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28: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28: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她脫了衣服,擠著陸海川一塊睡了。

只是,眼下,這個人睡得跟死豬似的,有福都不知道享。

曹麗娟無奈地嘆了一聲,也不知道是替陸海川感到惋惜哪,還是在替自己感到惋惜。畢竟,一個女子肯為一個男人做到這個份上,卻得不到他的顧念,這可很悲。

算了,不想了,也許今晚一過,他對自己的態度就會轉變,畢竟師弟是個知廉恥、好面子之人,既然他跟自己同睡過,豈有把自己撇開的道理,曹麗娟打得一手好算盤。

翌日,迷迷糊糊中醒來,陸海川看到屋內杯盤狼藉,外面的太陽已經升得老高老高了。

心想著都這麼晚了,自己得趕緊起來才是,即便師父不在,練劍和修行也不能耽誤的。陸海川伸手去掀被子,卻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柔柔的,軟軟的,定睛一看……

啊~大叫一聲,陸海川趕緊從床上蹦了下來,一手摟著自己的衣服,一手指著曹麗娟大聲嚷道:「姓曹的,你特么怎麼在這裡?」

嚶嚀了一聲,曹麗娟略顯疲態,床倒是不小,只是昨天他喝醉了,佔了一大半的位子,曹麗娟想挪卻挪不動,只好委屈自己在角落裡面躺了一夜,現在是腰酸背痛的,不過看到陸海川驚愕的表情,自己的功夫總算沒有白費。

她掀開被子,雪白的上身便裸露在陸海川面前,陸海川立馬捂住眼睛,背過身去,叫她快把衣服穿好,趕緊給我滾。

「哼,臭男人,昨天爽的時候怎麼不叫我滾,現在嘗過了味道,就不待見我了是吧?」曹麗娟慢悠悠地拾起自己的衣裳,故意穿了半天才穿完,此時陸海川早已走到了屋外,傻傻地站在那裡。

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她為什麼會在自己的床上,陸海川一點也想不起來,自己不會真把她怎麼樣了吧,越想,陸海川越覺得可怕。正因為心裡沒底,所以他看上去特別心虛,而曹麗娟正好抓住這一點大作文章,這下,他跑不掉了。

「咱們都不小了,你就說吧,何時給我一個名分,既然咱們都已經同過床了,我曹麗娟從今往後便是你的人,願意一心一意地跟隨你。」撩開帘子,曹麗娟從樹屋裡走了出來,向陸海川說道。

「不可能,這不是真的,我怎麼會……這不可能……」陸海川雙手不停地抓著頭,自己怎麼會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啊,到底是曹師姐的陰謀,還是自己真的酒後亂性,現在已經無從知曉了,況且,這種事,又不能讓長風師兄幫忙施個捕風捉影術探查,萬一看到了不該看的畫面,那豈不……

本來就夠亂的,曹麗娟還在一旁喋喋不休,非得讓自己對她負責,此刻,陸海川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我不管你想不想得通,總之,昨夜,你佔有了我,而我也正式從一個女孩變成了女人,我整個人、整顆心都是你的,要或者不要,你自己看著辦吧。」曹麗娟知道,他一定會想明白的,憑他從不做虧心事的本質來看,一定不會棄自己於不管不顧的境地。

話畢,曹麗娟轉身走了,因為她深深地知道,現在任何的辯解都是多餘的,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他相信也得相信,不相信也得相信,自己的話少一點他的愧疚也就會越深一點,這對自己來說是極為有利的。

天!這麼荒唐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陸海川感覺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兩腿撲通一聲跪在樹屋前的平台上,嗚聲說道:師父,我該怎麼辦?

兩眼看著山間升起的茫茫然雲煙,陸海川一跪就是一上午,飯也不吃,水也不喝,什麼都不想干,就只想這麼跪著,希望時間能重回到昨天,一切都未發生。

司幽峰,曹麗娟踩著歡快的步子,一路上向眾人問好,甚至連平時作為死對頭的阿寧,她都說了一聲師妹早。

老大這麼高興,肯定是碰到了什麼好事,秦燕和小夢忙湊了過來,「逼問」老大昨晚到底幹嗎去了,一整晚都沒回來,害我們苦苦等了好半天。

「不告訴你們1曹麗娟嘴裡哼著歌,叫秦燕把毛巾遞給她,歡歡洗洗地盥洗起來,任憑兩人怎麼盤問,她就是不說。

這件事對陸海川的打擊很大,三天了,陸海川依舊無法接受和原諒自己犯下的錯,他將屋子裡的桃花釀一瓶不留地,全部扔到了懸崖下,繼續跪在那裡,深深感受到自己的罪孽,他發誓以後再也不碰酒了,再也不要被黃湯迷了心智。

忽地,樹屋前有個身影飄落,陸海川抬起頭來看了看,叫了一聲長風師兄,便再無它話。

「這大日頭底下的,你倒是挺有閒情逸緻啊,竟然在這裡曬太陽,只是,你這曬太陽的方式也太奇怪了吧,用得著跪下嗎?」長風打趣道,一連幾天沒見到他,連吃飯的時候也沒看到個人影,長風便想著過來看看,沒想到,眼下卻是這般情景,他這是在幹嗎?

「師兄,我想死……」沒想到竟和曹師姐睡一起了,更可惡的是什麼都記不起來,陸海川感覺自己的心已經死了,生無可戀,萬念俱灰,這種感覺太可怕了。

呸呸呸。長風趕緊伸手捂住他的嘴,連喊三聲,說這大白天的,你跟我談什麼死啊活啊的,說吧,這幾天,你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一下子就讓你變得這麼慫了呢?

這種事,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呢,他當然不會跟長風講實話。長風也覺得奇怪,陸師弟支支吾吾地,卻始終沒有說到重點上,不過看他的樣子,肯定是遇到了什麼棘手的事情,不然他也不會跪在這裡,態度還轉變得如此之快。

「有些事,你不說我也能明白,人嘛,都會有難以啟齒的時候,但是,只要挨過去了,就照樣海闊天空。陸師弟,人要向前看,有些事情不必太過在意,誰的心裡沒道坎呢,師兄相信你,一定可以跨過去的。」長風笑著安慰道。請輸入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