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94:開撕
小說:| 作者:| 類別:

094:開撕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咳咳,這才剛說他呢,陸海川就到了,手裡端著餐盤,清了清嗓子問道,剛剛我好像聽見有人在叫我。青離說沒有,是你聽錯了吧。

飯堂太吵,陸海川也沒聽真切,興許是吧。本來相安無事的,阿寧吐槽了一句,說,青離妹妹想看情書呢,可又沒人寫給她,不如陸師兄你做個順水人情,在紙筆上吐吐真言,沒準妹妹看了高興,一下子就答應你了呢。

說得這麼直接,就算陸海川是個厚臉皮的,當著師妹的面,也都不好意思起來,更別說青離了。

瞧你這張嘴,越說越沒譜,看我不打你。說著,青離便湊到阿寧那邊,兩人玩笑著打了一陣,卻也是你不傷我,我不傷你,玩夠了也就坐下來吃飯。

才安靜了一會,秦燕又冒了出來,高高地站在凳子上,說道:「昨晚阿寧師妹可是半夜才回的司幽峰,不知道又和哪位師兄鬼混去了,放著我們溫柔善良、美麗動人的曹師姐不要,這樣下三爛的貨,你們卻挖空心思地去搶,還真是有眼無珠啊,哎1

此時,曹麗娟站起身來,腰桿一挺,向眾人展示自己的美貌與傲人身材,以博得大家的好感。

咦!只聽得一陣唏噓,眾人並不買帳,就算是她生得再好,裝得再無辜,可品行擺在那,她的為人處事,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你們,這是什麼態度,我才是太華一枝花,好不好?」曹麗娟對自己的形象可是很有自信的。想當年,追自己的師兄師弟們可多了去了,自己一個也沒看上,如今他們全都反了,改去追捧那個小賤人,這一肚子的氣,曹麗娟正不知道往哪撒。

你已經過氣了,現在太華山最漂亮的是阿寧師妹,你就不要再霸佔著太華一枝花的名號不放了,該幹嗎幹嗎去吧。有人說道,這可把曹麗娟給氣炸了。

「阿寧,你給我出來,咱倆就比比,到底誰才是太華山最美的女子。」曹麗娟頤指氣使地喊話道,老娘還就不信了,能被一個天天不懂得收拾自己的小賤人給比下去。

曹麗娟化的是濃妝,每天都變換著不同的花樣,雖然美麗,卻又顯得過為妖艷,再者,加上她這個暴脾氣,人們早就審美疲勞了。還是阿寧好,臉上的妝淡淡的,氣質也佳,不需要過多的修飾,那種原生態的美,一出現在眼前便能讓人為之一動。

曹師姐最漂亮。秦燕和小夢帶動著司幽峰其它女弟子一起呼喊,大力支持她。

阿寧師妹漂亮。飯堂里,所有的男弟子高聲起鬨地喊道,那氣勢,絕對是壓倒性的。

勝負已定,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阿寧瞅了曹麗娟一眼,向大家說道,多謝眾位師兄抬愛,說完,她便回到桌上繼續吃飯。

果真,男人們都是見色忘義的,想當年,他們那麼巴結自己,如今自己在他們眼裡竟連糞土都不如,他們看都不願看一眼,這口氣,曹麗娟要如何忍得下去。

「有件事情,我想你們有必要知道,昨天你們最最漂亮的阿寧師妹,可是在膻堂西邊的小樹林里和曹光師兄玩捆綁呢。想來這樣的遊戲肯定很刺激吧,怪不得師妹半夜才回去,還一臉享受的樣子。她早已是個不貞的女子,一個連自己名節都不顧的人,你們還需要這樣護著她嗎?」曹麗娟說得跟真的一樣。

一時間,議論紛紛,阿寧成了輿論的焦點,沒想到小師妹是這樣的人,有人嗤之以鼻,也有人說這師妹有意思,會玩。

「曹師姐,你這樣罔顧事實,我可以說你是在誹謗嗎?」阿寧筷子往桌上一拍,震得整個屋子都響了一響,走到曹麗娟面前,與她對峙。

「我罔顧事實,如果不是這樣,你又何必如此激動呢?你想解釋,可解釋就是掩飾,做了醜事怕被人知道,這我當然理解你的心情,但我這種眼睛里藏不得沙子的人,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師兄們上當受騙不是,我要讓他們知道你的真實模樣啊1曹麗娟嘴皮子一直在那嗶嗶。

「你誣衊我,等著,我這就去找曹師兄過來,讓他來跟大家說。」阿寧不想跟她廢話,免得拉低了自己的智商,還是讓當事人來澄清當下的狀況。

好啊,曹麗娟早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秦燕和小夢帶著曹光出現在堂中。

「曹師兄,你倒是跟大家說說,你們昨天晚上都幹了些什麼?」曹麗娟轉到曹光面前,輕聲在他耳邊說道:「堂哥,不會連你也不幫我吧?」

雖都姓曹,但二人並非同時上的山,而且自上山以來往來甚少,外人從不知道他們的關係。

「昨天,我在樹林子里等阿寧師妹,她來之後我們倆說了會話,覺得都挺投緣的,於是該做的都做了。師妹說還不過癮,我們就玩起了各種遊戲,像用樹枝抽打啊,捆綁啊等等,爽完后她就跑了,把我一個人吊在樹上,直到今天我才被救下來。」曹光如是說,引得大家一片嘩然。

「你說慌,這不是真的,你們都不要聽他胡說,我是有見過她,可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他想輕薄我,所以我才將他綁了起來,絕不是要玩什麼刺激遊戲。我是清白的,你們這些污衊我的人都不得好死。」阿寧十分激動,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青離也在一旁維穩局面,說道:「阿寧姐是什麼樣的人,我最清楚了,她不可能幹這種事,你們兩個都姓曹,一定是串通好了來污衊姐姐,你們的心好黑呀1

「是啊,比不過人家就栽贓陷害,這算什麼!大家都是同門,何苦要這樣苦苦相逼。」舒大帥亦是義憤填膺,奮力反駁著,恐怕師門中,再也找不出第二個比曹麗娟還要惡毒的人來。

這就是真相,你們儘管為她開解,但是改變不了事實,她就是個名副其實的小娼婦,表面上裝得一副清高,那都是為了引人上鉤,得了好處的人自然不會把閑話往外說。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