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69:芳華逝
小說:| 作者:| 類別:

069:芳華逝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挺有能耐的嘛,師父一出馬,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陸海川年少不知,又是個樂天派,並未曾細想其中緣由,只道是師父神通廣大,什麼困難都難不倒她。

總之,身份暴露了,陰山是萬萬不能再呆下去的,能夠出去總好過呆在遮羅眼皮子底下過擔驚受怕的生活,陸海川可不想被他們殺了取血水供養血礬根,或者被永遠封印在禁地的那些破晶石里。

於是,陸海川、長風和袁粟先行踏上了出谷的征途,因為有遮羅給的大神令,從神宮門口到陰山直道,再到山口,一路上暢通無阻。

終於離開了這個鬼地方,回望著那片荒涼的山丘,陸海川長嘆了一聲。在陰山的每一天,他都過得很不自在,吃飯時一看到包子看到別人吃紅燒肉他就想吐,還有那些小鬼個個長得千奇百怪丑得辣眼睛,想想還是我太華弟子是沃野一大清流。

接下來他們去了流月城安福客棧,因著上次殲滅殭屍的功勞,城中百姓個個把陸海川和長風當作神仙在世,救苦救難的大恩人,這安福客棧的老闆非但不收他們的錢,還好吃好喝地伺候著他們,讓他們多住幾日。

「真沒想到啊,我們竟然成了流月城的英雄。」不錯不錯,原來英雄還有這待遇,陸海川頭一回碰上這樣的好事。但他們也不是那種見了便宜就占的人,房間挑的不是上房,吃的也不是什麼山珍海味大魚大肉,人家一個當老闆的也不容易不是。

恢復太平后的流月城一如以前,人煙阜盛,商賈雲集,這裡是沃野的交通樞紐之一,自然比周邊的城鎮要繁華許多。

唱戲的說書的耍雜技的,賣糖葫蘆賣布的賣花的,買菜的糶米的賣魚的……人來人往,到處都是吆喝聲,陸海川頭一回下山,一到了街上,覺著什麼都新鮮,這裡瞧瞧,那裡看看,師兄說他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這話一點也不假。

逛了半天,除了買了幾包好茶,一個紙鳶還有枝漂亮的簪子,陸海川倒也沒花什麼錢。師兄說你好幼稚哦,這麼大了還玩風箏,咱們太華山上的仙鶴豈不比這好看多了。陸海川說這不一樣,邊說,他還邊把紙鳶的線放得更長,一路跑著笑著,甭提多有勁了。

「師兄,你快看,哇,飛得好高啊,這裡所有人中,我的風箏飛得最高了。」陸海川臉上是燦爛的笑,滿滿的成就感,他好久都沒有這麼瘋過了,在陰山呆了一陣整個人都是壓抑的。

「誒……」才剛高興一會,線斷了,紙鳶也飛走了,陸海川氣得把線軸子往地上一扔,什麼破玩意兒,不好玩。

與此同時,長風凌空而上,急速御風而去,將飛向遠方緩緩墜落的紙鳶給拾了回來,他牽著手中線,風箏再次高高飛起,長風朝這邊飛來,穩穩地落在地面上,對陸海川說:「給1

「謝謝師兄1師兄凌空的姿勢好帥啊,陸海川又撿起地上的線軸,將線接了起來,繼續放。

「給我。」「高點,再高點。」

兩人搶來搶去,剛剛還說陸師弟像個小孩子,此時長風師兄也變成了個小孩子。

他們師兄弟的感情可真好啊,袁粟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心裡擔心的卻是葵師妹,希望她能夠早點回來,等回毋逢山後,自己立馬娶她為妻,再不與她分開。

想來,這十年來的經歷也夠坎坷的,不知道師妹受了多少苦,她不顧師門勸阻,毅然潛入陰山,為的就是救出自己,她的這份情,天地可鑒啊,自己萬萬不能辜負於她。看著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有時候袁粟真希望自己和阿葵能夠像他們一樣,過上平凡的幸福生活。

……

出谷后,大神令由小鬼拿回宮中,交給了葵甲神,葵甲感念遮羅神的恩德,以及這些年來他對自己的照顧,親自將大神令交還給了遮羅神。

「小葵,到時候我一定要辦一場盛大的婚禮,光明正大地娶你進門。」遮羅神站在她的面前,看著她的眼睛,跟她說。

葵甲也看了看他,眼前的這個男人,是那麼的高大,威猛,真誠,無畏,有時候,自己真的很不忍心傷害他。

「小葵,你想好了嗎,雖然我們洞房過,已經算是一家人了,但形式還是很重要的,你打算什麼時候和我拜堂成親啊?」在這件事上,遮羅是比較著急的,他很想給葵甲一個名分,更想讓大家都知道,這個女人是我的,誰也不能碰,誰也不能搶。

「容我想想。」葵甲故意推脫,能挨一日是一日。

「小葵,等你想好了就告訴我,我隨時都準備著呢。」遮羅神知道自己需要給她點時間,畢竟,要這麼快擺正兩人之間的關係,對她來說並非易事。

回到洞府,葵甲想了很久很久,也想了很多很多。

她洗了臉,頭上插著十六歲生日時師兄送給自己的那枝步搖,嘴上塗了最紅最紅的胭脂,化了平生最華麗的一次妝,連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全新的。

石樑上,一道白綾穿過,打了個死結,園中葵雙腳一蹬,香消玉殞。

師兄,我對不起你!遮羅,我讓你失望了!這一生,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兩個男人,她都辜負了。她沒有臉面也沒有勇氣去面對師兄,也無法去接受遮羅,儘管這個男人對自己盡心儘力。

直到第二天遮羅去找她,才得知噩耗。

看到葵甲的時候,他的心都碎了,緊緊地抱著這尊冰冷的屍體,哭得像個小孩子一般,他這輩子,還從來沒有為誰哭過,而今天,所有的眼淚都流幹了。

「小葵,你怎麼這麼傻,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丟下我一個人,對我有多殘忍1他嘶吼著,他不要小葵死,他不能接受。

三天三夜,他依偎在葵甲身旁,哪也不去,什麼東西也不吃,更不許任何人靠近洞府。他說小葵只是睡著了,她會醒的,一定會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