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097:茶山驚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097:茶山驚魂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又是一日,今天正好是上旬最末的日子,依照太華山的規矩,每旬的最後一日是休息日,弟子們不用練功,可以盡情去做自己自己想做的事,昨兒青離就跟陸師兄、阿寧姐、舒大哥還有文澤師兄約好了,要去金劍峰採茶。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能讓師父喝上自己親自採摘和炒制的茶,那可真是榮幸之至,一想到這裡,青離就滿心歡喜。

由於四人中有三人尚不會御劍,所以他們早早地就央在了一處,向金劍峰進發。陸海川也同他們一塊走路,能和小師妹一塊走,多遠的路他都不會嫌長的。

等到達的時候,舒大帥早已經在山門前等候,相互問了好,大家背著竹簍便往山上去了。陸海川算是這裡的常客,每年的這個時節,他都會前來為師父採茶,對山上狀況的了解比在金劍峰呆了十年的舒大帥還要熟悉得多。

山間霧氣繚繞,雲濤雪浪徐徐翻滾。清澈的溪流自上而下往鑒湖的方向流去,到處傳揚著叮叮咚咚的水聲,各色鳥兒的鳴啼聲,甚是怡人。

由於山中終年雲霧繚繞,上山的石徑蒼苔點點,倒是有些濕滑。陸海川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叫他們小心著點,雖然大家都是修行之人,這點困難對他們來說算不得什麼。

快到山頂的時候,大風吹來,雲霧漸漸散開,金色的陽光如輕紗般灑落,籠罩著層層梯田。逆著光望去,墨綠色的茶園被渡上了一層暖暖的金黃,竟是那樣的無邊無垠,氣勢磅,給人以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感動。

這便是金劍峰弟子世世代代耕耘出的茶山,每年,除了修鍊,他們還會花費些時間去經營茶樹,和十里桃林一樣,茶山是金劍峰的驕傲,雲霧茶也為太華山帶來了不菲的收入。

像陸海川這種修為到了凝丹高階的修士,可以利用法術採茶,效率那是一等一的好,而凝丹級以下弟子,由於內丹尚未修鍊成形,法力稍差,只能靠自己動手了。

田埂上,陸海川雙手運作,玄力緩緩釋出,如一層薄霧籠罩住一畦茶樹,輕輕一聲脆響,無數嫩綠的芽尖脫離枝頭,像長了眼睛似地朝他飛去。陸海川舉起竹簍,將茶葉一一接住,動作瀟洒飄逸,一氣呵成。

待眾人上前查看時,均是一芽二葉,品質如一,青離對師兄的採茶術讚不絕口,果然修為高些就是不一樣。

可惜,我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不過青離還是覺得蠻高興,畢竟每一朵茶芽、每一片茶葉都是自己親手摘下來的,裡面飽含了濃濃的情意,相信這樣的茶,會給人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她雙手在茶樹上來回拈動,手法快得很,在這件事上,阿寧、舒大帥還有文澤竟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她。

收完一畦,陸海川又往另外一畦施法,如此反覆好幾次,直到身後的竹簍到了七分滿時,他才停了下來,轉為用手采。他這麼做主要是為了陪師妹,不然早收工回招搖峰了。

若是單憑他們自己的喜好,稍微采個幾錢嘗個新鮮勁也就夠了,畢竟他們都不好這些。但師父愛琴,愛劍,也愛茶,這是眾所周知的,不然青離和陸海川也不會這麼拚命,雖然師父從來沒有要求他們這麼做過。

樹林隱蔽處,曹麗娟偷偷拿出了煉妖葫,準備打開葫塞,秦燕和小夢輕聲問道:「老大,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您上次才剛被罰,要是這事再讓師父給知道了,那豈不……」

「你是屬烏鴉的嗎,還不快給我閉嘴!放心吧,裡面裝的只是只低級小樹妖,才二百年道行,不會傷了她們性命的,更何況還有陸海川在,就更不用擔心了。我只是想給那兩個小賤人一點教訓而已,又沒人看到我們,誰知道是我們放的。」曹麗娟回過頭來,睬了一眼二人。

哦了一聲,秦燕和小夢沒有再說話,只靜靜地站在一旁觀看著,不然待會老大又要說,你們是豬嗎,怎麼腦袋瓜子都不會轉彎。

嘴角勾起一絲陰險的笑,曹麗娟晃了晃手中的煉妖葫,輕輕將葫塞打開。頓時,一股淡若輕煙的綠氣冒了出來,她往前吹一口氣息,那綠氣便朝著青離和阿寧所在的方向去了。

田壟上,青離一邊飛速地採摘,一邊往前挪著步子。突然,身前的茶樹微微晃動了下,立馬伸展出無數道細長的茶枝,不斷交纏互擰,霎時間,整個將青離束縛了起來。

四肢被茶樹枝死死捆住,身上也到處繞滿了藤蔓,青離越是掙扎,茶枝和藤蔓就收的越緊,她的身子像快被繳碎了一般,疼痛至極。

救命啊,救命……青離拚命地喊著,不敢再胡亂使勁。

阿寧就在她身邊,見狀,立馬沖了上去,想要撥開妹妹身上的藤蔓,可沒想到,自己才剛一接觸到,便被這些遊絲般的茶枝給鎖住了身子,根本無法拚命地反抗著,但無濟於事,反而讓自己陷入了更為艱難的處境。

「阿寧姐,不要掙扎,越掙扎便會纏得越緊,忍一忍,馬上就會有人來救我們。」青離強忍住身上的劇痛,對阿寧說。

阿寧點了點頭,這才停下了動作,任由藤蔓擺布,果真如妹妹所說,藤蔓的收縮沒有之前劇烈了,身上的感覺也稍微好了些。只不過,這等怪物,出現在山下河邊或樹林里也就算了,竟然連太華山上都有,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須臾,二人感覺渾身一陣刺痛,像被千萬隻螞蟻咬噬一般,原來是茶枝的尖端如同針一樣扎進了她們的皮膚里,開始酣暢淋漓地吸食起二人的血液來。

這些動作,都只在一瞬間,等陸海川發現的時候,青離和阿寧早已經被束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嘴角開始泛白,神色也比之前差了好多。

看到如此狼狽的二人,樹林子後面,曹麗娟、秦燕和小夢笑得人仰馬翻,但又害怕被人發現,只得悄悄地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