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95:窩裡斗
小說:| 作者:| 類別:

095:窩裡斗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曹麗娟早就恨透了阿寧,她嫌事鬧得還不夠大,繼續嘰里呱啦地添油加醋。

別人也就看個熱鬧,又有誰真正關心其中的是非呢。

各種各樣的聲音,讓阿寧頭一次有了種恐慌的感覺,她也終於能夠體會青離妹妹被眾人說哭的心情。那種感覺,說不出的難受,但是自己要堅強,一定不能讓奸人得逞。

無論阿寧說什麼,曹麗娟總有各種各樣的話來反駁她,一步一步將她推入深淵。此刻,阿寧什麼都不想說,只想一劍殺了她,以解心頭之恨,雖然她知道殺人是不對的,尤其是殺害同門,但此刻,她只想這麼做。

長劍劃破飯堂的喧鬧,帶著凜凜寒光,阿寧從凳子上踏了起來,縱身飛步,徑直襲向曹麗娟,是她將自己逼到這個地步的。

對面,曹麗娟亦化出玄劍,迎面沖了上去。當地一聲,兩劍在空中相撞,二人左旋右抽,各自運用著自己最熟練的招式。

阿寧雖沒有曹麗娟來得久,也沒有她學的劍法多,但每出一劍卻都是狠招,充滿了力量,就算是曹麗娟修為比她高兩個等級,接下來也有些費勁。

以自己的實力,原本以為對付她很容易,可曹麗娟萬萬沒有想到,她竟如此地拚命,每一劍都沾染了極強的殺氣,彷彿要將自己大卸八塊一樣,這股子倔勁兒,倒是跟自己一模一樣。好,既然你豁出去了,那我也捨命奉陪到底。

二人從飯堂裡邊一路殺到了飯堂外邊,其它人也追著跑著,一路跟在她們後邊,總之山上的人跟山下市井中的一樣,都喜歡看熱鬧。

也只有青離傻傻地喊著叫她們停手,雖說阿寧姐與曹師姐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小,可眼下還不是曹師姐的對手,等這一場下來,受傷害的還不是阿寧姐。

正殺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有人喊了一聲:「松果長老來了。」

弟子們嚇得趕緊往火膻堂逃竄,個個端起自己的餐盤,安安靜靜地吃著飯,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外面,就只剩下青離,還有誰都不肯服輸的阿寧和曹麗娟。

「反了你們,天光華日地就在這窩裡斗,成何體統1松果長老御劍而來,手掌一翻,一道勁氣自他的右手飛沖而出,重重地擊落在阿寧和曹麗娟相持的劍上,二人頓時向地上落去。

火膻堂和別苑都座落在松果峰靠近浩瀚峰的山腳下,所以他是第一個聽到動靜的人。

阿寧和曹麗娟這才停了手,默默地站在原地,把頭一扭,誰也不想看見誰。

「說,誰先動的手?」松果長老打量著二人,個個長得漂漂亮亮的,怎麼就不能好好相處呢,非得打打殺殺才能過日子?

「她。」二人異口同聲地回答,同時將手指向對方,互不相讓。

「為什麼打架?」一時間松果長老也分不出孰對孰錯,便問了下一個問題。

「因為她說我壞話,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我難堪。」阿寧說道。

「不是,我說的都是事實,不信你可以問你的弟子曹光。」曹麗娟並不覺得自己哪裡有錯,就算是要管教,也該司幽長老來管,輪不到這個遭老頭子。

她們倆的事,怎麼跟曹光扯上了關係,松果長老有點納悶,沖裡面大聲喊道,曹光,你給我出來。

聽到師父的聲音,曹光像是被雷劈了一樣,趕忙從飯堂中跑了出來,低著個頭站在師父面前,。

「怎麼回事,你告訴我,我可不想聽到有半句假話。」松果長老把話撂在這,像他這麼明察秋毫的人,曹光是不敢亂說的,只說是個誤會,關於昨晚小樹林的事,他隻字未提,若是師父知道了,肯定免不了一頓罰。

誤會,什麼樣的誤會能讓兩個同門打得這麼凶,而且還是同屬一脈的,恐怕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吧。松果長老可沒那麼好糊弄。

曹光早已嚇出了一身冷汗,情急之下把什麼都給招了,不然師父動用起「捕風捉影」術來,看到昨天的情景就死定了。

「你也是,色膽包天,被****沖昏了頭腦,做出這等糊塗事來,還不快向人家姑娘道歉,讓她背負罵名是小,污了名節才是大。」松果長老雖說對人嚴厲,但是很明事理。

「對不起,師妹,剛剛我說了些歪曲事實的話,希望你不要往心裡去,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對阿寧師妹妄加評議,她是個好女孩,我們之間什麼事也沒有,當時確實是我一時色迷心竊,想要打師妹的主意,反倒被他綁了起來吊在樹上,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曹光說道,其實他也不想陷害師妹,若不是因著曹麗娟是自己的堂妹。

好啊,堂哥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算我看錯你了。曹麗娟的陰謀被拆穿,這種芒刺在背的感覺,令她頗感心痛。

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若要深究下去,恐怕牽扯到的人會更多,松果長老希望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小夢,去把你們師父叫來1松果長老說了一句。

不多時,司幽長老來到火膻堂前,把曹麗娟和阿寧帶走了,曹光也被松果長老罰了一天禁閉。

回到司幽堂后,司幽長老便仔細審問起她們來:「你倆到底是怎麼了?有什麼樣的矛盾非得弄到這個地步,同門弟子鬥毆,鬧事,還都是我教出來的『好』弟子,這事傳到哪都不光彩,你們讓我把這張臉往哪擱?」

「但凡有一個爭氣的弟子,司幽峰也不至於沒落成現在這樣。金劍峰墊底那是因為他們長老長年不在,若是金劍長老從來沒有離開,現在墊底的就是我們司幽峰了,難道你們就一點都不求上進嗎?」司幽長老是又急又氣,她們這個樣子,真是讓人操碎了心。

「對不起,師父1阿寧知道是自己一時衝動,不該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和曹師姐干架的,不管誰輸誰贏,別人都只會看司幽峰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