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69:盜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169:盜劍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掌門、長老和眾位弟子都對自己的期望值很大,自己也該做出表率才是。

擔子雖重,但招搖仙知道自己必須扛起來,因為自師父從南方邊錘小鎮把怪病纏身的自己帶回來的時候起,自己就已經是太華山的人了,此生的命運都與太華山緊緊相連在一起。

這個天底下,從三足鼎立的太華劍宗、空桑仙門、曹夕洞宗,到流月城西邊隱秘的陰山荒谷,東方群山深處的仇天聖教,再到地處西北苦寒之地的中皇族,還有那些說得出說不出名字的道修魔修等諸多門派,有誰不希望將自己的山門能夠發揚光大呢?

你不努力,別人在努力,你不前進,別人就會趕超你,自古至今,現實永遠都是殘酷的。

司幽峰,曹麗娟的寢房裡,都大半夜了,燈還在亮著,關於青離的問題,她們已經討論了好幾個時辰。

以前,阿寧和青離都很弱的時候,自己想把她們怎麼樣就把她們怎麼樣,可是一晃十年過去了,所有的事情都變得不同了,這樣的轉變當然令曹麗娟不安,她不允許任何人打破自己在司幽峰的地位,不允許任何人與自己作對。

「快開動你們的腦子想想,她到底為何會進展這麼快?」曹麗娟也是納悶,之前她被經緯天方陣測出來的玄力值不是零么?

經緯天方陣自太華劍宗開派以來就存在,流傳了好幾千年從未出錯過,按理來說,她不應該有這樣的成就埃這件事,越想越蹊蹺,曹麗娟想,可能與她和招搖仙的這次下山有關,她肯定得了什麼厲害的法寶,不然不可能一下子從庶人躍居靈階中寄。

按照曹麗娟的分析,秦燕和小夢也覺得青離的那把劍有古怪,雖然那日在火膻堂前她們並沒有看出青離的佩劍有什麼奇異特別之處,但她們就是一致認為這把劍不同尋常,青離以前是不帶劍的,但此次回山後,那把通體碧綠的寶劍就隨身攜帶了,這不得不讓人猜疑。

說起劍的古怪,曹麗娟又聯想到前幾日發生的異象,一隻巨大的金黃鳥在太華山上空度過了雷劫,最後竟朝招搖峰的方向飛去,莫不是那隻巨鳥給了她力量。

種種疑問,讓人越來越疑惑,於是,她們心生一計,想要把碧落仙劍盜來一探究竟。

恰好現在已是夜深人靜之時,大家睡得正香,她們仨說干就干,趁著月黑風高偷偷潛入了招搖峰。

有秦燕和小夢望風,曹麗娟開了門,小心翼翼地向屋內靠近,做這一系列動作,她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曹麗娟干別的不行,但若論起偷雞摸狗的勾當來,恐怕山中沒誰比她更有潛質了吧。

摸著黑,青離在桌上地上柜子里,能放東西的地方都搜了一遍,但沒有找到。

莫非,她放在了床上,曹麗娟心想,這麼重要的東西,她肯定是放在自己身邊的。於是她又輕輕撩開帳子,恰好青離翻了個身,這倒是把曹麗娟唬了一跳,連忙屏息凝神,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反正屋裡這麼黑,青離也看不到自己。

過了許久,不見青離有動靜,曹麗娟確定她在睡覺,根本就沒有醒,於是她伸手開始在床上摸起來,最終,在梁床的最裡邊摸到了那把劍。

哼,小樣,劍先借我玩兩天,若是好玩,就不還給你了。曹麗娟在心中自言自語了一番,才剛想把劍拿起來,卻沒成想,一隻手竟還不夠用。

好沉哪,這把劍是什麼材料造的啊,怎麼這麼沉,一個女孩子用這麼沉的劍真的好么?與其說這把劍太沉,倒不如說是曹麗娟太過高估自己了,她兩隻手都用上了,咬牙使出吃奶的勁,這才勉強將劍從床上挪了下來。

這麼沉的劍,一定是把好劍吧,正當曹麗娟為自己的得手而感到開心之際,屋中突然傳出一陣怪叫聲。

抬起頭來,她看見黑洞洞的屋頂,有一雙火紅色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自己,明明是兩隻眼睛,可她卻看見了四隻瞳孔,屋頂那詭異的目光像烈火一樣,照在自己身上,似乎隨時都可能將自己焚成焦炭。

我的媽呀,那是什麼怪物,曹麗娟哪裡還顧得上拿劍,摸著黑便往外面跑去,順便叫了秦燕和小夢快走。

站在樹屋兩邊望風的秦燕和小夢也不知裡面發生了什麼情況,但看老大驚慌失措的樣子,莫不是讓青離給發現了吧?

三人一路狂奔下山,也不敢御劍,怕劍光會暴露自己,更怕那隻雙目四瞳的傢伙追上來。

直到回了寢房,曹麗娟的心還在跳,秦燕和小夢問了好幾遍她看到了什麼,但老大隻是喘著粗氣,什麼話都說不上來。

直到過了許久,曹麗娟的心情才平復下去,緩緩地說道:「青離房間里有怪物,它的眼睛太可怕了。」

夜太黑,她看不見怪物的形怪,只看見了那雙攝人的眼睛,一與怪物對視,她便感覺自己全身要著了火似的,就連現在說起來,曹麗娟的身子也在瑟瑟發抖。

老大還從沒有這麼慫過,看見她咱得魂不附體的樣子,秦燕和小夢不禁舒了口氣,幸好當時自己沒進去,不然就被那怪物盯上了。

「老大……」秦燕叫了一聲。

許久,曹麗娟才回過神來,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狼狽過,這也使得她不敢再輕易打青離的主意,不過,她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呵呵,曹麗娟的嘴角劃過一絲詭異的笑,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老大,你說的那隻怪物會不會就是那天的巨鳥啊,它能自由變化形態。大家還記得么,青離上山的時候,身旁就跟著一隻金黃鳥的,後來在火膻堂前松果峰的師兄還抓住了它,不過最後被青離贖了回去,那天的巨鳥該不會就是它吧?」秦燕理了理自己的思路,分析道。

經秦燕這麼一說,曹麗娟倒是覺得有這個可能,只是那隻金黃鳥尚且年幼,即便是靈獸,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鑄就如此高的修為,引來雷劫埃

關於青離的事,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甚至讓曹麗娟都有點開始懷疑人生了,她不就是同招搖仙下了一次山么,怎麼一回來,就什麼都變了?

「老大,你沒事吧?」看她一臉驚恐的表情,秦燕和小夢輕聲問道。

曹麗娟說別管我,她打了水洗把臉,真的好希望這只是個夢,明天醒來,一切還跟以前一樣。請輸入正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