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09:心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109:心魔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真的可以嗎?她一遍一遍地複述著這句話,彷彿內心深處所有的虧欠與內疚都得到了救贖。痛苦了這麼多年,終於要解脫了,再也不用背負那麼多沉重的東西,壓得人喘都喘不過氣來。此刻,落英心想。

她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從腰間掏出一把雙刃匕首,才剛一拔出,寒光閃閃,照得洞中一片光明,似有萬千氣象隱藏其中,然而,寒光又很快地隱去,洞里又變得一片漆黑,唯有先前的那一絲光亮,還在不停閃爍,似乎在召喚著什麼。

這把匕首是公子尚留給自己唯一的東西,如今,能死在它的刀刃下,也算是對那些曾經為自己付出過的人有個交待了。

「快動手啊,你還在等什麼,難道你不想看到他們復生嗎?難道你就真的無情無義罔顧他們之前對你的種種好了嗎?只要你的生命結束,所以的一切都會重新開始。落英,你不要再猶豫了,對紅塵的眷戀只會成為他人的牽絆,讓身邊人都為你走上死亡之路,只有你死了,這一切才會改變。」她盡情煽動著,一字一句聽在落英的心裡,都是那樣真真切切。

只有你死了,這一切才會改變。落英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出這句話,是,身邊所有的人都是為自己而死,他們是無辜的,不應該承受這樣的命運,就讓我來結束這一切吧,她手中的雙刃匕首忽地揚起,往項間抹去。

另一邊,林熙兒觀察了許久,也未找出自己和假林熙兒之間的不同來,因為兩人長得一模一樣,連細緻入微的地方都絲毫沒有分別,且說話做事,品性脾氣都如出一轍,根本沒有辦法讓父親分清到底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再這樣耗下去,恐怕比賽時間到了,自己還不能從幻境中走出,那便是輸了,也就無緣於太華山。

想自己可是堂堂東始山掌門林天行的女兒,如果連這點困難都克服不了,那可真是丟人丟大發了,好歹東始山也能在沃野修仙門派中名列前十,這事要是傳出去,別說是父親了,就是自己臉上也掛不祝一想到這,林熙兒的心裡就焦急得很,但又拿那個假的林熙兒沒辦法。

正在她一愁莫展的時候,林家世仇圍龍山四大殺手之一,一個名喚冬雪的姑娘悄然而至,她赤著雙腳,明眸皓腕,一身衣衫飄逸如飛,無聲落在了西邊的屋檐上,目光睥睨著眾人,眉宇間透露出一絲森森的殺氣。

她整個人,連帶著臉部的表情,就像那寒冬里的雪一般,沒有絲毫溫度。她一出現,整個院子里的氣氛都變了,變得異常安靜、迷離。

這人,林熙兒是認得的,她曾五次三番潛入府中,想要殺害父親,卻屢次被父親或兄長們制服,奇怪的是,每次父親都叫人放她走,並沒有取她性命。

熙兒不知道父親為什麼要這樣做,父親待她如此仁慈,但此人卻並不知悔改,從未打消過心中的念頭,以致於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東始山。

「父親小心1林熙兒大叫了一聲,趕忙奔了過去,把父親擋在身後。

冬雪的攻擊速度超快,且使用的無聲無息的冰雪寒刃,父親正在為眼前的兩個女兒犯愁,根本無暇去顧及其它,饒是平時警覺的一個人,今日愣沒有發現有人偷襲。

霍拉一聲,冰雪寒刃刺入林熙兒的身體,鮮血驀地涌了出來,而另外一個林熙兒卻依舊站在原地,似乎對眼前的境況漠不關心。

「熙兒,熙兒……」林天行抱著懷中的女兒,大聲地叫喊著,眼睜睜地看見冰雪寒刃在她跟前化成雪水緩緩向下流淌,這一劍深中要害,任他怎麼努力替女兒療傷也是無用。

「熙兒,熙兒……」林天行從未像今天這般哭得撕心裂肺,她可是自己唯一的女兒,此時,孰真孰假已然分明,願意為自己擋劍的自然是真的,而那個冷漠臉的林熙兒也早已幻化成了一道光影,緩緩消失于山洞中。

睜開眼,林熙兒發現自己並沒有死,而是被傳送陣傳送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在那裡等候的正是陸海川和青離。

「恭喜你呀,又是第一個通關的人,這關考驗的是挑戰自己,一個人如果能不斷戰勝自己,那才是真正的英雄呢。」陸海川向她表示祝賀,這個女子確實有些不同凡響。

一旁,青離正要給她發吃食,林熙兒擺了擺手,說:「我不餓,不想吃,你還是多留點給其它人吧。」

其實她是吃不慣,想當初自己在東始山的時候,只要說一聲想吃什麼,父親便會馬上令人做,到了這裡,吃的東西跟家裡簡直沒法比,她沒有胃口。

她來太華山完全是因為招搖仙,據說這個招搖仙不僅修為高深,連容貌也是冠絕天下,無人能比。若不是因為仰慕招搖仙的名氣,她才不會千里迢迢跑到這裡來,在這裡又不能像在東始山一樣為所欲為。

演武場上,禺華真人和眾位長老也是對這位小姑娘讚賞有加,這女子根骨奇佳,聰明伶俐,是塊修仙的好材料。

日晷顯示的畫面中,還有另一個人也十分讓人掛心,那便是紫衣女。見她用匕首抹脖子,眾人無不嘆息,如果真這麼做了,可就輸了。她的資質應該也不錯,更何況生得這麼漂亮,眾師兄們不知道有多惋惜呢,如果這位紫衣女能夠通關多好,可她現在的表現不容樂觀。

也許是內心的壓力過大,使得她無法從陰影中走出來,落英義無反顧地決定犧牲自己,挽回一切,雙刃匕首已經劃到了項邊。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日晷上的畫面突然變得模糊起來,除了一團紅光,什麼也看不見。

突然,一把玄劍飛來,將她的匕首擋了下去。落英身形一晃,獃獃地坐在原地,一雙枯紅的眼睛望著眼前的紅衣男子,哭訴道:「你為什麼要攔我?」說著,她要去撿那把匕首,但被紅衣男子搶了先。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