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34:迷茫
小說:| 作者:| 類別:

034:迷茫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師父叫小海先回去休息,可陸海川怎麼可能睡得著呢,在沒見到小師妹之前,他是不會安心的。於是,他也提了一把螢石,朝山間飛去,也許自己遺漏了某個角落,要是真的困在山裡,師妹那個路痴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得出來。

兩道流光,在山林和深谷間飛速穿梭,連帶著把晚睡的鳥兒都驚醒了,撲騰著翅膀飛向遠方。

巡視了一圈,兩人會面,各自都沒有發現,陸海川急得團團轉。

「你們最後分開是在哪?」師父問他,一手輕輕拍拍他的肩,叫他別想太多。小離是個幸運了孩子,就算是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也一定能逢凶化吉,不然,憑她的微末之力,又如何從遙遠的南方安全抵達太華山,還連連通過松果師兄設下的考驗。

師父說的在理,可陸海川還是覺得心裡不踏實,喃喃說道:「我們是在南邊的斷崖分開的,我看她輕車熟路,就沒怎麼在意,等折回來的時候,她就不見了,當時我們都在採集玄水靈花露。」

凱風谷,卞招搖只說了三個字,便匆匆離去。

那裡是玄水靈花開得最多的地方,地形也最為複雜,陸海川並不是沒有在那找過,但並未發現任何蹤跡。

陡峭的崖壁間,卞招搖雙腳輕點著岩石,在靈花叢中悉心搜索。他一身白衣若雪,被山風吹動得飄飄蕩蕩,動作輕巧流暢,好似真仙臨凡。

從山之巔,一直到山下河邊,卞招搖每個角落都探察了個遍,但仍舊沒有發現徒兒的身影。山上沒有,也許她一時貪玩跑下山了呢,憑她自己的力量根本回不來,卞招搖再次發起玉孚靈應,探察著百里內的動靜。

唉,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卞招搖頭一次感覺到這麼無助,想自己修為高深,在太華山乃至整個沃野修仙派中幾無人能敵,偏偏會在這種事情上栽跟頭。

可他從沒後悔過,雖然掌門師兄曾幾度勸諫自己放棄這個弱質徒兒,既然有心收徒何不挑個條件好的,這樣以後成才了對太華山也是一大益處。

正準備走,突然水中躥出一隻虎蛟,張口便朝招搖仙吞來。卞招搖耳廓微動,回過頭來便是一個絕殺,無涯之劍深深沒入虎蛟的身體,從另一端飛了出來。河水洗去劍上血跡,重新歸到他的手裡。

嗷嗷叫了兩聲,虎蛟終是自不量力,立馬沒了生機,身子也擱淺在河灘處。

「孽畜,不好好待在水中修行,跑到上面來作什麼亂1管它什麼靈獸妖獸,卞招搖對這些為非作歹的東西從不姑息。

忽然,他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這虎蛟連自己都敢偷襲,若是小離從懸崖掉到水裡,可不就……

長舒一口氣,卞招搖走回河邊,手中玄力再次催動無涯劍,他要將這隻虎蛟解剖了。鮮血淋漓間,虎蛟的皮肉被一片片削去,露出森森白骨和**裸的內臟,直到它的咽喉和腸子被劃破,胃也被破開。

還好,什麼也沒有,卞招搖收劍回鞘,再不忍看這血腥畫面,他雙手朝空中撥開滃然霧氣,凌空而去。

「師父,有消息了嗎?」月崖,陸海川見師父歸來,衣服上濺了點點血跡,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

卞招搖搖了搖頭,靜靜站立在懸崖邊上,於無邊風月中,他是那麼的清冷孤獨,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波瀾不驚。為什麼會連個弟子都找不到,為什麼連身邊人都保護不了,我空有這一身修為又有何用呢?

很多時候,他也會茫然,就像現在。

「師父1陸海川也靜靜地站在他身後,輕聲地喚著師父。

一高一矮,一前一後,月光照著他們的臉,明媚而又憂傷,在這萬籟俱寂的無邊夜色里。

不知過去了多久,青離一直在尋找出路,卻始終在原地徘徊。洞裡面除了崖壁上滴下來的水,什麼吃的也沒有,青離已經餓得頭暈眼花。

為了讓自己撐下去,她只有拚命地收集水滴,餵給自己喝,她只希望師父和師兄快點找到自己,不然真挨不了幾天。

「小妹妹,你怎麼不去搬那塊石碑呀,只要將它搬走,你就可以出去了,難道你想要死在這裡不成?」梅娘再次提醒她,可青離一直沒答理,她知道這些人不懷好意。

不行了,實在是不行,青離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而且洞內每隔一段時間就冷熱交替一次,一會熱得要死,一會又凍得令人髮指,這豈是人待的地方。

其實她心裡也隱約知道,山洞如此隱蔽,師父和師兄怕是找不到,還得靠自己想辦法。

青離要在身子還能動之前趕緊逃離這個鬼地方,她的目光望向那塊被九煉伏魔索緊緊索住的石碑,石碑是關鍵,但千萬不能移動。既然祖師們建造了這個鎮魔洞,一定會給本門弟子留條後路,現在最重要的是想盡各種方法去試。

青離拖著疲憊的身子,艱難地向前爬去,看著她接近鎮魔印,符文里的妖魔悉數悸動起來,隨時準備從這個煉獄掙脫。

青離使盡全身力氣,好不容易爬到了石碑旁邊,剛想伸手摸它,伏魔索上忽的躥起一股雷電火花,嚇得青離趕緊把手縮了回來。

「小妹妹,不要怕,這雷電是唬人的,對你們太華山弟子根本構不成威脅。聽話,你只要把這塊石頭搬開,我保證你立馬就能出去。」梅娘欣喜若狂,不斷地催促著她,恨不得現在就撕裂這些討厭的符文。

雖然梅娘用心叵測,但她說的一些話還是很有價值的,青離試著摸了一下石碑。果真,九煉伏魔索再次發出了雷電火花,卻並沒有對自己千萬傷害。

機關會是在哪裡,青離勉強坐起身來,看著石碑上的圖案,一面刻著日月水火,一面刻著山石田土,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她伸手觸摸著這些圖案,圖案上流動起微光,四周並未有什麼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