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67:打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167:打賭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

招搖仙竟然念起了靜心咒,想想也是可笑,自己堂堂一個長老,竟然也淪落到了需要用靜心咒才能安神寧息,這可真是大大的諷刺埃

天亮了,洗漱完畢后,青離同陸海川一起去了招搖仙的樹屋,向師父問了好,這才下了青石坡,正欲前往火膻堂用餐。

像往常一樣,陸海川催動玄劍,把手伸向了青離,笑語道:「師妹,準備好了嗎?我們一起上路吧1

可是這一回,青離卻搖了搖頭,心中默念著咒語,驅動起碧落仙劍。嗖地一聲,仙劍從她腰間飛將出來,在空中盤旋飛舞了一陣,最終橫在了青離的面前。

臉上是甜甜的笑,青離輕輕提起裙擺,腳尖往地面一點,一躍便躍到了劍上,動作十分輕靈。隨著玄力催動,碧落仙劍載著她往空中飛去。

「哇哦,師妹,你能御劍了1看著她遠去的身影,陸海川的眼睛瞪得比銅鈴還要大,一夜之間,自己到底錯過了什麼,師妹竟然這麼快就學會了御劍術,本來自己還打算教她的呢,現在看來,想逞英雄的計劃又泡湯了。

碧落仙劍真有這麼神嗎?師妹的進展未免也太快了吧,才短短几天的時間,她的修為彷彿直接從一個庶人升到了靈階中級,如此大的變化,憑誰見了也會覺得不可思議吧。

「喂,師妹,你等等我。」由於驚訝,陸海川在青石坡獃獃得站了好一會,待再看時,師妹已經飛到了鑒湖上空,他趕緊御起玄劍追了上去。

站在百丈高空,青離眺望著太華山水,她曾與師兄無數次飛越群山和鑒湖,而今天卻又是另一番感覺。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但映在她的眼睛里,卻顯得更加壯美了,因為這是青離第一次自個御劍看到高處的風景。

風從耳畔呼嘯而過,山鳥的鳴聲和瀑布的流響交織在一起,青離靜靜感受著太華山的雄奇與美,尤其是在這清晨,陰霾消散,山中處處都灑滿了陽光,一切都重新開始。

好不容易追上了她,這一程陸海川可是釋放了雙倍於平時的玄力,師妹可真行啊,才剛學會御劍就能飛得這麼快,還飛得這麼穩,陸海川是不得不服。

「師妹,恭喜你呀1陸海川笑著向她道賀。不過,一想到她學會了御劍,以後就再也不用和自己共乘一劍了,陸海川的心裡又感覺有種莫名的失落。哎,好煩咯,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自己到底該高興還是該失望啊!

「師兄,謝謝你之前一直載我,這些年給你添了不少麻煩。」青離在在鑒湖上空飛來飛去,開心得不行,經過昨晚師父的親自點撥,她已經能很好地控制碧落仙劍了,也把這些年來積壓在心中的迷惘和自卑全都釋放了出來。

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是那個能任人欺負的青離了,她對自己說,調整好仙劍的方向,同師兄一同往松果峰山腳飛去,火膻堂就坐落在那裡。

離鐘響已經過了一刻鐘,男弟子們御劍從各峰往這邊飛來,霎時間,鑒湖上空嗖嗖嗖劃過的全是劍光,一道道人影從空中閃過,就好像漫天的飄飛的流螢,眩目多彩。

於眾多劍光中,一道幽碧的光芒徐徐落下,樂斌回過頭來,看見那個熟悉的青色身影映入眼帘,那人竟是青離,她忙收了劍,同陸海川一同往堂中走去。

天哪,我該不會是眼花了吧,剛剛青離是御劍過來的么,幾月前,她尚不能凝聚玄力,怎麼現在就能御劍了,看她凌空時又快又穩,收劍的動作也十分利索,儼然已經不是那個弱弱的天天只能靠師兄帶來帶去的小師妹了。

這可真是一大奇聞,樂斌看得呆了,直到劉小智和黃波叫了他一聲,他這才邁起步子隨師兄們走了。

「嘿,你們猜猜,我剛剛看到了什麼?」樂斌張開雙手,各搭在兩位師兄的肩上,強行插在兩人中間,朝他們說道。

「你是看到了貌若天仙的阿寧,還是看到了名花有主的林熙兒或者落英?」黃波瞥了他一眼,男人嘛,不就那麼點愛好,哥們兒都懂的。

可樂斌搖了搖頭,說不是,叫他們再猜。

「難不成你是看到了河東大母獅曹麗娟,師弟,你這可就有些重口了啊,雖說曹師妹也長得美,但她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黃波邊走邊說,才剛一抬頭,發現曹麗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趕緊閉了嘴,觀察下曹師妹的反應,還好,她並沒有聽見。

「也不是,我說師兄啊,你能不能正經一點,別成天就知道想著這個師姐,那個師妹的,我可忠告你一句,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你可要注意身體啊1樂斌叫他們再猜。

「好了好了,你就別賣關子了,直接說了不就得了。」能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啊,黃波可沒那個耐心一直往下猜。

算了,就他們兩個豬腦殼,就算給他們一整天的時間,諒他們也猜不出來,樂斌就直說了吧,「你們知道么,我剛剛看到青離師妹是自己御劍來到火膻堂的。」

「這,這不可能吧?」聽到這裡,劉小智和黃波異口同聲地向他表示質疑,兩人說的那麼大聲,把堂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你是說那個玄力值為零的弟子能駕馭玄劍了?這這這也太扯了吧,她在山上待了十年,不是一直都不能凝聚玄力么,就算現在開竅了些,也不可能一下就達到御劍飛行的地步吧,要知道掌握御劍術可是靈階中級弟子才能做到的,她不是一直都是個庶人么?」黃波說樂師弟一定是看錯了,說不定那人是林熙兒,因為林熙兒的隨身佩劍就是綠色的。

劉小智也打趣地說你小子是不是最近擼多了,而且還是拿著青離的畫像擼的,所以看見誰都覺得像她,實話說吧,我早就知道你對那個笨師妹的想法不一般了。

「怎麼可能,我明明看見的明明就是青離,我敢確定。」樂斌說你們還真別不信,要不我們來賭一局?請輸入正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