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71:報喪
小說:| 作者:| 類別:

071:報喪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再次醒來的時候,陸海川感覺頭昏腦脹的,這流月城的酒還真烈,沒想到後勁這麼大,至於昨晚幹了些什麼,他一概記不清楚。

太陽溫暖地照著,庭中幾棵柳樹落光了葉子,光禿禿地立在那裡,檐上掛著的鸚哥學著舌,一直你好你好地叫個不停。

師兄正在院子里練劍,陸海川悄悄溜了過去,冷不丁出現在他身邊,駭了一句。

因為太專心,師弟忽然的出現,倒是把他給唬了一跳,長風趕忙收起劍,問道:「怎麼樣,你沒有哪裡不舒服吧?」

看他昨日醉成那樣,今兒醒了也是滿身酒氣,長風催著他趕緊去洗漱。

「知道了,師兄,你別推我呀,話說我昨天沒怎麼樣吧?」陸海川仍是一腦子漿糊,什麼時候回去的怎樣回去的一點也不知道。

沒怎麼著,你好的很,還是快去洗洗吧,臭死了!長風再次催促道。

陸海川拉著他就是不肯走,還弱弱地質問道,師兄,你是不是嫌棄我,是不是?

沒有!長風推著他,一邊辯解,這人,還真拿他沒辦法。

好了,好了,不跟你鬧了,我先去洗漱了!陸海川雖說調皮,但是心中自有分寸,他也怕師兄煩自己,所以粘人也不會粘得太緊。

這回終於清靜了,長風繼續練劍,檐上的鸚哥逢人走過,就叫著你好。

袁粟則在屋裡閉氣,被紫晶石和陰山秘法封了那麼久,他的內息有些錯亂,想要恢復到以前的水平還需要一段時日。

也不知道師妹的狀況怎麼樣了,但願她能很快處理好那邊的事情,袁粟迫不及待想帶師妹回師門,他們是多少人曾羨慕的愛侶,簡直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

等陸海川再次返回來的時候,長風說走吧,我帶你去吃東西。城南那家新開的酒樓大家都說不錯,師弟又是個好酒的,當然要帶他去嘗嘗鮮。

真棒,又有好酒好菜吃了,看把陸海川給樂的,跟著大師兄就是待遇好,可以免費蹭吃喝,不然就自己那每月一兩的銀錢哪裡夠用。

「哇,好氣派1等到了的時候,陸海川不由地吃了一驚,這麼豪華的地方,裡面俱是雅座,還有唱歌跳舞彈曲兒的,出入的也都是達官子弟和富貴人家,吃上一頓肯定得花不少錢吧,有勞師兄破費了。

哇,不得了!看到展牌上的價格,陸海川再次吃了一驚,眼珠子瞪得比銅錢都要大。

窯火秘制酥肉二兩二一碟,冰花雪魚三兩三一條,cw奇峰筍四兩四一盤,金燕銜春五兩五一盅,紅燜滋補山羊腳六兩六一個,東海三鮮魚翅七兩七一份,鴻鵠凌雲志八兩八一盞,原味清燉熊掌九兩九一隻……

還有各種見過的沒見過的,花樣新奇得很。對於這裡的鋪陳,長風只能是感嘆,這每道菜的價錢,普通人家怕是省吃簡用個一年兩年的也吃不起。師弟說,你擔心啥,普天之下,有錢人多的是,儘管這裡貴得嚇人,還不照樣每天賓朋滿座。

富豪的世界咱們不懂,陸海川拍了拍師兄的肩,兩人找了個僻靜的位置坐下。

這才剛進來,店小二馬上就認出來了,「唷,這不是數月前幫咱們流月城驅走殭屍的那兩位大俠嗎,今日難得你們賞光,要吃什麼,隨便點,菜幫您打個對摺,酒水白送。」

師兄,你打算出多少錢,快點從實招來。桌子底下,陸海川用腳撥了撥他,長風伸出十指,竟思很明了。

十兩?陸海川輕聲地說,長風點了點頭,他現在是個掌事,每月的零錢是五兩。

「那就給我們來窯火秘制酥肉,冰花雪魚,白灼菜心,湯要鮮味八菌湯,外加一份撈攔海帶、一碟花生米。」他抬頭看了看對面的師兄,問還有沒有要點的。

師兄說,既然是請客,自然是你說了算,你想點什麼就點什麼吧,不用在意錢。說完師兄還叫了壇杏林春,他昨兒可說這酒好喝來著,在山下就讓他喝個痛快吧,到了山上可就不能再任意妄為了。

哇,真好吃,陸海川又是一驚,這一頓吃的是身心大快,果然道道菜味美豐腴,給人帶來極致體驗。一壇杏林春下去的功夫,根本難不倒陸海川,吃完他們又去逛了。

嗐,好累呀!在街上溜達了一下午,陸海川一回到客棧,馬上就找搖椅躺下了,一邊嘆到,還是躺著舒服啊,真沒想到,原來逛街是件這麼費體力的事情,竟比練劍還要猛些。

叫你慢點走,你不聽,這下好了吧,腳怎麼樣,快脫了鞋讓我看看。雖說兩人性格相差極大,長風還是很關心他的。

沒事,就是不小心扭了一下,陸海川叫師兄不要擔心,自己好著呢。

此時袁粟正好出來,陸海川忙拿出街上買的點心,叫他一起過來吃。

「前輩,吃這個,這個好吃,還有這個,這個,跟這個……」他從包袱里把東西揀出來,拚命往袁粟懷裡塞,也聽不見前輩一直在那裡說夠了夠了。

正吃得開心之際,屋子外飛進來一個東西,是只由玄力凝結而成的小鳥,它不停扇動著翅膀,在屋子裡盤旋。

袁粟的表情,立馬變得凝重起來,手中的糕點也隨著輕微的顫抖掉到了地上,摔成千片萬片。

他緩緩伸出手去,小玄鳥便停在了他手上,一人一鳥,深情對望,片刻之後,玄鳥灰飛煙滅,消失地無影無蹤。他伸出雙手想要去抱住這個幻影,卻什麼也不剩了。

淚,順著臉頰淌了下來,他閉上雙眼,啜泣地喊了一聲師妹,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上,對著蒼天大聲嘶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師妹,你回來,你回來呀!

剛剛還好好的一個人,怎麼一下子哭得歇斯底里,陸海川不明所以,長風把他拉到一邊,輕聲說道:「葵甲神死了,你先別去打擾他。」

怎麼可能,師父之前一直都好好的,大家說好了明天要在這裡會合,她不會騙人的。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