抽干他們的國庫和民間財富,到時候他們就只能任人宰割。」

洪保出來了,看著廋了一圈,不過精神還好。

「不過金銀不能當飯吃,他們要是用紙鈔怎麼辦?」

回家有望,張旺的精神很好,聞言就隨口道:「公公,紙鈔的話,您想想以前大明紙鈔不值錢的時候,還有,用紙鈔,咱們肯定不會和他們貿易。」

搬運金銀和貨物的都是大明人,金雀花人壓根就沒給靠邊。

洪保看了許久,突然想到個有趣的想法,就說道:「你說,要是咱們不樂意接受他們的紙鈔,他們威脅大明怎麼辦?」

張旺詫異的道:「公公,他們敢嗎?」

洪保饒有興緻的說道:「若是敢呢?」

張旺認真的道:「那大明會把他們的屎尿都打出來1

他的語氣很認真,帶著不容置疑的確定性,以及必勝的自信。

洪保也覺得自己的思緒有些發散的太過了,他莞爾道:「罷了,交易完了之後,咱們就準備回程。」

回家!

消息傳下去,士氣頓時高的不像話。

交易很快結束,船隊開始補給。

亨利努力了許久,終於得到了和洪保面談的機會。

洪保的『會客廳』很局促,就是個帳篷。

時間也很倉促,至少亨利是這麼認為的。

因為洪保的眼神很複雜。

而張旺一臉的悻悻然,然後出去教訓了幾個麾下的『高手』。

「連一個蠢貨都殺不了,本官要你們何用?」

洪保微笑著和亨利寒暄之後,就問了來意。

「里斯本希望能同大明成為朋友,所以我此次帶來了使團,當然,還有禮物,希望能得到大明皇帝陛下的喜歡。」

對於使團,洪保從開始的抗拒,到現在的無所謂,已經想的很清楚了。

他含笑道:「當然,不過人數不能太多,否則船上裝不下,補給也會有些困難。」

亨利點頭道:「人不多,不過……里斯本希望可以和大明在造船上合作,我們已經…….」

「這不在咱家此行的職責範圍,殿下,此事只能由朝中決斷。」

洪保心中冷笑,他就知道這位王子不肯輕易罷休,否則哪會、哪敢追到這裡來。

當時他讓張旺安排人伺機下手,可最後卻因為這位王子深居簡出而失敗。

對船痴迷嗎?

可惜咱家不能答應你啊!

張旺的人當時露出了些行藏,里斯本那邊雖然沒追查,可終究不好再次下手,否則洪保現在就想幹掉他。

亨利不死心的繼續說道:「我們在導航和抗浪上也有不少收穫,如果大明願意的話,我們之間可以共享。」

洪保憐憫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抱歉,在取得陛下和朝中重臣們的同意之前,咱家無法應承此事,殿下還是等使團自己去詢問吧。」

亨利失望的走了,然後被阿貝爾邀請去喝酒。

「那個蠢貨,野心勃勃的蠢貨1

多克得知消息也沒攔截非法進入海峽的亨利。

「明人不可能會和咱們合作,除非他們是傻子。」

他的語氣沒有奚落,也沒有嘲笑。

阿貝爾和亨利喝酒喝到醺醺然,兩人居然就睡在了一起。

聯手對抗金雀花嗎?

天空中又多了陰雲,這道海峽彷彿是被神靈詛咒,一年到頭非陰即雨,出了太陽那就是老天開眼……

雨淅淅瀝瀝的下著,潮濕而讓人煩躁。

「江南的雨就像是女人,而這裡的雨就像是鬼,特么的丑鬼1

張旺對這裡的天氣已經厭惡到了極點,恨不能馬上回到大明,可那怕最快也是白雪皚皚。

這場細雨從下午一直延續到了晚上,海面上能見度極差。

洪保在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