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64:冰雪芙蓉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064:冰雪芙蓉玉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毋逢山久居沃野修仙派十強之列,陸海川早有耳聞。

原來他就是毋逢山弟子,怪不得氣度非凡,剛剛所授離火真訣已讓陸海川頗為受益,實在是感激不荊

「恩公,陰山老祖為什麼要抓這麼多人封在這?」陸海川有些想不明白,若有冤讎直接殺掉豈不省事,幹嗎要費那麼大力氣把這些活人全部封印在晶石之中,還將此地設為禁地。

搖了搖頭,青年男子也不知其中緣由,但可以肯定的是,陰山派一定有什麼計劃,而這只是計劃中的一部分。

禁地中,除了每月十五會封印一個新人,其它時間都沒有人來。自被封印起,他就沒有出去過,所以對洞中情況和陰山派動機知之甚少。

看來陰山派的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到位,前輩並不知道破解封印術的方法,也不知道陰山究竟在密謀些什麼,就跟自己一樣,來陰山這麼久,什麼情報都沒探到。

舉起手中玄劍,陸海川朝紫晶石砍去。

,劍氣和無形的力量撞在一處,迸射出燦爛的光芒,照得洞中比白日底下還要亮,陸海川被衝擊力所波及,身子猛地被震飛開去,重重地撞在對面的岩壁上。

哎喲,痛死我了,他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手揉著肩,把劍給撿了起來。

「小兄弟,不要再試了,你我都奈何不了它1被封印了這麼久,青年男子早已接受了現實,他知道自己這輩子都只能耗在這裡了。

「可是,我想救你,你剛才不也救了我一命么。」陸海川是個重情重義之人,既然他幫自己對付了天地冥蛾,自己也該為他做點什麼才對。

「沒用的,這樣只會傷害到你自己。」青年男子並不需要他報答什麼,他教他離火真訣,只是出於人道主義的援助。「小兄弟,不要白費力氣了,有這個精力,你還不如去找找出路在哪,我已經是等死的人了,而你,還有希望離開。」

他說的也對,陸海川是該好好想想自己的處境,畢竟先脫了身,才能找更厲害的人來救他,或者給毋逢派傳個消息,讓他們知道這件事也好。

「那,恩公,我先走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叫人來救你的。」陸海川向他行了個禮,最後仔細看了看青年男子。他被黑蛇化成的玄索緊緊鎖住,一身素衣,頭髮高高挽起,身上佩戴著一枚精緻的錦鯉玉佩,下面編著好看的紅穗子,在晶石微光的照耀下,玉佩呈現出通透溫潤的鮭粉色。

陸海川依原路返回,他想,自己是從那邊進來的,就一定能從那裡出去。等回到原地時,那塊刻有陰山禁地,擅闖者死的石碑依舊屹立在那裡。

伸手摸了摸石牆,沒有反應,觸碰石碑也沒有反應,他索性咬破手指,將自己的血抹在石牆和石碑上,可仍舊一點反應也沒有。

奇怪,進來的時候明明是靠人血接引才通過的屏障,為什麼出去就不行了呢,陸海川在洞里踱來踱去,看來只能另想它法了。

可是這裡除了塊石碑,什麼都沒有,機關會在哪,還是說要使用某種特殊的功法,才能開啟石牆上的靈應?

陰山派的法術基本都與血有關,而據前輩所說,他被封在這之後也只見兩人來過洞中,一個是陰山老祖,另一個則是遮羅神,其它人想必根本不知道禁地所在,更無從知道開啟它的方法。

想到這,陸海川開始回憶起有關遮羅神的一切,第一次見他是在參加入派儀式的過程中,後來則在神宮偶爾遇見過幾次,最近的見面便是濁水河邊還有在他洞府前的那次邂逅,而親眼見他使用法術只有在入派儀式那次。

陸海川的記憶力是驚人的,他至今仍記得遮羅神的動作,於是,他想試一試。

昊天有太陽,

照我九泉宮。

陰山冥靈子,

四海九州同。

他一邊念著口號,一邊循著那日遮羅神的身法演練了一遍,徐徐紅光自他手中奔騰而出,激在石牆上,盪起層層漣漪,石牆忽地玄光大作,沒想到那道靈應真的顯現了。

喲,神了,這都能蒙對,陸海川當即穿過靈應,悄悄溜回洞中。

「一晚上不見人,你跑哪去了?」

等他回去的時候,園中葵早已在石洞守候。

「哦,我在其它師兄那邊吃了酒,醉了,然後就在那邊睡了,沒來得及告訴師父,真是抱歉啊,師父,你不會怪我吧?」陸海川繞到她的身邊,看她表情好像很嚴肅的樣子。

「吃酒?夜不歸宿?你還真沒規沒矩,像你這麼隨性,什麼時候才能學會鎮魂調,什麼時候才能習得大乘功法?」園中葵教訓道。

「師父,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陸海川乖乖地向她求饒,在她耳根子底下打秋風,他可不想受罰啊!

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園中葵叫他回去好生習曲練功,還囑咐他以後不要再毛毛躁躁,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是,師父。」陸海川答應著,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

還好師父沒有追究,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陸海川得想個辦法把消息捎出去,不然前輩不得在禁地關一輩子。

「師父,您慢走1陸海川恭送著園中葵離開,想著待會就去找長風師兄商量。

她才剛走出幾步,便看見有人朝這邊過來。

是遮羅神,他怎麼會在這裡,園中葵和陸海川都瞪大了眼睛。

「小葵,這束花送給你1說著,遮羅神從背後拿出紮好的彼岸花,雙手奉到她的面前,臉上是微微稍帶點羞赧的笑。

「這……」園中葵看了他一眼,不知意欲為何。

「為何不收啊,難道只許徒弟給你送花,就不許我了么?」遮羅神難得有這麼溫柔的時候,連說出來的話都是輕聲細語的。

雖都是送花,可他和滄海的性質完全不同,如果自己收下了,便意味著接受了這個人,園中葵是萬萬不能收的。

「不好意思,我不喜歡摘下來的花,因為即便它再好看再嬌艷,也是死物。」她唯有拒絕。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