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72:毒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072:毒發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這太突然了,陸海川毫無準備,他不敢相信。

冰雪芙蓉玉上施有靈應,主人死後,玉上的靈應便會自動化為玄鳥,不管是千山萬水,還是刀山火海,它都會飛到主人生前關係最為密切的人身旁,將主人逝世的消息傳遞給他們。

這是毋逢山的報喪之法,與之類似的,只要太華弟子遭遇不測,玉孚靈應也會馬上向師門傳遞信息,這樣便於師父知道弟子在外面的處境。

直到師兄把這些告訴自己,陸海川才不得不相信。

「師父1這是陸海川第一次發自內心地真正地想叫園中葵一聲師父,可是,她竟就這樣走了,連最後一面都未曾見著。陸海川的目光望向西方的綿綿群山,默然長立。

許久,袁粟站起身來,執起手中玄劍,便要走。

「你去哪?」長風問他。

「去找他們報仇1袁粟的目光變得異常右怖,樣子端的讓人害怕。

「你不能去。」長風快速走上前去,伸手將他攔下。

「讓開,你休要攔我。」此時,他已是傷心欲絕,勢必要手刃害死師妹的兇手。

說著,二人打了起來,袁粟要去,長風偏不讓他去。看著他們兩個打了起來,陸海川忙在一旁勸架,袁粟才不管這些,他就是要走,誰敢攔著他就對誰不客氣。

兵器相接,兩人合力將袁粟制服,袁粟氣得要命,說阿葵不是你們太華山的人,你們當然不會管,可他是我的師妹,是我一生至愛之人,難道你們要讓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悲劇發生,卻不聞不問嗎,那我還配當這個師兄,還配當人嗎?

師父走了,大家都很傷心,可是,你去了又能怎麼樣呢,送死嗎?

陸海川繼續說道,你的修為也就虛化初階而已,連我和師兄兩個人都對付不了,到了陰山,幾個夜叉將就能致你於死地,就更別說遮羅神了,他的能力有多強大,你難道不清楚嗎?

既然師父救大家出來,便是希望大家能夠平安脫險,現在好不容易離開了陰山,你再回去,只有死路一條,那樣,師父的希望豈不是落空了,她也不願看到這樣的結果吧。如果你傷心就好好回師門修鍊,等有朝一日變得強大起來,再去找他們算賬也不遲。

陸海川也很難過,三人的命都是師父用生命換回來的,又有誰願意看到師父出事,可是大家要認清事實,眼下回去就等於羊入虎口,有去無還。

道理都懂,袁粟又何嘗不知道當下的處境,可他就是氣不過,就是恨那些殺人不眨眼的陰山鬼子,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師妹,是師兄對不起你!他懊悔,與其是這個結局,倒不如自己一直被封在紫晶石里,兩人從未見面,這樣,至少她還能以葵甲神的名義,在陰山好好活著。

看他悲慟的樣子,陸海川從袖子里取出那支骨笛,交到袁粟手上,說道:「師父走之前也沒留下什麼東西,這是她曾送我的一支骨笛,現我將這支骨笛轉贈於你,就當是最後一點念想吧。前輩,請節哀順便1

袁粟抱著那支骨笛,就這麼痴痴地抱著,久久無話。

所愛之人離世,傷心是在所難免的,陸海川和長風很理解袁粟的心情,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唯有更好地活著,成為更強的人,才能為她討回個公道,才能讓逝去的人在九泉之下安息。

此後,大家分道揚鑣,袁粟帶著滿腔仇恨和遺憾回了毋逢山,陸海川和長風也回到了太華山。

走之前,自己信誓旦旦地說一定不會讓師父失望,一定不會給師父丟臉的,但是此行卻沒有重大收穫,陸海川的臉真不知道該往哪兒擱,所以他先跟著師兄去了浩瀚峰,且先在這邊待上幾日,想想回招搖峰該怎麼面見師父吧。

因為事情沒辦妥,再加上兩人故意隱匿行蹤,所以他們回山的消息並未有人得知。

浩清殿,禺華真人正在打坐調息,忽然感覺有兩股力量朝這邊行來,待睜開眼時,卻是長風和陸海川。

「徒兒,你回來了1說實話,禺華真人對這次的行動抱的希望並不大,畢竟兩個弟子的力量擺在那裡,而陰山老祖、遮羅、葵甲的實力又強悍無比,手下還有夜叉將,小鬼中亦有不少人才,想要摸清楚他們的底細絕非易事。

「世尊。」

「掌門真人。」

兩人行了禮,並肩站在殿中。

「師兄,你說還是我說。」半晌無話,陸海川用手蹭了蹭長風。

長風面上無光,瞥了師弟一眼,他不敢跟師父提。

「什麼都不用說,你們平安歸來就好,這次就當是一次小小的歷練吧1禺華真人早知道結果會是這樣,所以看得很淡,他們畢竟還小,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說著,禺華真人拍了拍兩人的肩,叫他們不必將這此事記掛在心上。

拜見過掌門,兩人相約去月華池散心去了。

曲廊和欄杆上落滿了雪,池子里只剩下幾枚枯瘦的荷葉梗,並著幾片殘葉兒,在這白雪和陽光的映襯下,倒顯得別有一番韻味。

「時間過得可真快呀,上次來的時候還開滿了荷花呢,這會雪都這麼厚了。」陸海川揉搓著雙手,天怪冷的。

「是啊,山上的雪總來得比別處要早一些。」長風望著這白茫茫的世界,彷彿置身於仙境。

「師兄,你不冷么?」看他也沒穿幾件衣服的樣子,卻一點也不哆嗦,陸海川問道。

長風搖了搖頭,說我在太華山待了這麼些年,早已經習慣了。

話剛一說完,長風喉中躍起一股腥甜,體內五臟六腑在不停翻滾,全身的皮膚起起伏伏,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在啃,疼痛至極,那種感覺,簡直叫人生不如死。

「師兄,是斷魂湯發作了嗎?」陸海川也是一樣,身體在抽搐、痙攣,他死死地抱住身前的欄杆,不讓自己發狂,由於用力,指甲都嵌進了木頭裡。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