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89:嘲諷
小說:| 作者:| 類別:

089:嘲諷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這裡有著太多美好的記憶,世間所有的溫暖都不及和師父師兄在一起,除了招搖峰,再沒有一個地方讓青離如此留戀。

夜裡,她望著螢石組成的芙蓉花燈,螢石有能量耗盡之時,這個時候,就需要拿到外面去曬,把其它的換進來。

有時候,青離感覺自己就像是那小小的螢石,卻從來都不會發光,不會發光的螢石與普通的石頭能有什麼分別,會被人拋棄,而自己呢,到底還能在這裡待多久,她不知道,也害怕去想這個問題。

床頭,無霜見她若有所思的樣子,遂問道:「主人,你又在想什麼深奧的問題,都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胡思亂想唄,我還能有什麼事1青離無奈地嘆了一聲,自己可真夠不爭氣的,都七年了,怎麼還是這個樣子,就算是只烏龜,七年的時間,也能爬很遠很遠了吧。

主人一心向道,卻一無所成,她的心情,無霜十分理解,除了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安慰她、鼓勵她,無霜也沒什麼能幫上忙的,畢竟自己只是只幼鳥,還要好久好久才能長大。

青離輕輕撫摸著無霜的羽毛,幸好有它在,不知道有多少個這樣的夜晚,她總是睜著眼睛睡不著覺,眼下的情形,她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好好考慮。但是,只要不被趕走,她願意一直留在招搖峰,堅持自己的修行,哪怕終身都無法運用仙術和玄門劍法。

她的執念到底有多深,或許別人永遠都不知道。

同樣,阿寧也是個誓死不休的人,即便是現在進展順利,她也沒有絲毫的懈怠,因為她知道,現在的目標是曹麗娟,而超越過曹麗娟之後又會有更大的目標。你永遠都沒有資格去驕傲,只有不斷地努力,去變成更強的人,別人才會把你放在眼裡,阿寧從來都不想做小透明。

又是一年玄水靈花開的時節,自那次后,每年的這個時候,陸海川都會緊跟在師妹身旁,生怕再重蹈覆轍。關於那次的消失,之後再無人提起過。

在青離的腦海中,一直有個疑問,既然凱風谷有個鎮魔洞,為什麼連招搖師父和掌門真人都不知道。後來,她才聽說,浩瀚峰後山有座鎮魔塔,是太華山的禁地之一,大概那些為禍的世間的妖魔鬼怪多數關在鎮魔塔中,而鎮魔洞更像是招搖上仙私自開闢的一處囚魔場所。

仔細想來,招搖上仙這麼做確是非常明智的,人們只知道太華山有鎮魔塔,卻不知道還有個鎮魔洞,這樣那些封印在鎮魔洞中的妖魔就永無出頭之日,即使是同伴有心去救,也找不出他們的所在。

他們來到凱風谷,懸崖間開滿了玄水靈花,就像是一條寬大的花的瀑布,從崖頂傾瀉而下,風吹過花香襲來,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繩索一端系在樹上,一端往懸崖一拋,青離便下去了,經過這麼多年的鍛煉,她的攀岩技術可謂是嫻熟得很,而陸海川也御劍下潛至谷中,從不離開超過她百步的地方。

雪白雪白的玄水靈花,散發著清爽的迷人香氣,濃烈卻又讓人覺得很舒服,給人以愉悅的感覺。遊走在這片玄水靈花海中,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而這些靈花,只生長在沃野各處的洞天福地,靈力彙集之地,普通山川是見不到的,故而在坊間有人趨之若鶩。

不多時,青離便收集了三十來瓶,師兄速度更快,粗略算算,至少也有五十瓶吧。太陽出來了,玄水靈花露馬上就幹了,他們得回去吃飯,然後再去練功。

火膻堂離別苑近,二人先去交了靈露,路上碰到崔晴嵐師姐,說張坤師兄找他有點事,然後陸海川就跟著她走了。

青離一個人進到飯堂,此時,飯堂里已經坐了一小半的人,她來的晚,排隊的人倒是沒幾個。待打完飯菜之時,忽然有人叫了一聲師妹。

回頭一看,青離認了半天也沒認出來他是誰,那人說好久不見,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以前替你買過糖的那個。

原來是別苑的那位師兄啊,青離想了好久才想起來,忙說幸會幸會,也難為他了,六七年過去,之後兩人再無往來,他還記得自己呢。

「樂斌師弟,你怎麼認識她呀,你跟她很熟嗎?」身旁,劉小智看了看他倆,青離這個人,當然大家都知道,她不就是那個玄力值為零,還被招搖仙收為弟子的那個廢柴嘛,沒想到師弟和這個廢柴居然還勾搭上了。

「沒有,只是認識而已啦。」樂斌微微一笑,伸手摸著後腦勺,他總感覺小智師兄話裡有話啊,好像認識青離就被拉低了檔次一樣,雖然他自己以前也這麼想,但經過那次的接觸后,想法有了很大的改觀,他總覺得青離師妹不應該受到大家的歧視才是。

「有些人哪,就是師父再好,再怎麼用心調教,還不是那個衰樣。師弟,你可別跟她走得太近,小心惹火燒身。」劉小智提醒他,看舒大帥和文澤就知道了,人們常在背後議論他們,還有向來好評如潮的海川師弟,也被她拉下了水,如今異樣的聲音逐漸多了起來。

此時,陸海川不在,一見有人奚落青離,曹麗娟自然是大快人心,不免要加入他們的隊伍。

「是啊,有些人就是蒼狂,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成天就知道拖別人後腿,敗壞我大太華的名聲。如果其它派知道招搖仙有這麼個弱質弟子,指不定怎麼看我們男神呢。這種人,就是不要臉,還不早早地捲鋪蓋走人,賴在山上做什麼1曹麗娟倒是不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她說的是誰。

青離木然地站在那裡,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走在雨中,全身濕透也就算了,還有冷風拚命地吹。

這樣的日子,好累好累,難聽的話語她聽得多了,說不放在心上那都是騙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