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68:一枝紅杏泄春光
小說:| 作者:| 類別:

068:一枝紅杏泄春光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不管長風去哪兒,夜叉將都會有人跟著他,連方便的時候都要在外面守著,這是師父的意思,他們不敢違抗。索性,長風哪也不去了,就一直在夜叉洞府里呆著。

也不知道師兄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陸海川本來想跟他打照面的,但這幾日,一直未看到師兄的身影,難道遮羅神把他監禁起來了?

陸海川越想越不敢往下想,上次,一個夜叉將就把自己打得狼狽不堪,幸好沒有落在他的手裡,師兄也就虛化初階的修為,比自己高不了多少,如何能奈何得了那麼多夜叉將。

師妹出去有一會了,袁粟不知道她去幹嗎,但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心裡怪不踏實的。

「前輩,你就別擔心了,師父自有分寸,咱們也會沒事的1看他在屋裡走來走去,陸海川忙安撫道,叫他坐下再喝杯茶,還把自己的周密計劃告訴給他聽。

前輩,上次我和我師兄在宮中發現另一條通道,可以直通濁水河邊,那邊守衛也不多,今晚我們就從這條通道殺出去,以我們四人的能力,對付那些小鬼綽綽有餘,現在的情形,只要出了九泉神宮就好辦得多。

他得趕緊聯繫上長風師兄,讓師兄也有所準備,現在四人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要走就必須一起走,不然留下誰後果都不堪設想。

……

柳紗輕縵玉衾軟,一枝紅杏泄春光。

洞府石床上,遮羅三下五除二地將衣衫退了個乾淨,摟著懷中的女子,兩具光溜溜的身子,繾綣,纏綿,酣暢,淋漓。

昔日心中的女神,如今正與自己水**融,,就這麼走到了一起,人生最快意的事也莫過於此了,遮羅復有何求啊!

一番**過後,遮羅仍是意猶未盡,眼前的這個女子,怎麼可以這麼美這麼勾人。他拖著滿是汗水的疲憊身子坐了起來,卻看見褥子上映出一片觸目的鮮紅。

「你,是第一次?」遮羅輕聲地問道,把她摟得更緊了,心中說不出的歡喜。

園中葵弱弱地點了點頭,那一低頭的溫柔,不知飽含了多少的嫵媚嬌羞,直把遮羅迷得神魂顛倒,不知西東。

「大神,那……」本來她就是有目的的,現在事情辦完了,他總該有個表態吧。

遮羅伸手摸著她略帶潮紅的臉蛋,忍不住地往上面親了一口,說道:「放心吧,美人,我鄭重地向你承諾,一定會放他們走,讓他們安全離開陰山。倒是,美人,我剛剛沒有弄疼你吧?」

園中葵不說話,他是個五大三粗之人,能夠對自己如此溫柔以待已經是難得了,自己還能說什麼呢,這一切都是你情我願的,不是嗎?

喲,害羞了,看她臉一直紅到了耳根子底下,頭也不敢抬的,遮羅很是滿足。今天終於得償所願,他的心情自是十分舒爽,抱起葵甲便向浴池走去。

伸手試了試水溫,遮羅將她放下,問道,是你自己洗呢,還是我們一起洗,畢竟關係轉變得太快,兩人多少有些尷尬。

我自己洗吧,園中葵說,遮羅很尊重她,笑了笑,放下帘子便到外面等候去了。

回味起剛才的情景,遮羅受寵若驚,真沒想到幸福會來得如此突然。聽著浴池內舀起的清亮水聲,遮羅抹了抹嘴角,頭枕著手臂靠在石牆上,構思著以後的生活。

他喜歡葵甲,想要和她長相廝守,生一堆的孩子,共同度過餘生的美好時光。他也知道,這條路上,還有塊大大的絆腳石。

葵甲本是老祖的女人,老祖出關后必定會破壞兩人之間的幸福,但遮羅不怕,十年之前,他就布下了局,就等著那個老淫棍自己往裡跳,到時候他死了,自己就正式接任陰山,成為新一代老祖,再把葵甲封為老祖夫人,那樣就誰都無法干涉我們了。

他是個有理想的青年,如果不是出身毋逢山,如果不是早已經喜歡上袁粟師兄,或許園中葵會愛上他,但這一切都只是假如。

「我洗好了,該你了。」半晌,園中葵撩開帘子,從裡面走了出來,浴布包裹著的身子光潔玉立,頭髮濕漉漉的,在身後紅簾的映襯下,燦爛奪目,楚楚動人。

如果不是因為初次合歡,遮羅真想撲上去再干一場,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愛一個人,是要讓她從心底里感到快樂,而不是只顧自己快樂。

「小葵,你真美1他只是讚歎了句,然後抱起衣服去洗澡了。

石台上,園中葵用白巾子擦試著滿頭青絲,眼神中一點表情也沒有。她知道,從加入陰山派的那一天起,一切都無法再回頭了,但只要師兄和滄海月明能夠平平安安的,她就不後悔。

嘴裡哼著歌,雙手在身上揉搓起泡沫,遮羅從來沒像今天這麼開心過。

葵甲洞府,園中葵回來了,一切如常。

「師妹,這麼久不見人,你去哪了?」袁粟早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但他又不能出去找人,此刻看到阿葵回來了,這才安的心。

「我去找遮羅談了會話。」園中葵說,她不敢看師兄的眼睛,也絕口不提剛才之事,師兄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很傷心。

「你去找他?他沒有把你怎麼樣吧?」遮羅的為人,他清楚得很,但他不知道,遮羅對阿葵跟對別人不一樣,任憑他在別人面前怎麼兇殘跋扈,對阿葵卻是如終如一的溫和。

「師兄,我沒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園中葵強作笑顏,在他面前表現得如此洒脫。

隨後,她去了徒弟那邊,將遮羅給的令牌交到陸海川的手上,說:「徒弟,趁遮羅神還未改變主意前,你帶著袁粟師兄還有你自己的師兄趕緊離開陰山。」

陸海川接過令牌,眼睜睜地看著師父,關切地問道:「師父,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搖了搖頭,園中葵語重心長地說:「我還有一些事情要料理,現在還不能走。」她還說,三日之後,大家在流月城的安福客棧見面。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