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73:和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173:和解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碧落劍!雖然沒有聽說過,但它的材料質地都是獨一無二的,論品質,應該算得上是仙劍了吧,玄劍和仙劍比起來,那差得可是十萬八千里。

一手持著劍柄,一手劃過劍身,陸海川愛不釋手地撫摸著這柄仙劍,外表看不出有什麼特珠,但內里卻飽含英華。陸海川還從沒有看過這樣的劍,即便是與師父的無涯仙劍相比,它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真是把好劍啊,陸海川問她這把劍是哪得來的,青離說它出自西方一個古老的王國,至於具體的事情,她不便明說,而且國王也警告過自己,不要向外界過多透露宛渠國之事,他不想自己的國家和子民在死了之後還被打擾。

自那次從九幽谷出來后,冀望之城連同著九幽谷一起在大地動中被夷為了平地,山谷都不存在了,結界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茫茫西方,只剩下一望無垠的荒漠,由於沒有結界的定位,再也沒有人能夠找到宛渠國,那些來自人間的先民們也應該可以好好安息了吧,青離心想。

桃樹林里,秦燕見阿寧掩面從青石坡跑了下來,她趕忙拉了拉老大還有小夢的衣服,使著眼色叫她們往回看。

喲,紅衣小師妹這是怎麼了,竟然哭著從上面跑了下來,看來,她是和青離他們鬧不愉快了,果然,還是最親近的人能夠傷她最深。曹麗娟覺得這是個機會,於是悄悄地跟了上去。

阿寧御劍回了司幽峰,一個人坐在院子里默默地發獃,周小梅見她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遂上前詢問了一遍,但她什麼也沒說。阿寧向來獨來獨往,就算有事情也是自己一個人承受著,周小梅早已經習慣了,也便沒再管她。

月洞門外,曹麗娟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故意裝作巧遇地說道:「哎喲,阿寧妹妹,你怎麼在這裡,沒去招搖峰摘桃子么,聽說今年的蟠桃可好吃,可甜了。」

像她這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怕是又要來取笑自己,阿寧沒心情理她,只冷冷地說了一聲,我正在氣頭上,你可別來惹我,否則有你好看。

師妹,你說這話可就嚴重了,我也是想關心關心你,我知道,以前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那都是我一時糊塗,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做任何對你不利的事情。

曹麗娟今兒說話的語氣倍加溫和,她心中早已有了計策,既然現在阿寧和青離都變強了,隨著時間的增長,她們只會超越自己,那便再沒法給她們使絆子了,不如自己識相點,乖乖地退出,讓她們產生嫌隙,自己人斗自己人,那樣豈不是有趣?!

師妹對招搖仙的愛慕,別人不知道,但曹麗娟天天都在關注著她,她的那點心思自己早已了如指掌。

招搖仙是大眾情人,山中女弟子都對他欽慕有加,不止是阿寧,連青離也是,這樣正好,自己可以從這點下手,慢慢離間她們二人,就算她們之間的友情再比金堅,可一旦糾纏到男人的事上,很容易就能找出破綻,自己所要做的只是見縫插針就好。

看了一眼阿寧的表情,曹麗娟嬉笑的臉忽然變得嚴肅了起來,自我檢討道:「你看我,真是太不識趣了,怎麼能在師兄傷心的時候說這種話呢,桃子雖然好吃,可是沒有那個陪你一起摘桃子的人,也就沒什麼意思了。對不起啊,妹妹,我不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

師姐今天也太奇怪了吧,竟然同自己以姐妹相稱,向來她連聲師妹都不會喊的,直接呼自己為小賤人,而且今天她的態度也好了許多,這樣溫和的曹師姐彷彿又回到了當年進山試練時自己看到的一樣,讓人無法聯想到她竟對自己做出過那麼多傷害的事。

「我跟你說過,別來煩我,趁我沒有拔劍趕人之前,你趕快走1阿寧雖不知她為何要這樣做,但她總覺得師姐突然對自己這麼好,肯定是有什麼用意。

「妹妹,你別這樣,我知道,以前是我錯了,我不該嫉妒你,打壓你,現在我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為之前所做的種種向你道歉,如果你覺得不能接受的話,那你就一劍殺了我好了,我決不會還手,也不會怨你。」說著,曹麗娟站起身,叫她動手。

阿寧雖然恨她,但也不至於要了她的命,隨著師父修行了這麼多年,她也漸漸淡去了心中的仇恨,有時候她甚至覺得自己還應該感謝師姐,若不是她苦苦相逼,自己甚至不會有這樣快的進展。如果師姐能改邪歸正,不再作威作福的話,自己還是會原諒她的。

「我為何要殺你,如果我像你當初對我一樣對你,那我豈不也成了惡貫滿盈的人了。對,我是很恨你,甚至一度想要滅了你,可是回頭想想,如果不是師姐對我如此狠心,我也不會變得如此堅忍,師姐,只要你以後不再做任何傷害我和小梅姐還有其他同門的事情,過去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咱們之間的恩怨,也可以就此一筆購銷。」

她沒有動手,這證明阿寧還是心存善念的,如此,甚好。師妹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心直口快說白了就是傻,曹麗娟感覺自己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好妹妹,你竟有這樣的覺悟,我這個當師姐的,對你是越來越敬佩了,我也是被虛榮心蒙蔽了雙眼,所以才會做出那些糊塗之事。如今妹妹肯原諒我,我自然感激不盡,妹妹可是咱司幽峰的可造之材啊,我自知不如你,以後,這個老大的名頭,便由你來當,希望師父還有你能帶著大傢伙兒一起讓司幽峰在眾峰中揚眉吐氣。」

曹麗娟說,說到動情處還不免裝模作樣地抹幾滴眼淚,阿寧雖是不信,但看她的樣子,似乎也是為了司幽峰。

既然大家都是司幽峰弟子,便要為司幽峰和師父著想,倘若曹師姐願意痛改前非,自己還是會給她機會的,過去的事阿寧便不再追究。如若不然,她還想做什麼手腳的話,那自己便不會對她客氣,縱是同門又如何,她以前不也是這樣對我的么?

本書起點女生網獨家首發,請移步起點支持正版哦~未完待續。