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帶著倉庫到大明>第2119章 悲劇的朱瞻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19章 悲劇的朱瞻墉

小說:帶著倉庫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類別:

皇宮很大,人不少,每天會發生許多有趣或是讓人厭惡的事。

而最大的事就是皇帝,其次便是繼承人。

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的玉米已經飽受關注,而孫貴妃那漸漸膨脹起來的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成了宮中不少人的賭注。

是男是女?

是女的話萬事皆休,但如果是男的……

窺探皇帝的行蹤自然是忌諱,可在這個時候卻顧不得了。

連太后都在關注著朱瞻基的行蹤,每當聽說去孫氏那邊更多時,就忍不住要嗟嘆。

天氣漸漸的涼了,萬物開始凋零。

宮中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

禦寒用品開始下發,此事是由太后掌總,而胡善祥要照顧受寒的玉米,所以就躲了清閑。

「娘娘,貴妃那邊臨產時怕是還有些冷,那炭火是不是……」

宮中無論上下,份例都是固定的,除去頂尖的那幾個人之外,想破例的難度之大,旁人難以想象。

孫氏沒有自恃帝王的寵愛而跋扈,牢牢的遵守著份例,若是不夠,也不去找朱瞻基說,只是用自己的私房錢去交換。

她不說話,卻顯得分外的委屈,而且外人無從指摘。

李斌就是擔心這一點,所以未雨綢繆的想多弄些木炭去孫氏那邊,也能省卻不少麻煩。

太后在看著名冊,邊上婉婉帶著端端在幫忙。

「好。」

這些都不在她的眼中,孫氏再跋扈,再跡當著她這個婆婆卻不敢暴露,否則她自然有辦法去收拾她。

只是可憐了婉婉啊!

上次方醒去清查了那三家人之後,太后大怒,皇帝大怒,連胡善祥都怒了。

於是那些經手此事的人就倒霉了,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宮中一時噤聲。

皇帝放話,說是當今世風日下,讓各地看緊那些讀書人,糾正風氣。

這話有些大而概之,找不到重點。

可重臣們卻心中有數,一致同意,然後措辭嚴厲的公文一份接著一份,把下面的官員們都弄懵了。

可在私底下,連金幼孜都只能對此報以苦笑。

公主找駙馬是好事兒,可下面的人不負責,甚至是含糊其辭,然後索取好處,這就是往當今最尊貴的那幾人的頭上傾瀉垃圾啊!

有人作死,自然是要承受雷霆之怒。

就那麼簡單,主辱臣死,重臣們贊同這種處置方式,僅此而已。..

而方醒……

皇室居然對他這般信任,把調查那三人的重任交給了他,並不擔心以後事泄丟人。

這就是臣子最希望得到的信任啊!

而方醒彷彿很輕易的就得到了。

「關我P事1

方醒在神仙居請客,客人是夏元吉。

老夏也老了,不顧他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所以看著精神依舊飽滿。

「這酒……回頭給本官一瓶?」

夏元吉岔開了方醒的憤怒,然後指指樓下道:「別人都會把小妾帶回家中,你家的媳婦本官覺得也不是那等狠,為何留在這裡?」

「因為這樣她們能覺得自在些,那我何必非得要強行把她弄回去,讓大家都煩心。」

方醒不喜歡夏元吉的狡猾,他皺眉糾正了話題,說道:「我說現在是分封海外的時機,可你卻顧左右而言他,夏大人,老夏大人,你想什麼呢?」

夏元吉慢條斯理的吃了片肚絲,然後再慢騰騰的說道:「國本還小啊興和伯1

方醒愕然,然後獃滯。

夏元吉美滋滋的吃著神仙居的酒菜,看到方醒糾結,就說道:「別想了…….」

方醒抬頭,無奈的道:「你們居然擔心國本出問題,甚至還擔心陛下和國本一起……我真是無話可說了。」

夏元吉嘆息一聲道:「誰讓你們折騰出了那麼大的動靜?」

方醒皺眉道:「你們在擔心那些人會瘋狂的反撲?」

夏元吉斜睨著他,說道:「你以為呢?」

方醒很想說他們無法翻天,可對於夏元吉這些人來說,國本就是未來。

而若是失去了未來,他們希望能在直系皇親中尋找一位作為替補。

而按照這個安排,多半就是朱瞻墉和朱瞻墡兩人……

可這兩兄弟不一定現在分封啊!

方醒剛想問這個,卻覺得一股寒氣從背後冒了起來。

「你懂了?」

夏元吉喜歡這份肚絲,他慢慢的吃著,繼續說道:「怎麼可能讓二位殿下單獨留在京城呢?」

朱瞻墉壞的菜!

方醒覺得把鍋扔給朱瞻墉也有些不公平,不過除此之外,他無法讓自己的內心平靜。

他剛拿起筷子,夏元吉卻又補了一刀。

「宮中馬上要辦重陽宴,新鄉郡王說是病了。」

九九重陽,自然是要請些臣子,還有些德高望重的宗室等等,然後弄個熱鬧,隨後就該要進入冬季了。

這等重要的宴會居然稱病不去,可見朱瞻墉的心態和現狀有多差了。

……

朱瞻墉坐轎子了。

轎子在神仙居的前面停下,朱瞻墉也沒用人扶,就去了二樓。

「臉白了些,可見你有成為小白臉的天賦。」

酒菜撤了,兩杯茶在桌子上冒著熱氣。

很淡!

就像是朱瞻墉現在的心情一樣的淡。

「沒曬太陽。」

朱瞻墉看著有些悶,沉默。

「被人盯著了?」

朱瞻墉身體一震,抬頭道:「是。」

他又恢復了平靜。

「你做了什麼?」

「沒,就是有一次喝多了……」

朱瞻墉木然的道:「然後大喊大叫了一通,我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反正有御史彈劾,然後皇兄封鎖了消息,也沒說什麼,只是我自己知道犯了忌諱。」

方醒聞著室內未散的酒氣,唏噓道:「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傢伙,喝什麼酒啊1

……

朱瞻墉早就成年了,媳婦都有了,估摸著孩子也快了。

可忌憚總是存在的,特別是他這麼一個有前科的傢伙,那更是被大家警惕的對象。

可只是為了朱瞻墉而拉下藩王分封海外的計劃,方醒覺得這是夏元吉的忽悠。

於是他去問了一個人。

「各處有些躁動,藩王暫時留著的話,至少還能壓一下。」

胡沒有賣關子,直接就說出了大家默認的這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