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14:家和萬事興
小說:| 作者:| 類別:

114:家和萬事興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不要臉,壞事讓你做了,好話也讓你說了,現在還在這裡裝清高,博同情,真是下作!我呸1小叔子的女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今天大家都在,索性把話敞開了說,誰怕誰呀。

這話有多傷人,戶主若不是顧念著孩子,早一頭撞死了,以示自己的清白。可是娃兒才五歲,倘若自己走了,便再無了依靠,她必須活下去,堅強地活著,哪怕每天都要面對村民們的流言蜚語。

果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古人誠不欺我!看著針鋒相對的二人,落英知道自己的任務又來了,如何成功化解她們之間的矛盾,將成為這次任務的重中之重,也將關係到自己是否能進入太華山。

「首先,我想問一下這位大姐,你口口聲聲說戶主勾三搭四,可有確鑿的證據?如果有,不妨說來聽聽,我想大家都是明白人,自有判斷是非的能力。」落英開始了自己的攻勢。

當然有,不然我會亂說,小叔子的女人說話理直氣壯,一一列舉了自己所觀察到的現象。

第一,每天這個時候她都會來村口打水,許多男人也是這時候來的,我家男人就更不用說,天天準時得什麼似的,如果不是因為她,這些男人怎麼會跟商量好似的都在這個時候來打水?

第二,我家男人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就有說有笑的,然而在我面前卻沒有半句話說。只要我一提到嫂子,他就跟我動怒,說我撒潑,我是為了這個家啊,怎麼就成撒潑了,我冤不冤哪我?你說他們之間要是沒有苟且之事,我的男人為什麼要拚命護著一個外人?還有一次,嫂子給了他一支釵子,他寶貝得跟什麼似的,我說要丟掉,家裡又不是沒有,他偏不讓。

第三,這王二、李四、趙七、錢九的,為什麼隔三差五就出現在她家,如果不是因為屋子裡的女人不檢點,他們會這麼主動地央求著去幫她做事,依我看自家的事都忙不完,哪個還有那閑功夫去幫她。

定是這娼婦使了什麼伎倆,她那點子心思,放在大傢伙面前,但凡有腦子的人都能猜出來。別說是丈夫死了,就算是沒死,我看哥哥也得被這女人吃得死死的,她一樣得跟外邊的人不清不楚,這是本性,狗改不了****。

小叔子的女人叉著腰,直愣愣地盯著戶主,頤指氣使地說著她的種種不是。戶主想要反駁,但被落英給攔住了,落英說,先讓她把話說完,放心吧,一切都交給我,我一定會還你一個清白的。

「還有嗎?」等小叔的女人說完,落英追問了一聲,女人只說她的醜事多了去,我懶得講。

好,那我現在來跟大家分析。落英就從這幾個點開始切入,希望扭轉村民對戶主的印象,也希望不要再有人擅自造謠,無中生有。

第一,你說他們會在同一時期出來打水,但我剛剛問過了,村子里無論男女老少,差不多都是黃昏的時候出來打水,以儲備明日之需。

也就是說,黃昏是打水的集中期,並不是只有他們是在這個時候過來打水,而是大家都有這個習慣,所以,你所說的商量好了的命題並不成立。

第二,戶主有求於人,當然得和顏悅色,況且小叔經常幫她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她感激小叔,自然給人好臉色看,而小叔又念著她是自己哥哥的夫人,無父無母丈夫也不在,她還得帶著孩子,理應幫忙,這是親情。

大姐,我聽說你娘家還有個弟弟,假使,我是說假使你娘家的情況也跟戶主一樣,你爹媽死了,弟媳沒了,弟弟還有個五歲的兒子要撫養,你會不千方百計地想著幫幫他嗎?

娘親那邊的親戚是親戚,難道夫家這邊的親戚就不是親戚了嗎?作為妯娌你應該理解丈夫,同時也多給戶主些幫助才是,可你現在所做的卻只能讓人寒心,你一直說丈夫的不是,你丈夫當然嫌你嘮叨,換作是哪個男人遇到這樣的老婆都會不耐煩吧。

關於釵子的問題,戶主剛剛已經和我說明了,那支珠釵是家裡傳下來的,本來是傳給了大哥,戶主念著你們家兒女眾多,生活也不容易,所以才把釵子給了你們家,若是真的經濟上有困難,或當了或賣了,也可以換些銀錢度日。

戶主本可以不這麼做,但她卻這麼做了,說明戶主是個大度之人,只是你把她想得太陰暗了。你本應該感謝她的一片好意才是,怎麼卻藉機挑事,說是兩人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你沒有把事情弄清楚就胡亂猜疑,這是你的不對。

第三,你剛剛說的王二、李四、趙七、錢九什麼什麼的,現在我把他們全都找來了,看看他們怎麼說。

先是王二,我看她可憐,所以總想事事幫著她點,但也並不是只幫她,村口的阿公無兒無女一把年紀了,我也經常替他擔柴送水的,但凡有困難的人,我都會向他們伸出援助之手。

是啊,我可以作證。

我也可以作證。

村民們對王二的舉動都看在眼裡,他確實什麼人都幫,是個老好人。

后是李四,去年冬天,我家掉了一把鋤頭,正好她撿到了,交還了,一來二去,大家便熟悉了。我家娘子還經常讓我送些多的菜啊,零食啊到她那邊,你看見我去她家可能就是去送東西的,我們之間真的沒你說的那種關係,這我娘子可以作證。

緊接著是趙七,錢九等人的解說,不只有男人,還有很多村子里的女人也來為戶主作證。總之,得出來的結論是一致的,戶主是個安分守己之人,絕不像小叔子的女人說的那樣亂。

「很明顯,你認為她是個娼婦,這只是你的臆想,因為你太多心了,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更不相信自己的嫂子,所以才會做出錯誤的判斷。」落英說道。

頓時,村口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無不為落英的明察秋毫而感到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