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51:園中葵
小說:| 作者:| 類別:

051:園中葵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看來她是個有故事的人啊,陸海川笑笑地說道:「啊喂,前面那位大姐,我已經十六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切1黑衣女嗤笑一聲,表情立馬又變得平靜起來,一如空谷幽蘭,曠野煙樹,清雅而孤獨。

難不成大人們都喜歡把比自己年齡小的人稱作小孩子,以前師父也是這樣,總說自己還小,不要到處惹是生非,就好像他們經歷了很多很多一樣,陸海川無奈地嘆了一聲,自己也是會長大的嘛。

「我叫陸……,哦不對,我叫滄海。」幸好反應得快,不然就說漏嘴了,陸海川尷尬地笑笑,那陽光的笑真像個小太陽。

「知道了1黑衣女淡淡地說了一聲,繼續往前走。

她怎麼這麼冷啊,陸海川一路調皮搗蛋就是為了要逗她開心,讓她多說兩句話,這樣以後大家也好相處不是,可是她倒好,把自己當空氣,收了個徒弟就這麼不聞不問的。

「師父,那您叫什麼名字,我聽他們叫你葵甲神,你和遮羅神在九泉神宮中的地住一定很不一般吧?」陸海川知道她與其它人不同,所以說話也沒繞彎子。不過他還是在心裡默默念了句:罪過罪過,招搖師父,我也是迫不得已,在徒兒的心裡,永遠只有您一個師父。

妙目清眉,顧盼生輝,她那雙眼眸清澈得就像是山溪里的水,黑紗掩映下的面容,冷冷艷艷的,直叫人不敢逼視。

她回頭看了陸海川一眼,丹唇輕啟,微微說道:「吾本名,園中葵。」

園中葵?原來世上還有這麼奇葩的名字,哦不對,是清奇,不過好有詩意,就像她的人一樣,帶著點淡淡的憂鬱,還有一絲絲的神秘。

「那師父,你為什麼不愛笑啊,我看你一路上都著個臉,這樣可是很容易變老的喲1陸海川就是那種看不慣別人不開心的人,當然,他不關心的人除外。

園中葵一直在前面帶路,後面這個徒弟聒噪得很,幸好她只當耳旁風。

「哎呀,師父,你怎麼不說話呀?這樣活著好累的,要換作是我,早悶死了。」陸海川都講了一路,可她卻愛理不理的,真沒勁。

「你的話,有點多1園中葵實在聽不下去了,是時候該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常

「誒,師父,你說這話可就不對了,人生來就長著嘴巴,無非就是用來吃東西和說話的,除非你現在給我好吃的,不然我就一直……」陸海川極其善於察言觀色,他感覺葵甲神對自己並無惡意,所以才敢這麼肆意妄為,若換作了其它小鬼,決不敢跟葵甲神這樣說話。

這個徒弟還真是死纏爛打,臭不要臉,園中葵忽然停住了腳步,目光上下打量了滄海一番,說道:「再給你一碗斷魂湯,你要不要?1

這個,不用了吧!陸海川可不想再遭受一次噬骨錐心之痛,沒有解藥可不是鬧著玩的。看來師父有點不耐煩了,自己還是先安分些的好,陸海川繼續跟在她身後。

到了,葵甲神教他開啟石門的方法,陸海川這麼聰明的人,向來都是一遍過,這倒是讓葵甲神頗感意外,這小子底子挺好的嘛。

石洞里除了一張石床,其它的什麼都沒有,簡直是簡陋至極呀,跟自己的樹屋比起來差得可不是一點點。陸海川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不得不為陰山派的「樸素」作風感到震驚,看來論弟子宿舍的舒適度還是我大太華遙遙領先埃

「師父,難道我們就住這裡嗎?」陸海川初來乍到,還真有點不適應。

「不,不是我們,是你1葵甲神立馬更正道。有床就已經不錯了,他是沒看到其它小鬼,一堆一堆地蝸居在山洞裡,連床都沒有,只能在地上隨意墊些乾草湊和著睡。

安頓好一切,葵甲神走了,臨走之前還特意交待了一句,你可千萬別到處亂跑,有什麼事叫我,我就在你隔壁房間。

夜深了,長風說他想出來透透氣,遮羅應允了。他走出離九泉神宮很遠的地方,可山上到外都是守衛,想辦點事情還真難。

正自躊躇時,突然,有個守衛小鬼叫住了他,道:「你,對,說的就是你,過來一下。」

哦了一聲,長風看了看他,只見那小鬼一手捂著肚子,臉上的表情也不大好看,大概是三急來了。

「哎喲,不行了,不行了。小弟,你先幫我站站崗,我去去就來。」小鬼飛快地朝茅房跑去,就這樣,長風暫時接替了他的崗位。

栩~

一聲清脆的哨音劃破長空,無邊夜幕中,忽地飛來一隻白色仙鶴,穩穩落在長風肩上。

他在仙鶴腳上系了個東西,又悄悄耳語了幾句。

「去吧,務必把東西親自交給師父1長風托舉起仙鶴,仙鶴點了點頭,撲騰著翅膀飛走了。

夜很安靜,小鬼如釋重負地回了崗,對長風說道:「兄弟,謝謝你!我已經好了,你也忙你的去吧。」

「客氣了,都是自己人。」長風向來禮貌待人,給人的印象很不錯。

什麼嘛,連床被子都沒有,石頭這麼涼,晚上睡覺不得凍死埃陸海川連挨都不想挨著那張冰冷的石床,更別說睡上面了。

說來也巧,正抱怨的時候,葵甲神雪中送炭來了,她抱了兩床厚厚地被子往石床上一放,道:「呶,給你的。」

看來還是師父好啊,心地這麼善良,自己都沒法將她跟那些無惡不作的陰山鬼子聯繫在一起了。

「謝謝師父1今晚終於能睡個安穩覺了,陸海川趕緊鋪床,這被子好香啊,也不知是什麼香料熏染出來的香,很好聞。

這個徒弟,跟個猴兒似的沒下停,還說自己不是小孩子,園中葵怕是自己要被他給治住了,無奈地搖了搖頭,送完東西,便走了。

長風回來的時候,遮羅已經替他安排好了住處,夜叉八將住在一個窟,分別有各自的床。在這行人中,長風是最年輕的,大家都他頗為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