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33:冀望之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133:冀望之城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快走啊,到時候我們在冀望之城會合。」招搖仙一邊抵擋著孰湖獸,一邊回頭向青離說道,只要她離開了,自己想要脫身便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原來他們的目的地是冀望之城,看來招搖仙和青離也是冒死前來尋寶的,但他們又跟那些西銘國的尋寶人員有所不同,看在二人曾救自己於危難的份上,男孩打算將青離送往秘境中心。

「師父,那我走了。」權衡再三,青離還是決定同九色鹿一同撤離,這樣師父就不用為了自己這個累贅而施展不開手腳。

「師父,您一定要小心啊1青離三步一回頭,說了好幾聲,這才沿著巨木和藤蔓向前行去。

好在一路上再沒碰到什麼危險,二人來到九幽谷最大的那座山腳下。向上望去,山上到處矗立著殘垣斷壁,一片荒涼,但依稀還是可以看出得當年宛渠國的風光。

前方就是冀望之城了,男孩告訴她。家裡祖祖輩輩都教育自己不要靠近冀望之城,更不要企圖進入,他們說裡面詭異之事頗多,兇險非常,越是這樣講,男孩便越是好奇,城中到底有什麼古怪,會讓大家如此害怕。

隨後,招搖仙趕了過來,和青離一起往山上走去。男孩回頭望了望家族所在的方向,毅然同他們一起上了山,以前,他就很想上山探個究竟,只是迫於自己法力微弱,不敢貿然前往。

才剛進入冀望之城地界,空中便響起了歌聲,這歌聲無比的凄婉、悲涼,似乎把天地都唱暗了。奇怪,這裡又沒有人,歌聲是從何而來的呢?三人提高警惕,環顧著四周,許久也不見動靜,確認沒有危險后,方再往前行去。

疾風吹動,荒草搖搖,眼前一望無盡的廢墟,彷彿在向他們敘說著滄桑的過往。他們一路沿著廢棄的街道,走到了宮殿中心。

碩大的石柱石台雖早已傾塌,但從上面描刻的精美花紋和滿地堆積的陶瓷礫片中可以看出,這裡曾經非常繁華。據西銘國的人說,古宛渠國曾盛極一時,統領沃野西方達八千年之久,而隨著宛渠國的沒落,它的故事也逐漸被世人遺忘。

他們在旁邊轉了一圈又了圈,出乎意料的是,這裡除了一堆破石頭、爛木頭,還有一人多高的野草,並沒有什麼驚人的發現,更別說有什麼寶藏了。

吼!隨著一聲驚天的嘶鳴,大地顫動了起來,那些還未完全傾倒的石殿霎時間崩塌,揚起漫天的塵埃,迷得人睜不開眼。

冀望城頓時風起雲湧,再看時,廢墟中出現了一隻威風凜凜的怪獸,它的身子有一座房子那麼大,腳比林中巨木的枝幹還要粗,正對三人怒目而視,鼻中呼出縷縷白氣。

「睚眥獸。」男孩望著眼前這隻巨大的怪獸,眼睛瞪得比燈籠還要大,今天可真是驚險的一天,才剛與孰湖打了個照面,現在又遇到了睚眥,不知待會又會遇到什麼更高等級的異獸,看來,以前自己沒來冀望城是多麼明智的選擇,不然早成了它們的腹中餐。

此獸氣宇軒昂,似有攬日吞月之勢,招搖仙趕忙將青離和九色鹿護在身上,手中無涯仙劍早已悄然催動,化出一道屏障將他們籠罩在內。

「記住,不管看到什麼,聽到什麼,你們都不要出來。」招搖仙叮囑青離和九色鹿,隨後便飛了出去,和睚眥鬥了起來。

在睚眥獸龐大的身軀面前,招搖仙顯得特別渺小,就像是一隻小小的螻蟻,但也正因為如此,他的動作比睚眥獸靈活許多,再加上劍法精進,修為高深,睚眥雖威力生猛,卻也並未佔到絲毫便宜。

它的皮超級厚,連無涯仙劍都不能一舉沒入,連刺了好幾下,睚眥獸根本沒有反應,甚至連身上都未曾有血跡滲出,這讓招搖仙感到很吃驚。既然一時半會殺不死它,那便先讓它變成個瞎子,以削弱它的戰鬥力。

二話不說,招搖仙飛步踏上睚眥獸的頭頂,經由雙角走向它的眼皮頂端,他的凌空術早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所以即便是踏在睚眥獸身上也絲毫未施加任何力度,這樣它便感知不到自己的存在。

現在,他處於睚眥獸的視覺盲區,睚眥尋了許久,也未找到招搖仙,它焦躁地嘶吼起來,滔天的吼聲在山谷中震響,天幕忽地劈下一道閃電,將整個冀望城照得一片慘白。

找準時機,招搖仙忙御起無涯仙劍,毫不留情地刺入它的左眼,旋急,又飛到右邊將它的右眼也刺瞎了。

碧綠的血水,順著劍傷過的地方涌了出來,灑得地上一片粘稠。睚眥作痛,四肢抓得地上滿是划痕,它張開血盆大口,不停地嘶吼,聲達於天。道道閃電從密雲深處當空劈下,荒草頓時被引燃,迅速燎原,冀望城成了一片火海,到處是觸目驚心的火紅。

招搖仙回到屏障內,以自身玄力鞏固著結界,將熊熊大火擋在了外面。

此時,睚眥獸仍不罷休,不斷用雙角撞擊著結界,每一記的力量都讓結界產生劇烈的晃動,青離三人也跟著這晃動左搖右擺,站都站不穩。

絕不能讓它打破結界,否則青離和九色鹿就危險了,招搖仙不停向結界輸送著玄力,而睚眥撞擊的力量也部分轉移到了他的身上,招搖仙承受著巨大的痛楚,但他的表情卻是異常鎮定,沒有絲毫怨言。

即便師父不說,可青離還是能從他緊鎖的眉頭中讀出許多。為了自己,他付出了那麼多,他本可以不用收自己為徒,本可以不替自己找碧落仙劍,本可以不用承受這麼多,可是他卻毅然地做了,這讓青離很感動,感動之餘又有些心酸,她想同師父一同抵抗,可是自己沒有絲毫玄力,只能幹瞪著眼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師父緊咬著牙關,和睚眥獸較著勁,他是百餘年道行的修士,而對方是一隻上古異獸,實力懸殊不大的情況下,那就只能比拼耐力了,誰扛住了,誰便能笑到最後。請輸入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