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26:接近
小說:| 作者:| 類別:

126:接近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為什麼,這是為毛啊,師父連自保能力都沒有的小師妹都帶出去了,竟然還故意把自己留在山上,陸海川怎麼想也想不通,他沒辦法接受,雖然他知道師父肯定有他的理由。

「陸師弟,你要是難過的話,師兄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靠。」長風說道。

山門眾師兄弟中,他向來最疼陸海川,因為這個小師弟實在太可愛了,還記得他第一次去浩瀚峰,一進浩清殿便扯著世尊的鬍子玩,後來知道世尊就是太華掌門后,就再也不敢了。

「真的?」說著,陸海川便倒向了他。

良久,不說話,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相互倚靠著,看山間雲煙出岫,偶爾仙鶴飛過。

「怎麼樣,感覺好些了嗎?」用餘光掃了掃師弟,長風關切地問道。

目光遊離,陸海川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只輕聲說道:「好像好受了那麼一丁點,但我還是很生氣啊,師父應該把我也一起帶上的。」說著說著,陸海川突然坐了起來,摩拳擦掌的,若不是離他們下山已經過去了很久,他早就追去了。

微微一笑,長風說會有機會的。

還是師兄你最好,太暖了。說著,陸海川給了長風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開心就好!長風側過頭來,臉上依舊掛著微微的笑,就像那綠葉叢中開出來的花,好看極了。

時間差不多,我也該回去了,長風說如果覺得無聊,你可以隨時到浩瀚峰來找我玩。

得了吧,你有你的熙兒師妹陪著,我才不想去打擾你們兩個呢。每次自己和師兄見面,只要林熙兒一出現,不是叫他去看這個,就是叫他去看那個,兩人好得跟一個人似的,陸海川可不想再受刺激了,要不然自己真得崩潰。

好好好,隨你,但是別忘了,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長風說了最後一句話,御起玄劍,凌空而去。

現在連他也走了,整個招搖峰就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陸海川突然感覺好冷清埃以前,師父和師妹在的時候,雖然山上人少,但一點也不會覺得孤獨,現在好了,沒人陪自己說話,沒人陪自己練劍,做什麼事都是一個人,沒人爭也沒人搶,但就是渾身不自在。

好長一段時間,陸海川都適應不過來,整個人就跟丟了魂似的,沒精打采,儘管長風一有時間就會過來陪他,儘管張坤師兄和崔晴嵐師姐也來看過他好幾次。

招搖仙和青離有半個多月未曾露面,關於他們下山的消息,在門中傳得沸沸揚揚,最後被浩瀚峰弟子坐實。

青離妹妹真是好福氣,竟然能和招搖仙一同下山,這可是眾女弟子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卻在她身上實現了。一想到這,阿寧就不由地羨慕起青離來。

男神帶著小賤人下山了,這對自己來說可是個絕佳的機會,得到消息后,最為高興和得意的便是曹麗娟了,因為自己的機會終於來了,此時招搖峰只有陸海川一人,正是下手的好時機埃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屋子裡,陸海川自顧自地喝著酒,一瓶接一瓶的桃花釀下肚后,卻半點醉意都沒有。為什麼平時自己都能喝得爛醉如泥,而現在想要醉的時候卻偏偏醉不了呢,這世上的事情為何總是如此,想要得到卻偏偏不可得。

咚咚咚……

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有人來了。

門沒鎖,進來吧,這個時間點,應該是長風過來了吧,他張口便叫道,師兄,過來陪我喝兩杯,可是師兄從不喝酒,想想,他又傻傻地笑了笑。

抬起頭來的時候,來人卻不是長風師兄,而是……

「你怎麼來了?」陸海川還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遂揉了揉眼睛,再看時,還是她,「曹師姐,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陸師弟,上次你可答應的好好的,說招新大會結束后就去司幽峰找我,可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也沒見你去,你該不會是耍我的吧?」曹麗娟將手中的東西放了下來,搬了個凳子坐到他旁邊,問道。

「哦,我忘了。」陸海川輕描淡寫地回了一句,繼續喝了一口酒,他壓根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當時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師姐還真信了。

「聽說你最近心情不大好,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肉包子,你快嘗嘗1說話間,曹麗娟打開食盒,將盛包子的盤子端了出來,同時拿出一壇酒,這可是自己下了血本才託人買到的。

肉包子,我不吃我不吃,你快拿走!陸海川突然發了瘋似地將盤子死命往外推,自上次在陰山嘗過人肉叉燒包之後,別說是吃了,現在陸海川一聽到包子這兩個字就直犯噁心,所以他才會有這麼過激的反應。

這是怎麼了,以前他可是最愛吃肉包子的呀,曹麗娟很是納悶,本以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現在看來泡湯了。不過沒關係,這不是還有酒么,如此好酒,這麼大的誘惑他肯定拒絕不了的。

「琥珀光?」陸海川早已聞到了那股綿軟柔和的醇香,此酒清亮透明,口感豐滿,香而不艷,飲后還不上頭,確是不可多得的佳品,比起桃花釀來分毫不差。

「有眼光,這可是十五年的琥珀光,聽說越陳越香,我知道師弟愛喝酒,所以特意託人捎了壇回來孝敬你。」曹麗娟滿臉帶笑地看著他,看得陸海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為什麼突然對自己這麼好?陸海川心裡有些疑惑,自己又不喜歡她,何必去招惹,若是自己喝了她的酒,讓她會錯了意,那可如何是好。所以,陸海川忍了,說師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這壇琥珀光,還請您帶回去,它的口感和香型我都不喜歡。

什麼鬼,肉包子不吃也就算了,連琥珀光他都不喝,難道自己的東西就這麼不值得他看重嗎,看來青離那小賤人在他心中占的分量不小啊,以致於他的心裡再容不下別的女子。

曹麗娟滿肚子的氣,但又不能當著他的面爆發,在師弟面前,自己得注意形象不是,不然,那可是連最後一絲的機會都沒有了。請輸入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