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24:月崖
小說:| 作者:| 類別:

024:月崖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真是個好地方,估計天上那些神仙們住的居所也不過如此吧。

一路走來,招搖峰安靜異常,奇怪,現在又不是飯點,怎麼一個人影都沒見著。

「陸師兄,為什麼沒有看到其它人?」青離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陸海川呵呵一笑,轉過身來,說道:「這裡只有我跟師父啊,師父在上面的樹屋裡,待會就能見到了。」

「難道師父只收了一個弟子嗎?」青離好像有點明白過來了。

「不是不是,現在加你不就兩個了嗎?」陸海川連連搖頭,那已經成過去式了,從現在起,師父有了第二個徒弟,自己也多了個師妹,這可真是皆大歡喜的事。

看來自己猜的沒錯,不過既然招搖仙的修為如此之高,為什麼招搖峰不多招些弟子,這樣對太華山而言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那是你對師父還不了解,等你見到他,自然而然就會知道了。陸海川知道她心中有疑惑,不過,很快,這疑惑就會被解開。

兩人繼續沿著階梯往上走,離最高處的樹屋越來越近了。

桃樹枝上,掛著各種顏色的透明晶石,有的像星星,有的像雲朵,有的像飛鳥、像蝴蝶、像小魚……它們被雕成各種形狀,在日光的照射下閃爍流華。

忽然,前方傳來悠悠揚揚的琴聲,如微風捲起松濤,清泉叩擊著岩石,又如夜明星稀,月光輕輕灑落,安靜,唯美,讓人忘卻一切煩惱。

青離靜靜佇立在那裡,一雙眼睛,望著樹屋前的平台上,白衣男子手撫長琴,纖指輕彈,那人便是招搖仙了。他似乎沒有注意到二人的到來,只忘我地彈奏著,引得山鳥也駐足傾聽。

一曲終了,青離和陸海川不約而同地獻上熱烈的掌聲,陸師兄還悄悄告訴青離,琴與劍,乃師父一生之至愛,師父不僅劍術超凡,在古琴造詣方面也是無人能及的。

「師父的琴彈得可真好!好久不見您有如此雅興了。」陸海川誇道。

卞招搖站起身,輕聲說了句:「來了。」他看了看青離,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師父,弟子名喚青離。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青離趕忙跪了下去,朝著招搖仙行了個大禮。

此女容貌昳麗,眉眼間皆是單純靈動,雖看似柔柔弱弱,卻又有種說不出的剛毅和執著。卞招搖親自將她扶了起來,繞著青離走了一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此女能引起百鳥爭鳴、應龍起舞,應該有些來頭。

「青離,以後你就是我招搖峰的弟子了,凡事要謹言慎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你師兄,我會讓她先教你一些基本功。」卞招搖說道。

青離點著頭,看著這個高大帥氣的男子,他的容顏在二十幾歲左右,卻已經當上了掌老,若不是陸師兄之前說過師父有一百二十歲了,她怎麼也不會把眼前的這個人和招搖仙聯繫起來。

「這幾日,先委屈你到別苑住幾天,等我和你師兄把新的樹屋造好了,你便搬到招搖峰來。」卞招搖說。之前,他並有收徒的意願,所以沒有事先準備好這些。

「好,那我先謝過師父和師兄了。」青離答應著,目光始終停留在白衣男子的身上,怎麼會有人長得如此好看啊,這簡直天理難容,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喂,小師妹,你幹嗎呢?站在她身旁的陸海川用胳膊輕輕撞了撞青離,青離這才回過神來,驀地羞得滿臉通紅。

「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們就不再打擾師父了。」為了掩飾當前的尷尬,陸海川找了個理由將青離支走了,兩人踏著樹枝向下行去。

剛剛真是丟死人了,青離甚至不敢抬頭看師兄,不知道他心裡會怎麼想。

陸海川倒是見怪不怪,因為這種情況他見得多了,別說是太華山,就算是放眼全天下,有哪個女子見了師父能不動心的,誰讓師父的美貌已經冠絕天下,長得這麼好看,修為還這麼高,走到哪裡都是香餑餑。

「自古男兒愛紅顏,美女戀英雄,再正常不過。沒事了,沒事了,師兄就當什麼都沒看見,你也不要害臊。」陸海川完全沒有要嘲諷青離的意思。

他越是這樣說,青離越是羞愧難當,這要是地上有個縫啊,她早鑽進去了。

「呃,反正也沒什麼事,不如我送你去別苑吧,你放心,我和師父一定會儘快將樹屋造好,到時候你只要拎包入住就可以了。」不知道為什麼,陸海川對這個小師妹特別上心,巴不得把她給捧上天了。

「謝謝師兄,你真好。」青離微微一笑,臉上帶著殘餘的潮紅,顯得更加嬌俏可愛了。

「出鞘1陸海川回望著小師妹羞赧的樣子,劍再次將二人載起,飛躍天空和山水,徑直往別苑的方向奔去。

青離站在師兄的身後,遙望著招搖峰,漫天的桃花,和晚霞一道,編織成一個綺麗的夢。

如果不曾遇見金劍先生,或許自己永遠也不會到沃野來;如果不曾遇見昊哥哥,或許自己還在漫無目的地尋找太華山的下落,甚至可能認知不到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界,雖然這個世界和人間有著太多的相似。

青離曾一度認為自己是個很不幸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從一出生起就被父母拋棄,直到後來遇到爺爺,遇到昊,遇到阿寧、舒大帥,他們都給了自己很多溫暖,讓自己重新燃起對生活的希望。是啊,人活著,就要有希望,它是一種無比強大的力量。

「你在想什麼?」看小師妹若有所思的樣子,陸海川不禁問道。

「想一些以前的事。」眉峰微蹙,青離淡淡地說了一句。

「貌似你以前過得並不開心。」從她的神情里,陸海川讀出了很多,「不過不要緊,以後師兄會保護你,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

師兄!青離抬頭看了看他,他正沖自己溫暖地笑著,一口大白牙顯得有些傻氣,卻一點也不讓人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